视频|他与妻儿“分居”只为26个没血亲的“问题孩子”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卢梅 刘宽漾 王卫 白宇

2021-08-02 10:04:39

每天清晨五点,辽宁鞍山郊区的山路上,总有一群孩子列队进行马拉松训练。这些孩子中最大的十七岁,最小的只有六岁,他们大多来自“问题家庭”,极度贫困,不负责的父母,事实孤儿……这些孩子们无法选择的“烙印”,曾一度剥夺了他们追求人生梦想的权利。而体育老师柏剑的出现,改变了孩子们的命运。在公益机构“梦想之家”,柏剑“助养”这些孩子们,并且长期对他们进行长跑训练,他期待通过体育特长生的方式助力孩子们上大学,完成人生逆袭。


七月的辽宁鞍山进入三伏天,下午15:00又闷又热,郊区的一处农家院落里,马拉松教练柏剑却已经带着孩子们开始了体能训练。


“梦想之家”的孩子们进行体能训练


“一个接一个,快一点。动作要干净利落。”

往返跑、踢腿走、跳箱子……体能训练项目一个接着一个,这些基本功的练习对于马拉松运动员来说至关重要,柏剑一天也不敢松懈。

助养26年间,柏剑通过培养体育特长的方式,帮助120多个孩子改变了命运。而这样的选择,和柏剑自身的成长经历有关。


跑进大学的穷孩子

1973年,柏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当地的教育条件差,只靠文化课上大学基本不可能。柏剑说,得益于每天跑山路上学的经历,他练就了两条“飞毛腿”,最终通过体育特长生的方式,成为当地走出去的第二个大学生。

“我非常理解因为经济原因上不起学的那种无奈与渴望。”因此,看到和自己命运相似的孩子,他总是难以放任不管。而被送到“梦想之家”的孩子,往往都缺失了亲生父母,柏剑又不得不承担起父亲的角色,从第一个孩子张口喊“老爸”开始,他就成了所有人的“老爸”。

被“老爸”改变的“坏孩子”。

1996年,那时还未结婚的柏剑第一次被喊“老爸”,而这个将柏剑视为父亲的人,就是他助养的第一个孩子,庞浩。

事情的开始极为偶然。

1996年,是柏剑在鞍山二中任体育老师的第二年。也正是那一年,初二学生庞浩无家可归,父母离异后刚刚各自成立家庭,他成了多余的那一个。

生性顽劣的庞浩,却独爱体育,所有老师中也只对柏剑服气。于是,住在学校单身公寓的柏剑便把这个孩子带在身边,同吃同住。

柏剑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他一心爱护的学生却偷走了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1000元钱。事后,庞浩还不知悔改,矢口否认。生气上火的柏剑病了好几日,还开始咳血,看到这一幕的庞浩终于哭着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以前他都叫我老师,那天他说你比我爸妈对我好,以后我就改口叫你老爸吧。就这么叫起来的。”在“老爸”柏剑的引导下,庞浩考取了沈阳体育学院,并顺利毕业。

“老爸”柏剑改变了“坏孩子”庞浩的一生,而“第一个儿子”庞浩也改变了“爱心爸爸”柏剑的人生道路。自此之后,柏剑助养的孩子越来越多。

曾经,他是严师更是虎爸

“难得今天老爸有时间,想体验拉筋的赶紧来,过了就没这机会了。”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坐到垫子上,柏剑帮着他们拉筋,大多数的孩子都疼得面红耳赤。


“老爸”柏剑帮孩子们拉筋


“四、三、二……”还没有倒数完,“梦想之家”里最小的孩子韩韩就因为疼哭了起来。柏剑一把抱住,安慰起来:“丢人了啊,韩韩,看看爸爸,哭能解决问题吗?你知道不能,那为什么还哭呢。坚强。”

柏剑的语气很温柔,这在他助养的第一批孩子看来是不可思议的。

“训练的时候,他就是一个教练,在家就是一个父亲,凶起来我们都害怕。现在他大声一点叫我,我都一惊。”今年32岁的王加桐,2000年来到“梦想之家”,后从哈尔滨体育学院毕业。如今在鞍山成家立业的他,经常来“梦想之家”帮“老爸”带孩子。不过,对于柏剑从虎爸变为如今的温柔爸爸,王加桐还是有些不适应。

