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美驻华大使为啥难产?“新人选”和崔天凯过过招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章一叶 陈维琴

2021-04-22 15:25:05

一般来说,两国之间发生摩擦的时候,都会召见大使交涉一下,但是在中美关系紧张的当下,中国已经很久没法“召见”美国驻华大使了,因为自去年10月布兰斯塔德离任之后,这个位置已经空缺半年之久了。


1.jpg


那美国驻华大使为什么这么“难产”呢?现在传说中的人选伯恩斯,真的会“落地”吗?他又如何看待中美关系呢?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个话题。


先说美国驻华大使为啥“难产”?其实啊,也不是单单驻华大使“难产”,美国驻哪里的大使都挺“难产”的。


拜登上任快100天了,只提名并确认了一个大使职位,就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而美国总共有189个大使职位,目前约有一半,90个左右都是空缺的,例如驻北约、欧盟、中国、日本、韩国,德国等大使职位,都无人担任。


2.jpg


为什么呢?选点人这么费劲吗?对拜登来说,还真有点儿历史原因。


在我们的认知里,驻外大使应该由职业外交官来担任,但在金钱和政治紧密捆绑的美国,有大约30%的大使职位,通常是用来回报给竞选时候的“大金主”或者说“关系户”的,这在美国,已经成为了一种政治惯例!


而且这种风气在特朗普时期达到了顶峰,有46%的大使职位都被“关系户”拿走了,比如说特朗普任命的美国驻南非大使拉娜·马克斯,是个做奢侈品包包的设计师;


3.jpg


还有美国驻欧盟大使戈登·桑德兰,是个经营酒店的富商。当时,蓬佩奥甚至告诉几名职业外交官说,不要费心去申请大使职位啦,因为都已经有人选嘛。


而且由于这些“关系户”没有外交经验、能力有限,他们反而会拿到“好职位”,会被派去西欧等美国的友好国家当大使,活儿体面又轻松嘛。可就算这样,“关系户”们也经常把活儿干砸,比如说前面提到的酒店大亨桑德兰,他在布鲁塞尔期间“神出鬼没”,经常违反外交人员规定。还有奢侈品包包设计师马克斯,在疫情期间拒绝自我隔离,激怒了南非当地的官员。


4.jpg


2019年,美国《杜克法律杂志》发表一篇叫做“不合格大使”的论文,痛批了这种现象,说过去40年来,美国驻外大使的总体水平越来越差,特朗普政府的大使更是差劲中的“战斗机”。


那么这些“关系户”呢,也自知水平不行,不是职业外交官,所以往往会在新总统选出后选择离职。说到这儿,大家理解了吧,特朗普用的“关系户”特别多,现在空缺的位置也就特别多。


这么多空缺要填补,当然要费点功夫了,而拜登政府目前还面临以下几大难题!


第一,根据美国法律,总统提名驻外大使,随后交由参院投票,投票通过,大使才能上任。美国参院现在是驴象两党各占一半,50对50,以两党的斗争精神,想要提名通过的话,显然需要好好审查、磋商、交易一番。


5.jpg


第二,拜登政府需要平衡的因素特别多。拜登和布林肯都承诺过,要优先选择职业外交官当大使,以恢复国务院的士气,此外,他们还很关心所谓的背景“多样性”,所以选大使的时候啊,又要考虑资历,又要考虑背景,又要平衡派系,那可不是非常慢嘛。


第三,美国现在依然深陷疫情之中,各种审查、提名流程都变得异常缓慢,所以,美媒掐指一算之后纷纷表示,按照现在这种龟速,这90来个大使职位,可能在夏天之前都没法填补,这将会极大地影响美国外交。


而这其中,最让人担心就是缺少美国驻华大使了,因为拜登政府在对华问题上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包括经贸、科技、军事等等。美国外交服务协会的会长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缺少美国驻华大使,这很成问题。在中美阿拉斯加的紧张对话之后,两国需要在很多问题上进行磋商。没有大使的话,怎么沟通呢?难道每次都靠高层之间直接打电话吗?


