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危险膨胀!美国犹太利益集团正在跌落边缘?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应鋐

2022-09-28 19:27:05

可能有朋友会问,犹太人在美国的影响力这么大,办法也很多,是不是就没有任何的制约因素?这个当然也不是。我们知道美国还有其他的院外集团,它们也有自己的诉求和目的,比如说有一些石油集团的院外集团,还有很多阿拉伯国家支持下的院外集团,它们的一些诉求,可能跟犹太院外集团的诉求是不一样的,这个本身是可以产生一些抵消作用的。但是目前来讲它的能量都还赶不上犹太院外集团。

   
第二个制约因素,来自于犹太人内部。犹太人并不是铁板一块,它内部确实也有很多的分歧。特别是“9·11”之后,这几年出现了一些反对AIPAC的一些组织,比如说“犹太街”,再比如说叫“犹太公共事务委员会”等等,有好几个。它们这些机构认为,AIPAC这样的组织,是过度的、极度的偏袒以色列,而这不利于维护全世界犹太人的利益。今年11月份,马上要进行美国国会的选举了。AIPAC在3月份公布这个名单,告诉人们它准备资助这一批它中意的议员候选人的名单。其中有40位共和党人,这些人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这些人拒绝认为国会山骚乱事件是恐怖活动,而且拒绝跟特朗普做切割,而且拒绝支持拜登政府的。这个名单公布了之后,一下子在美国犹太人中间引起了轩然大波,从这一点我们也可以看出,美国犹太人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


第三个最重要的制约,来自于美国战略界中的独立派人士。在最近这几年,表现得尤其比较明显。我们知道在2021年的“9·11”事件之后,很多美国人就不断地在问,为什么这些恐怖分子和伊斯兰极端分子如此的憎恨我们?到底为什么?他们认为常年的偏袒以色列,巴以冲突长期得不到解决,可能是加深了这样一种仇恨,所以小布什政府在“9·11”之后,在进行反恐战争的时候,同时也试图寻求解决巴以冲突问题。小布什政府的做法,无非是两种,一个是对以色列施压,要冻结现有的定居点,同时要求巴勒斯坦不要再搞恐怖活动了。另外一个就是要推动巴勒斯坦的建国,小布什政府在2003年2月,它发布的第一份《打击恐怖主义国家战略》,它说“美国致力于建立一个独立、民主的巴勒斯坦,在和平与安全的环境中与以色列共存。只有当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间的问题得到最终解决,冲突走向结束的时候,永久和平才会到来”。


但是这个想法出来了之后,马上就引起了以色列和美国犹太院外集团的强烈反对。当时以色列的总理沙龙就骂小布什,说他这个做法是跟二战前张伯伦的“绥靖政策”是一样的,骂他是“张伯伦”。小布什听了之后当然很恼火,通过发言人回击,最后沙龙又不得不向他道歉。但是沙龙也没有消停,AIPAC马上就动员国会行动起来,联合签名反对小布什的这个做法。当时它动员了多少人?动员了大概80多名参议员。我们知道参议员总数只有100人,就是绝大多数的人,都在它这个倡议书上签字。就是要告诉小布什,不要在中东和平路线图问题上对以色列施压。


这个事情对小布什的影响特别的大。到了2006年,小布什政府公布他的第二份《打击恐怖主义国家战略》的时候,这个报告里边就已经闭口不再提巴以冲突的问题。而且还有一句话,它说“恐怖主义不仅仅是巴以冲突的结果,'基地'组织策划的“9·11”袭击始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而当时正值中东和平进程最活跃的时期”。这句话什么意思?就是说在九十年代,我们在努力推动和平的时候,这个恐怖事件就开始了,所以恐怖分子对美国的袭击,和中东和平进程,和巴以冲突毫无关系。大家想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平进程还会有戏吗?

 

2003年3月,美国攻打伊拉克。我们知道在美国打伊拉克之前,美国的很多犹太院外势力,就在极力地鼓吹萨达姆用的核武器的危害,比如说一个以色列官员就讲说,“我们现在不动手,5年、6年之后,我们只有面对一个拥有核武器的萨达姆政权。”真相真的是这样吗?当时有一个媒体的记者就写到,他说“主流的犹太组织和领袖,现在是美国主张入侵巴格达的最强烈的支持者”。美国入侵伊拉克,不仅让美国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战略包袱,而且加速了美国霸权的衰落。所以这两件事情,在美国战略界引起了非常强大的反思,特别是很多独立派的学者。

   

这方面有两本比较有代表性的书,第一本是前总统卡特的这本书,书的名字就是《巴勒斯坦:和平不是种族隔离》,意思就是说,美国常年纵容以色列,长期偏袒的做法,不仅损害了美国的威信,而且刺激了全世界的伊斯兰极端主义。但是这个书出版了之后,马上就引起了美国犹太利益集团的反击,就把他扣上了一个“反犹主义”的帽子。当时美国的一些政治领导人,也马上和卡特总统进行切割。比如说南希·佩洛西,马上就公开宣布说,卡特的观点不代表民主党的观点,还有其他的很多犹太组织,向卡特总统周边的人施压,说有十几位在卡特中心工作的顾问被迫辞职。对卡特中心的一些捐款也停掉了。卡特总统后来说了一句话,他说我这一生做过一些有争议的事情,有些批评是有道理的,但是和这本书出版之后,铺天盖地而来的批评相比是无法比拟的。


我们要知道,卡特总统他在70年代,多次访问以色列,而且他推动了以色列和埃及之间的和解,就是《戴维营协议》,所以他对中东和平是做出了很大贡献的。但即便是这样的一位前总统,在这本书出版了之后,也是面临了非常强大的,来自于犹太利益集团的压力。

   

另外一本书,它的名字叫《以色列游说集团和美国对外政策》,这本书的两位作者是美国著名高校的著名教授,一个是米尔斯海默,这个大家可能有一些了解。还有一个是叫斯蒂芬·沃尔特。这两个人都是美国著名高校的著名教授。他们本来是在2002年,接受美国《大西洋月刊》的约稿,到2005年这个稿子写好了之后,杂志社不敢发表了。没有办法,这两个人又把稿子转投到《伦敦书评》。《伦敦书评》在2006年3月份发表了之后,一下子捅了马蜂窝,批评铺天盖地。更有甚者,这两个教授在出去开会的时候才发现,犹太利益集团向主办方施加压力,要停止邀请他们参会,不让他们发言,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但这两个老兄也是越战越勇,到2008年的时候,索性把这个文章扩展成一本书发表了。


总的来讲我们可以看到,犹太人在美国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强大的,而且很难有其他族裔的利益集团能够跟它相抗衡。特别是在涉及中东和以色列问题上,犹太院外集团的影响力,目前来讲仍然是发挥着无可比拟的一个作用。但是如果过度利用优势,很可能会适得其反。中国人有句古话讲,水满则溢 ,月盈则亏。特别是在美国霸权走向衰落的时候,美国人对院外集团的活动是更加警惕、更加关注。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美国战略界打破关于犹太人和美国政治的禁忌,开始理性和公开的讨论这个问题,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当然这也是一个警示和信号。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 犹太人参政美国失控

    亲,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分享给微信的小伙伴们!

    网址URL二维码生成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
    打开微信,点击发现,选择"扫一扫"(5.0以上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