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孩子放弃追逐游戏梦却依然厌学,电竞不想背锅?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朱厚真 朱晓荣 李维潇 李响 李佳欣 吴佳雯

2021-08-15 09:00:48

中国的电竞行业在这两年进入发展快车道,成为全球赛事营收最高、核心观众最多的市场。2016年教育部宣布在高校设立“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2020年电子竞技正式成为亚运会比赛项目。电竞行业迅速从“不务正业”变为了“专业学科”和为国争光的体育项目。


这些消息令热爱游戏的学生们感到兴奋,爱好和理想从此有了接口,但与此同时,家长们却还没有准备好。


8044bf17dacc882a1f5c1e4929a6d6ba_640x480 (1).png


为了帮助家长劝导游戏少年回归课堂,“电竞劝退”的业务火了起来。


不过,就算孩子们放弃了做选手的梦想,他们真的就可以回归校园,变回家长们想要的那种“好孩子”吗?


电竞行业: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难度胜过高考


残酷的现实往往藏身于光鲜的荣耀背后,有了资本的注入和游戏公司的主导,电竞从地下的网吧登上万人体育场,同时,电竞行业也在塑造“明星”。荣誉、财富、粉丝,电竞之路在孩子们的想象中总有“一朝成名天下知”的情节,但电竞绝非成功的捷径。


从普通玩家到职业选手,需要通过层层考验和筛选,青训、选秀营、二队、一队,一路过关斩将。RW电子竞技俱乐部赛训总监王昌建为看看新闻knews记者算了一笔账,王者荣耀的用户数超过5个亿,其中真正能够在KPI职业赛场上亮相的选手不超过200个,算上参加次级联赛的选手总共有不到500位选手可以跨入这个职业的门槛。“这就相当于是5亿分之500”,王昌建强调。百万分之一的成材可能性,这甚至远远低于清华北大的录取率。


相比于电竞训练营用几个月的时间来劝退一个孩子,电竞俱乐部和战队的淘汰手法更为残酷。


“我们怎么去看他的天赋,非常简单,就是给你一个新号,你能不能在一周以内达到服务器前100。”王昌建介绍。而这一标准仅仅只是入行的门槛。


d5144835be4dbac16696e2fc01207214_640x480.png


谢祯城,王者荣耀ID:RW侠.渡劫,从事电竞5年,积攒了规模众多的粉丝。他在2019年KPL春季赛、秋季赛蝉联最佳上路(对抗路)选手,在今年王者荣耀的世冠赛第一周,他拿下了每死承伤(每次死亡之后所承受的所有伤害)数据榜单的第一。职业道路基本顺遂的他依然想告诉门外的人,荣耀的背后,是付出和不易。


渡劫介绍,打电竞要记笔记、动脑子去研究视野和装备,在别人深夜休息的时候自己仍要自觉坚持训练到天亮,这些都和读书、写作业、做卷子、补课无异。“俱乐部的竞争和选拔都是非常严酷的,大家都在付出”,渡劫说。


除了当选手,电竞解说也是由电竞带动起来的热门职业,是不少孩子知道自己当不了选手之后的“第二选择”,学员小奇和陈运都表示,“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可以尝试做解说,我觉得我的口才也算比较好的。”


“我说那也要文化,对吧?”小奇妈妈反驳道。


0de92a3c2921408be9fb515fedd64b08_640x480.png


事实上,从事解说、主播等与电竞相关的行业,也绝非易事。目前国内由官方认定的职业电竞解说员仅有1200人,大部分都是已经颇有人气和知名度的退役选手。市场上更多是“野生”主播,他们往往欠缺专业能力,发展受限,依靠微薄的粉丝打赏很难维持生活。


“现在竞争非常激烈。平台资源是不可能,或者极少能够给到路人主播的,所以一般新人去走这条路是非常艰难的。”王昌建认为,无职业经验的人很难进入电竞主播的行业。


聊到最后,王昌建更是坦言,只有绝对无法继续读书的孩子,才建议来电竞的路上试一试。考取与电竞相关的中专、大专或本科院校,毕业后从事领队、运营或游戏设计等职业,将是“没有选手天赋”的孩子们较为实际的选择。


caa73b6add3b5f91d82dd6719b50a3c6_640x480.png


但这些职业又与孩子们畅想的“明星”、“光环”、“挣大钱”等形容词相去甚远。


游戏带来了学习之外难以言喻的快乐,但自己是否错把兴趣当成了梦想,还需要热爱游戏的孩子们仔细甄别。


不再逐梦电竞圈≠安心读书


在连续输给了实力并不强劲的职业选手之后,小奇意识到了自己的天赋尚有不足,与职业选手存在差距,于是勉强答应了教练,等9月份开学,自己愿意回到学校把九年义务教育完成。


但回家就能安心读书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李万夫(百年)有着多年俱乐部教练的经验,他认为孩子们最多只是不把“当选手”挂嘴边而已:“他们还是喜欢玩游戏,但是他以后不会再拿打职业当借口,不会再跟家里说,我不想学习是因为有别的出路。”


没有了电竞作为借口,家长们还需要找到孩子们“叛逆”的根本原因。


a33e94da36e561bac2d0617b7cdc3dfb_640x480.png


在接触过各种各样的家庭之后,培训学校负责人李国强发现,有一些孩子只是贪玩,但还有一部分孩子,是想利用游戏逃避现实生活中的问题,比如家庭矛盾、学习或社交障碍等等。


15岁的洛洛已经在电竞学校待了一年多的时间。几年前,洛洛转学至上海,教材不一、基础薄弱,让原本成绩不错的他一落千丈。当他终于把全校排名从四五百名攀升到两百名时,父母的回馈依然是负面的,“唉你就考这样,你在得意什么”。没有认可,只有补不完的课,洛洛觉得父母没有顾及到自己的感受。干脆,洛洛彻底休学,走向了“英雄联盟”。哪怕知道自己成为选手无望,他依然想留在电竞学校,“我还没有原谅我爸爸”。


聪聪则是在13岁那年父亲意外去世后产生了“读书无用论”的消极想法,只有在游戏中carry全场(表现出众控制大局,使得己方获得了胜利),才能让他快乐。在和儿子针尖对麦芒了大半年后,聪聪的妈妈主动让儿子前往电竞学校学习。一句“堵不如疏”,让母子间的火药味消散。但如果聪聪年满16岁后考取俱乐部失败,他将何去何从,能否重拾学业,仍然是个未知数。


“要让孩子戒断网瘾,首先要改变的是父母”,张倩总结。


小奇、陈运、洛洛、聪聪,电竞训练室里形形色色的孩子们,他们中有人选择继续逐梦电竞,也有人放弃了“不切实际”的梦想。对于这些热爱电竞的少年来说,这个夏天始于希望和热爱,但成年人的世界却提前向他们展露了残酷的规则。


81c19c03f23c12cf0ac2a9b6b22ca6c5_640x480.png


当夏天结束,被劝退的孩子们会迎来新的学年,而成年人该思考的,是电竞产业应该如何合理规划发展,才能在做大做强的同时产生积极的社会效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朱厚真 朱晓荣 李维潇 李响 李佳欣 吴佳雯 实习编辑:邹雪晨)

相关新闻

关键字:孩子游戏梦厌学电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