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又提禁令打压华为等中企 美国FCC关上了谁的门?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宋懿

2021-06-18 23:09:21

打压中企,美国又有新动作。据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6月17日,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投票提出了一项针对华为、中兴等五家中企的禁令,理由还是老一套——所谓的“国家安全威胁”。


对此,中国外交部6月17日、18日连续两天作出回应,阐明中方立场,敦促美方停止将国家安全概念泛化、将经济问题政治化的错误做法,并将继续支持中方相关企业依法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8cf8d9388b4050ad2a909db33b8637a1.jpg


FCC扬言堵“漏洞” 禁令影响范围有多广?


彭博社的报道指出,FCC当天以4比0的投票结果通过了这项提议,宣称将禁止相关中企向美国销售特定的电信和监控设备。这次被列进“黑名单”的,除了电信巨头华为和中兴,还包括对讲机制造商海能达,以及摄像头制造商海康威视和大华公司。


目前,该提议已进入审查程序,预计将在7月就细则进行下一阶段的投票。


路透社报道截图


近年来,美国针对相关中企已经出台了一系列禁令。


2019年,美国将华为、海康威视等公司列入经济黑名单;去年6月,FCC将华为和中兴视为对美国通信网络的“国家安全威胁”,禁止美国公司动用83亿美元的政府基金从华为和中兴购买设备;两个月后,美国政府又禁止联邦机构从上述五家公司购买商品或服务,FCC还要求拥有中兴或华为设备的运营商移除并更换这些设备。


但FCC认为这样还不够。


按照该机构代理主席杰西卡·罗森沃塞尔的说法,以目前的规则,没有接受联邦政府资金的运营商可以“不受约束”地采购中国企业生产的电信和通讯设备,这为中国设备进入美国留下了“开放的机会”,因此,需要出台新措施填补这一“漏洞”。


彭博社报道截图


那么,一旦提议通过,是否意味着华为、中兴等企业的产品,将与美国市场彻底无缘呢?上海市信息服务业行业协会秘书长陆雷坦言,确实存在这样的可能性。其实,将相关的中国产品彻底“拒之门外”,是FCC早已认定的目标,这次的投票不过是其中一环。


此外,根据获得初步批准的拟议规则,FCC还可以撤销此前发给这些中国公司的设备授权。FCC称,自2008年以来,已经审批了来自华为的3000多份申请。


陆雷指出,这显然也是FCC计划的一部分。不过,即使禁令“靴子落地”,能否顺利推进,还要打上一个问号。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徽章


目前,在美国不少区域,特别是乡村的电信运营商,大量地使用华为等中国设备,而海康威视和大华股份所产的摄像头,在美国学校和地方政府的设施中也很常见。FCC的新举措一旦落实,将迫使这些机构移除设备,而且很可能要花更多的钱采购、更换新设备,这不仅是对资源的极大浪费,也势必会导致美国相关的企业和机构工作、生产,乃至生活效率下降,进而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


跨党联动 国会施压 拜登政府要采取全面回击战略?


明明是“伤敌八百、自损一千”的事情,美方非但不肯收手,反而变本加厉。


有美国法律方面的专家表示,FCC正在与美国国土安全部、国防部等其他机构合作,以确保“能准确地定义国家安全威胁”。


与此同时,美国国会也试图以立法的方式,对限制美国电信市场上的中资企业产品作出反应。据悉,这项努力已经获得了共和、民主两党议员的跨党派支持。


e0008dc79240eceb8ddd5739e0548bcb.jpg


共和党籍参议员卢比奥和民主党籍参议员马基今年5月提出了一项名为“2021年安全设备法”的法案,要求FCC不要再对黑名单上公司的产品进行审议和审批。而在众议院,该法案也有对应版本。


为了打压中企,美国两党取得了罕见的统一,这背后究竟有何动因?陆雷指出,FCC是直接对美国国会负责的独立政府机构,先由其出台禁令,给中方扣上子虚乌有的“帽子”,再由国会立法,才能将这些根本站不住脚的禁令“合法化”。


“吃相难看,恰恰反映出美方的‘心虚’和‘紧迫感’”。陆雷补充道。这次被列入名单的五家中企,它们的产品无论是价格还是质量,均在行业内处于领先,也跑赢了美国同行。在市场竞争中占不到优势,美国政府不得不以行政令的方式加以打压,给自己的企业“创造”所谓的“成长”空间。


1c31f22bd3736d1b8785f2cec040cea2.jpg


对中企影响不大 但对“美式霸凌”必须有所回应


对于美方滥用国家力量、不择手段打压和限制,此次被针对的多家中企也第一时间作出回应和反驳。


一位华为公司发言人在邮件中表示,“基于‘预测性判断’,阻止购买与(特定)原产国或品牌相关的设备是缺乏法律依据的,是歧视性的,对保护美国通信网络和供应链完整性毫无帮助。”


海康威视、大华股份、海能达均表示,FCC的做法“毫无根据”,他们的产品“不会对任何国家的国家安全构成任何威胁”。


陆雷表示,对于FCC的伎俩,相关的中企早有心理准备。他还拿出了一组数据,以华为在4月公布的财报来看,其在美洲的销售总额只占它全球销售总额的5%。而从其他几家企业的情况来看,美国也并非他们的主要市场,因此所谓的禁令影响有限。


e924484a817518d366298bf64c57ee9e.jpg


不过,陆雷也提醒,全面回击中国在5G和电信领域的主导地位,拜登政府势必会祭出“组合拳”,而且这样的“对华防御”,一定也会向更多领域延伸。


事实上,就在FCC鼓吹禁用中企设备的同时,美国共和党10名参议员致信美国商务部长,以“中国企业会将美国的敏感技术移交给中国军方”为由,敦促其加快确定所谓的“新兴和基础技术”,完善有关“对华新科技出口清单”。


路透社18日也作出报道,拜登政府可能会发布一份比特朗普时期更大的名单,迫使一些希望留在美国市场的中国APP“采取更严格的措施保护私人信息”,以防止个人和商业信息流入“外国对手”的手中。


9b6cff8408ae2fcbe03c1e9112565a32.jpg


陆雷强调,在相关领域对中国筑起“小院高墙”,在这一点上,拜登和特朗普没有什么不同,因此,我们必须始终保持警惕。


从企业角度而言,应练好“内功”,加大研发投入、提高创新能力,在服务好国内市场的同时,进一步开拓国际市场。


而从国家层面来看,该出手时就要出手,通过外交手段合理谈判、利用法律手段有效反制,有理有利有节回应美式“霸凌”。


就在本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外国制裁法》。这部法律对反制措施、采取反制措施的情形、适用的对象等做出了明确规定,必将成为中方应对海外敌对行为的重要武器。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宋懿)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