“过去的时候很凶,早期的时候就是教练员的身份,我们相信棍棒下出孝子,严师出高徒,早期竞技成绩是出得非常快,非常好的。孩子们如果不听话,简单粗暴,揍呗,那时候没有人教我如何做爸爸,做一个慈祥的爸爸。”柏剑的严厉一方面因为传统观念,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给孩子们制定的高却单一的要求:出成绩、拿成绩。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加上柏剑参加了许多关于儿童心理学的课程,他开始转变。他开始意识到,比成绩更重要的是孩子的品性。随着孩子们对于出路的选择越来越多,柏剑也不再强求大家必须通过体育特长生的方式上大学,孩子们也可以选择别的人生路径,马拉松能够留给他们留下坚强、坚持、坚韧的品质便足够了。

不吝啬的爱


每晚8:00 “梦想之家”都会召开家庭会议


“走马路应该走什么地方?斑马线,你们呢?现在交通不是法规而是法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不守规矩,将来要付出的代价将会很惨痛,甚至拿命换。”

晚上8:00,“梦想之家”的宿舍里正在进行每晚召开的家庭会议。作为这个大家庭的父亲,柏剑要求孩子们在会上总结一天自己犯过的错误,并要求他们敢于承认,勇于承担。

“他是哥哥,你知道他是哥哥,为什么还要骂哥哥呢?伸出手来,让哥哥给你几个手板。”这个受罚的黑黢黢的女孩叫甜甜,今年五月刚到“梦想之家”,只有8岁。根据柏剑了解,在过去的四年里,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甜甜一直被“放养”,习得了很多“坏习惯”。


甜甜在家庭会议上接受“老爸”的批评


“那么小的孩子,在社会上能够学到什么好东西。刚开始,你听她说话可难受了,满嘴脏话。来了几个月,好多了。有的时候着急才冒出一两句。”柏剑说孩子是环境的产物,他们本身并没有错。

其实柏剑与甜甜的结缘几年前就开始了。当时小女孩就成天在街上“流浪”,每天脏兮兮的,看见柏剑的“梦想之家”在训练,或者开饭了,甜甜都会“自动”加入。但那时的柏剑并没有深究女孩的故事。直到今年五月,甜甜的母亲第一次出现,她跟柏剑说:“哥,这一次我真的要把孩子托付给你了。”

原来,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甜甜都跟着母亲一起生活,因为要打工挣钱,母亲没有时间看管甜甜,便放任她“流浪”。后来,母亲再婚,甜甜有了弟弟。再后来,因为继父病重,家中贫困,甜甜就被“托付”到了“梦想之家”。

“那天她继父也来了,成年人你是看得出他们对孩子到底爱不爱的。”甜甜被像多余的包袱一样,甩向了“梦想之家”。

“老爸(柏剑)说,我要加油努力。这样才能见到我自己的爸爸妈妈。”被送来“梦想之家”之后,甜甜的母亲一次都没有来看过她,甜甜哭着说她已经快忘了妈妈的模样。

面对来到“梦想之家”的“问题孩子”,“老爸”柏剑总能不吝啬地给予爱,鼓励孩子们逐渐回归正常的生活秩序,像最普通的父亲那样,教导他们成为一个善良、正直的人。唯独“缺少父爱”的,反倒是柏剑自己的儿子。

为了26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他与妻儿“分居”


“梦想之家”马拉松队夜训


“牛牛呢,我看不见牛牛,让我看看儿子,你别这么残忍。”马拉松队夜训正要开始,妻子打来电话,聊了几句之后,又匆匆挂断。

柏剑已经好几天没回家,妻子有些生气。因为长期生活在“梦想之家”,柏剑成家晚,儿子刚刚1岁。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和从前一样,把大多数的心力,都给了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们。


柏剑经常一个人偷偷看儿子的视频


去年柏剑为了陪即将临盆的妻子生产,将“梦想之家”的孩子送去了为期一个月的夏令营,没想到在一次视频聊天中,孩子们担心地问“老爸”:爸,你是不是不要我们了,你有了自己的孩子,会不要我们吗?

听到这句话,柏剑的眼泪立刻下来了,他说那一晚他辗转难眠,第二天就开着车把孩子们都接了回来。

就这样,每两天回家看一次妻儿,基本不过夜,成为了柏剑在大家庭和小家庭之间勉强维持的平衡。

“我对得起所有的孩子,唯独愧对家里人。”但在柏剑的计划里,他需要为“梦想之家”做的事还有很多。

柏剑说,人生就像一场马拉松,不在乎你起跑有多厉害,而在于你过程中的坚持。不到最后,没有人知道你行不行。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卢梅 刘宽漾 王卫 白宇)

相关新闻

关键字:柏剑马拉松辽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