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电击都没治好的“网瘾少年”,在这里竟然治好了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朱厚真 朱晓荣 李维潇 李响 吴佳雯 李佳欣

2021-08-14 17:46:27

中国的电竞行业在这两年进入发展快车道,成为全球赛事营收最高、核心观众最多的市场。2016年教育部宣布在高校设立“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2020年电子竞技正式成为亚运会比赛项目。电竞行业迅速从“不务正业”变为了“专业学科”和为国争光的体育项目。


990mac9dac4f76b6f862a01a98e7fe650d327e1628934409720.png


这些消息令热爱游戏的学生们感到兴奋,爱好和理想从此有了接口,但与此同时,家长们却还没有准备好。

为了帮助家长劝导游戏少年回归课堂,“电竞劝退”的业务火了起来。


990macf6ead19ea2a7ff4460afc16d2d28f27c1628934421131.png


暑假来临,14岁的小奇怀揣着成为一名电竞选手的梦想,参加了一所位于上海浦东的电竞培训学校暑期班。如果表现足够突出,他将获得学校的推荐,前往电竞俱乐部试训,否则,暑期班的老师、教练将努力对小奇实施劝退,令他主动产生放弃“职业电竞梦”,回归学业的想法。

沉迷王者:“别人家的孩子”到了“叛逆期”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敌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游戏里机械的女声响起,小奇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手机屏幕,双手快速操作。游戏的背景音,击杀的提示声,小奇的叫喊声,队友的“呼救”声,各种声音交杂在一起,训练室内吵闹不已。

屏幕里的人物正在酣战,屏幕外,小奇也面临着一场焦灼的拉锯战。


990macf17306cf5e06a720a48d298b7fd11d551628934421134.png


即将升入初三的小奇曾经也是父母眼中“很值得骄傲的孩子”,学习成绩优异,练习架子鼓、10米气步枪,还参加过不少数学竞赛,是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

2020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小奇一家的生活。父母忙于装修新房,学校开展空中课堂,老师也无法时时督促,这让正在念初一的小奇有了长时间接触王者荣耀的机会。

“从早上起床到晚上睡觉,估计六七个小时。”拿着姐姐的账号,小奇会在上网课期间偷偷玩游戏,大量时间的投入,换来了游戏上的进步,3个月,小奇的游戏段位到达了荣耀王者65星,这让他获得了不少来自表兄弟和同学的夸赞,一时间成就感满满。

“王者荣耀是我自己内心喜欢的,我想做我自己感兴趣的事情。”在小奇的认知里,学习和发展体育、音乐的特长,目的都只是让父母高兴、满足他们的虚荣心。在一局局的胜利中,小奇发现自己的思维、判断和操作能力和电竞职业选手很接近,于是产生了要做一名职业电竞选手的想法。

先退学练习两年,等到年满16周岁便可以前往各大俱乐部参加试训,一路发展成为KPL的顶尖选手。如若不济,也可以做一名游戏主播或者教练,最次当游戏代打也可以养活自己。这是小奇对于自己未来的人生规划。


990mac9b4fe7f15f8e28b656470f2e13dc7eb41628934421756.png


面对小奇的未来设想,小奇的父母最初是抱着开放平和的心态来应对的,“打游戏也行,但是你不要沉浸在里面”,甚至托人寻找正规的电竞战队让儿子来体验。

但逐渐,小奇的父母发现,事情已经脱离了控制,“就算打电竞也要想想25岁以后你能干嘛呢,对吧?就算学编程、学游戏设计,也是要文化的,一个初中毕业生能干嘛呢?”看心理医生、举例子讲道理、争吵,这些都无法动摇小奇打电竞的决心。

2021年4月,小奇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干脆从学校休学,每天玩游戏的时间超过10小时,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又不敢狠管,生怕他做出极端的行为。

通过检索,小奇找到了一家位于浦东的电竞培训学校,希望在那里获得前往俱乐部试训的机会。一句“死也要死在电竞学校”的狠话让这场拉锯以小奇父母的妥协暂时告一段落。

训练对决:“全校第一”输给“职业选手”