那么,备受关注的美国驻华大使,会是谁呢?美媒Axios日前“曝料”说,职业外交官尼古拉斯·伯恩斯是拜登的驻华大使意向人选,目前正在终审阶段。


6.jpg


此前呢,华盛顿也流传出不少其他名字,像前芝加哥市长伊曼纽尔,还有已经就任交通部长布蒂吉格等等,但是我觉得这次的传言,比较靠谱。


第一,伯恩斯是职业外交官出身。他在美国联邦政府任职27年,历任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国务院新闻发言人、驻北约大使等职务,他同时还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当教授。无论是理论还是实操,都有着非常丰富的外交事务经验。而中美关系是拜登任内最关键、最重要的议题,所以他肯定要选一个经验丰富的人来担此重任。


7.jpg


第二,从拜登的用人思路来看,他喜欢用既“专业”又熟悉的人。我们观察一下拜登的团队啊,他们很多都是哈佛、耶鲁、牛津这些名校毕业的,其中“哈佛帮”人数最多,这些人彼此政见相合、相互背书,还喜欢联名发表文章,形成一个紧密的小团体。而在去年的总统竞选期间,伯恩斯就是拜登团队的外交政策顾问之一,和布林肯、苏利文、克里等人都是老相识,所以,伯恩斯就是拜登喜欢用的那类人。而且伯恩斯既为克林顿政府工作过,也为小布什政府工作过,算是一个超越党派的人,这又符合了拜登“弥合分歧”、“团结一致”的理念。


第三,拜登政府已经上任近100天了,已经到了不能再拖,不能不提名新任驻华大使这样一个时间节点。所以这个时候传出来的消息,相对比较可靠一些。因此综合来看,新任美国驻华大使,极有可能就是伯恩斯。


所以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伯恩斯这个人,对华态度如何呢?


今年2月,美国国务院曾经透露过驻华大使的选人标准,那就是“在与中国的竞争策略上,要与总统保持一致”。我觉得在这一点上,伯恩斯肯定是达标了。


同样是2月份,伯恩斯在接受CNN采访时谈及中美关系,他提到了这么几个要点。


第一,他认为中美关系对美国和世界而言,是“最具挑战性,也是最重要的外交关系”。


8.jpg


第二,他认为中美正处于一种非常激烈的竞争状态,美国不想把自己在印太地区的主导权让给中国。


第三,他说要保护美国公司,说美国公司受到了中国在补贴、倾销、专利法、知识产权等方面的不公平对待。


第四,他认为美国应该联合欧洲、日韩和澳大利亚等盟友对中国进行施压,而且除了政治经济和军事领域外,也要用美式民主与中国展开“思想之战”。


怎么样?这些观点听起来好像没啥新意吧?伯恩斯似乎就是在复读拜登、布林肯、苏利文等人的说法。所以,在看了这个采访之后,我更相信伯恩斯即将走马上任美国驻华大使了。


Axios也分析说,新一任驻华大使的工作可能更多的是实施政策,而不是制定政策。


还有网友开玩笑说,“现在谁来做大使,有什么特别意义吗?就算拜登亲自来当驻华大使,也左右不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基调吧。”


在网上搜索资料的时候,我正好也看到了崔天凯大使在参加2020年阿斯彭安全论坛时,与伯恩斯的一段对话。


9.jpeg


当时,伯恩斯问崔大使说:北京是否意识到美国两党和几乎所有领导人都对中国政府持负面看法?北京能做些什么来缓解这种关切?目前,我们根本没有看到中国政府有什么和解的表示。


我想说,这是一个非常傲慢且无礼的提问,中美关系走到今天,是谁在不断挑衅?是谁在肆意破坏?而伯恩斯居然还高高在上地问:中方能做什么来缓解?


崔大使当即怼了回去说:你问中方能做什么以改善中美关系。中国人民也在问,美国能做什么来改善中美关系?


如今这个问题,恐怕真是要留给伯恩斯自己了,中美关系未来怎么走?你又打算做什么来缓解呢?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