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惊喜与争议交织!《雄狮少年》的浪漫现实主义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李珂 吕心泉

2022-01-21 03:51:17

“确实是有自己的影子,在这个故事里面。在过去的两年,那头雄狮就是为了证明我们团队最好的。在我们团队面临解散的时候,我们在憋着一股劲,想要证明自己可以把《雄狮少年》两年的时间做出来。”


第一次见到《雄狮少年》的导演孙海鹏,但我并不觉得陌生,毕竟面对《雄狮少年》这样引发热议、甚至是争议的动画电影,关于主创的报道铺天盖地。针对电影引发的一些热议,我们面对面聊了两个小时。让我没想到的是,结束专访之后,我发现眼前的导演仿佛一个真实的阿娟。


雄狮少年2.jpg


一、两年时间,即将解散的动画团队创造了奇迹


《雄狮少年》讲述了留守少年阿娟和好友阿猫、阿狗在退役狮王咸鱼强的培训下参加舞狮比赛,经过重重磨砺,从“病猫”变成“雄狮”的成长故事。剧情虽然老套,但是精致的画面实在让人惊喜。舞狮场景实现了细节上的纤毫毕现,大银幕上的狮头足以“以假乱真”,雨中的街道、广州的街景逼真得像是实物与动画的结合。就凭这细腻精美的画面质感,行云流水的动作场面,说它刷新国漫天花板也不为过。


但孙海鹏告诉我,《雄狮少年》的制作周期只有两年:“2019年的8月8日我们当时跟苗总(监制)这边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他说他大概也就只能判断两年的一个市场情况。我就觉得我们自己本身也应该尽快地做完,因为我们第一部片子《美食大冒险》就做得太久了,花了四年的时间,等做完到2018年的时候,我们的题材已经落后了。”


 两年时间完成一部动漫电影,确实是不可思议的速度。要知道《大圣归来》历时八年制作,《姜子牙》四年才被打磨出来,《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制作也耗时三年多。两年完成作品,孙海鹏对自己的团队有信心,毕竟为了在影片中呈现最真实的木棉花,《雄狮少年》的特效总监愿意把移动电源、电脑主机、工作台一起带到木棉树下,在马路边伏案工作。


“我们没有办法用常规的流程去做这个片子,因为按照常规的流程我们压根做不完。国内最大的一个渲染农场都没办法承受我们这么海量的计算量,我们最后几天是靠着人肉去传输数据,每天有个同事从广州飞来北京拿着硬盘拷过来,然后第二天再飞回去,不断地去更新镜头才能跟上工作量。”孙海鹏告诉我,这些操作能节约一些工作量,只要是机器能承担的工作就不浪费人力,这样的方法虽然会有风险,但是不得不去尝试。


雄狮少年3.jpg


二、试水现实主义,但现实≠完全真实


通常来说,我们常看到的国产动画总是有关神话或传说,但《雄狮少年》让人耳目一新,它的故事突破神话题材,基于现实世界,关注留守儿童、非遗传承、城乡发展平衡,时代进程中个体价值的实现等社会议题,故事自始至终都只有普通人,即便舞狮让阿娟迎来了高光时刻,也只能给他带来精神上的鼓舞,而非物质和身份上的飞跃。


为什么要用动画讲一个如此现实的故事?把片子完成之后,孙海鹏才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摄像机拍出来的可能是物理的现实,但是我们用动画做出来的,它可能是一个心理上的现实,它更接近心里想的样子。比如说农村里的房子,它那个墙都是不是横平竖直的,都是歪歪扭扭的这种方式,我们可能做出了乡村里的房子在大家心中的样子。我们在这个现实的故事里面能够突然加进一些很浪漫的镜头,然后不让观众出戏。比如说山坡上的那么多木棉,比如说城市里面夹缝中的那道光,我们可以特别随心所欲地在某一时刻某一画面里突然呈现出来一个特别浪漫的感觉。”孙海鹏坦言,让现实兼具浪漫,这就是动画最大的优势。