7月份,小奇如愿进入了暑期电竞训练营,父母为他支付了每月一万多元的费用。令小奇妈妈满意的是,训练营强制学员们作息规律,晚上11点必须上交手机,早上10点再发放,儿子好歹不会再熬夜伤身体了。学校若再能劝退小奇的电竞梦,将是喜上加喜。

就这样,训练营的教练开始了对小奇的全方位观察。


990macb5947bb2e89f64a58f5fcb0c3c9a142e1628934421758.png


日常的训练赛中,小奇很快暴露了自己的短版。赢了,就喜形于色,得意洋洋。输了,小奇就变得暴躁,习惯性地把锅甩给别人。

“老夫子又死了。诶呀,我X”,小奇无法控制自己的脾气,训练赛还未结束,就当着教练和同学的面摔手机。

作为一款多人在线竞技游戏,王者荣耀除了要求操作手法,更看重团队的合作意识和比赛心态。对于那些训练营里输不起的孩子,教练就要让他们输得更多。

七月末,教练组织暑期班的孩子们与上海市电子竞技集训队打了一场友谊赛,以验收一个月的训练成果。集训队的成员尚未进入KPL大名单,只能参加一些次级联赛,实力不算太强。但是在赛场上,相比于集训队的默契无间,暑期班的孩子们选人出错、操作不准、没有预判、缺少沟通,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990macf09d24fb8c02eb35996c737d41f706491628934424125.png


选了“关羽”,却被对手用“云樱”和“姜子牙”克住、想要发大招,身体的方向却因为失误转反了、想要救队友却陷入了1对4的尴尬,反被围殴……连输三场,小奇的心态崩了。


990mac0424af3697bcc481db67c977d741b9ff1628934424127.png


从赛场回到教室的途中,小奇一直责怪队友在场上没有配合自己,就是不从自己身上找问题。与队友一言不合,小奇又狠狠地将手机摔在了地上。

一味地逞能要强,不肯面对自身缺陷是小奇的致命弱点。要成为职业选手,反应速度和操作仅仅是最基本的,顶尖玩家之间较量的往往是性格和心态。知道小奇不服气,教练邀请了上海电竞集训队的选手栩笙,和小奇来了一次1v1的单挑。


990mac812d66ee78cd4f5a79824bc37b08133b1628934424225.png


酣战了近两小时,13局,小奇9输4胜。

赛后,栩笙评价小奇:“他太急了,1v1比的是细节。”

这一次,小奇没有再为自己的输寻找理由。


990mac5c0707b2b67455c8abaf0c4b475903c21628934424226.png


此外,让孩子们意识到游戏不仅仅是好玩,背后还有枯燥,也被融入到了电竞劝退学校的劝退招数之中。

在“劝退班”,陈运最擅长的游戏角色只有“上官婉儿”和“干将莫邪”,训练赛时很容易被针对,这与职业选手所要求的熟练掌握40个以上的英雄角色也相差甚远。

对此,教练要求陈运一整个上午,只能反复练习“不知火舞”这一个角色。人机对战,缺乏趣味。趁教练不注意,陈运开起了小差。陈运坦白,自己每天训练的时间不过三四个小时,剩余的时间都在刷抖音、淘宝。

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每天10个小时,反复训练某些特定的操作,是必须要忍受的。枯燥和失败,消磨着训练营里孩子们的热情和意志。


990mac68ae0b9295e9c077bd7a36198a00c1ca1628934539055.png


“就是最近特别容易头痛,身体不好。”长期枯燥的训练让陈运有些头痛,打起了退堂鼓。

不过,就算孩子们放弃了做选手的梦想,他们真的就可以回归校园,变回家长们想要的那种“好孩子”吗?在电竞劝退培训机构,几乎每个孩子背后都有一场“家庭伦理大戏”。事实上,被“劝退”的孩子并不会立刻重新爱上学习。如果想让孩子真正回归校园,家长还应在源头上寻找答案,陪伴孩子找到不想上学的原因并一起解决问题。

电竞训练的教室里,孩子们的状态依然形形色色。对于这些热爱电竞的少年来说,这注定是一个难忘的夏天。电竞产业如何合理规划发展,才能在做大做强的同时产生积极的社会效能,这条路任重道远。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朱厚真 朱晓荣 李维潇 李响 吴佳雯 李佳欣 编辑:陶亦益)

相关新闻

关键字:电击网瘾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