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溯东亚录像艺术兴起 重磅艺术家齐聚OCAT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琳琳

2020-12-31 18:21:47

自1965年可携式摄影机索尼Portapak在日本发明以来,各大洲的艺术家都获得了接触这一全球性媒介的机会。在过去的十年中,有关录像艺术历史的展览在亚洲各地举办。

 

当这些材料逐渐积累到一定程度,特定国家录像艺术史的深度和细节逐步浮现;这些展览和相关的研究材料扩充了既有的全球录像艺术的历史,并对录像媒介的实验性实践和国际交流进行了学术性阐释,激起人们更彻底地反思录像艺术的解读方式。

 

OCAT上海馆于2020年12月27日至2021年3月21日呈现研究型展览“重新聚焦媒介:东亚录像艺术的兴起”(Refocusing on the Medium: The Rise of East Asia Video Art)。此次展览将首次汇集来自日本、韩国和中国,开创了录像艺术实验之先河的重量级艺术家,旨在重新审视艺术家在东亚录像艺术兴起之时对于这一媒介的处理方式,并以期为跨国性当代艺术媒介的录像艺术在全球范围内的历史梳理做出贡献。


978mac60a39ab7f5e26a690921732242ec78751609412014760.jpg

 

本次展览展现东亚录像艺术是如何在后媒介的当代艺术实践之背景下,成为一种以录像艺术之媒介特殊性为条件的全球混合艺术形式。作为一种特征鲜明的新技术和实验性艺术媒介,录像艺术的到来没有文化传统的先行铺路,也没有重要的艺术惯例或历史前提——但它却成为了一种全新的全球性当代艺术工具。

 

“整个东亚录像艺术的兴起,代表了整个全球化的过程,就是一个演变的过程。对于今天的艺术来讲,其实有很多值得探讨和研究的问题,可以激发出很多思考。”OCAT上海馆馆长、被誉为“中国录像艺术之父”的影像艺术家张培力表示,这种媒介观使我们有理由来重新调整思路,重新评估东亚艺术家对这段仍有争议的历史的贡献。东亚艺术家是如何举起录像设备、并对这一新兴的全球媒介展开实验的,这是否会改变我们看待录像艺术史的方式。


从白南准(Nam June Paik)所牵涉的韩国、日本、欧洲和美国的全球艺术网络开始,东亚艺术家便开始利用这种文化非特定性的媒介,进入到新的交流点和同样复杂的跨区域、跨国界网络中。

 

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录像艺术将全球的艺术家勾连起来,特别是1968年以来的日本、1978年以来的韩国、1983年以来的台湾地区、1985年以来的香港地区和1988年以来的中国大陆。在很短的时间内,前所未有的录像艺术实验跨越了各大洲和文化领土,在工业化和发展中经济体中出现,使录像艺术成为第一个全球性的当代艺术媒介。


 

通过与韩国白南准艺术中心的合作,白南准最具代表性的录像装置作品《电视佛》【TV Buddha, 1974 (2002)】将在本次展览的入口大厅处现场直播。这种投影方式在展览的语境下,颇具挑衅姿态地质疑了录像媒介的种种特性——在场性;对时间和空间的扭变;幻象、现实和真实体验之间的紧张关系,同时颠覆着这一媒介的观念策略,并连接起本地和全球期待的动态网络。

 

尽管很少在日本以外展出,山口胜弘(Katsuhiro Yamaguchi)自1972年开始的闭路电视互动录像装置,足以证明了他对于新兴的国际当代艺术对话的积极贡献。


 

本次展览中,《宫娥》(Las Meninas,1974-1975)这件在1975年第13届圣保罗双年展上展出的作品,将为我们提供一次复杂的艺术实验体验。这件作品包含闭路电视、六台视频显示器、以及两幅迭戈·委拉斯开兹(Diego Velázquez)17世纪的同名绘画的全尺寸复制品,继而使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在《事物的秩序》(The Order of Things,1966)中对这幅画作进行的分析成为现实。

 

展览中的其他艺术家,如小野洋子(Yoko Ono)在《天空电视》(Sky TV,1966-2020)中利用闭路电视将崇高的空间概念转化;朴铉基(Park Hyunki)将自然元素和最新的技术并置在录像装置《无题(电视石塔)》【Untitled(TV Stone Tower),1979-1982】的两件重要作品中,提出了关于存在的哲学问题。

 

王功新的闭路电视录像装置《两平方有效空间》(Two Square Meter Space, 1995-2020),通过颠覆和打乱雕塑空间,挑战了传统的透视和感知规则。这也是王功新在1990年代的早期作品,此次他带来的另一件艺术作品是《破的凳》。


978mac642f399fae59bfe8cdba8c200dff23e41609412014757.jpg


“我的经历是在1990年代就去了美国,当时录像艺术在美国也是属于非主流的艺术领域。”王功新表示,20年以后回溯东亚影像艺术家的作品,回顾这种创作方式,影像这一媒介跟大众的生活已经变得如此密切。“如今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影像进行创造,科技的发展,在改变了人们生活的同时,艺术家也用这种方式来思考艺术。”

 

金顺基(Soungui Kim)的作品利用录像设备的便携性、录制和重录功能,以唯有录像才能做到的方式,对线性时间进行了干扰和解构。之所以选择这些作品,是因为它们在后媒介的当代艺术实践背景下,对录像艺术独特的可能性及媒介特质进行了堪称典范的探索。

 

金丘林(Kim Kulim)、饭村隆彦(Takahiko Iimura)和袁广鸣(Yuan Goang-Ming)等艺术家在解构了屏幕空间的同时,将物质载体的现实和录像媒介的幻象强行结合起来,以颠覆“再现”的确定性并强调当下。在大多数作品中,对材料和观念的雕塑性处理占据了主导地位,特别是山本圭吾(Keigo Yamamoto)、久保田成子(Shigeko Kubota)、陈劭雄、朱加、耿建翌和鲍蔼伦(Ellen Pau)的作品,对于观念性的屏幕和显示器空间给予了特殊关注。

 

从早期东亚艺术家的部分作品中重新审视录像艺术的兴起,这些作品在后媒介的当代艺术实践语境下,对植根于特殊环境中,具有独特媒介性的录像艺术展开了实验。在20年之后,那些艺术家始终关切的问题,将通过他们的录像媒介来进行隔空对话与思考。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琳琳 编辑:施荔)

相关新闻

关键字:东亚录像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