雄狮少年4.jpg


虽然阿娟、阿猫、阿狗这些角色的人物命运是真实的,但电影并未一直都是对真实景观的复原。比如开场的高架采青,两头狮子以超越凡人的架势无视物理法则和人体构造上下翻飞。不可逾越的擎天柱在现实舞狮中也并不存在。现实题材的电影呈现这种“非现实”的气质,在孙海鹏看来,这并不矛盾:“我们是一个商业片,是一个商业片的构架,而且我们要兼顾娱乐性。在商业片里面,它的情绪上是合理的,我认为它就是可以考虑的,哪怕它跟现实中有冲突。”


三、“我可以很自豪地跟孩子说这是你爸爸做的电影”


舞狮这一传统民间艺术能在动画中重获新生,不仅因为舞狮的刺激动感是绝佳的动画素材,更因为导演相信舞狮与少年的组合能让热血的力量翻倍。
孙海鹏坦诚自己有“舞狮情结”,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在国外,正在度假的他偶遇一个商场在进行舞狮表演,在异国他乡看到中国的传统文化,他觉得特别震撼:“当时他鼓声一响起来,然后他的狮头晃起来的时候,我第一时间一瞬间眼泪就下来了,好像骨子里面的某种感动的点或者是自豪感。这个电影为什么之所以要做,其实更多的是情绪,我只是希望这个情绪表达出来,就跟当时我在国外看到舞狮的那一刻,那种能量,那种情绪。”


雄狮少年5.jpg


“不认”,似乎是《雄狮少年》的灵魂。动画里,竖在高桩前的擎天柱,是舞狮人永远翻不过的高山,阿娟偏偏“不认”。现实中,动画离不开神话?动画人物总能逆天改命成为英雄?角色形象就应该大眼睛?孙海鹏都不认:“我们前面十几年二十年的动画的发展,它更多的还是一个学习阶段,不断地在学习国外优秀的动画制作以及他们的创意。我们有时候在做动画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按照既定的模版去走,是按照好莱坞的套路去做的。所以在做《雄狮少年》的时候,我在刻意地规避这一点,先不要按照这个套路去做,要想想看这个套路到底符不符合我们中国人的常识,我们中国人的文化。我们中国人日常的感觉。”


有观众说《雄狮少年》的角色形象不美,孙海鹏完全可以理解,但他也有自己的坚持: “我们希望能够去做一些突破,不是说大眼睛不好或者怎么样,我觉得大眼睛其实挺漂亮的,它适合某一类故事啊。按照我们的故事来说,这三个少年他出场的时候就应该是非常普通,甚至于说有点丑和滑稽的。反而如果你把它做的有点美型了,放进去它就不合适,我必须得留出一个成长的空间来,一开始的时候是很弱的那种,然后到后面他眼神变得很坚定,眉毛也变了,轮廓也变了。我觉得他很帅。”


雄狮少年6.jpg


一直以来,美漫的酷帅、日漫的萌态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观众的审美。然而,如果单纯看个“皮囊”就评判一部作品是否有恶意,显然不合理。毕竟完整看完电影里的故事,才能感受形象是伴随人物的成长而变化的,评价角色形象是否帅气也是要以故事内容作为参考坐标的。


不管你是否适应《雄狮少年》里的人物形象,但希望能通过这部电影看到主创对不同审美的探索。他们或许引发了争议,但是敢于去打破已经被同质化的动漫审美,摸索符合故事设定的风格,这样的勇气值得拥有掌声。


雄狮少年7.jpg


或许《雄狮少年》没能取得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但是这次探索对于孙海鹏来说已经没有遗憾:“不管票房怎么样,但我觉得反正还是值得。其实你说它有多完美,我觉得没有,包括画面上它都是不完美的,但我觉得这个电影可能在我整个的创作生涯里是无法替代的,我在想我确实可以很骄傲地跟着家人一起去看,然后非常自豪地跟孩子说这是你爸爸做的电影。”


 一山更比一山高,《雄狮少年》带我看到了平凡人的执着,以及热爱带给动画人的勇气,正如舞狮给予阿娟的勇气一样,虽然梦想不能改变他的人生轨迹,却可以让他坚韧成长。


前路九连山,十八弯,上山下山,慢慢走。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李珂 吕心泉 摄像:吕心泉 实习编辑:秦雨佳)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 雄狮少年导演电影解析

    亲,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给微信的小伙伴们!

    网址URL二维码生成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选择"扫一扫"(5.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