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异味阵阵动物萎靡!商场萌宠店乱象频现谁来管?

看看新闻Knews

2021-07-30 10:19:37

树懒、水豚、袋鼠、小浣熊、玉米蛇……这些曾经在动物园里才能看到的动物,如今出现在了上海的一些商场里。顾客不仅能近距离观赏它们,甚至还可以抚摸、喂食,与它们亲近。有人觉得这里是都市人的心灵治愈所,也有人为这些动物的生存环境感到担忧。商场里集中饲养动物,需要什么样的资质?又是否会存在隐患呢?


在点评类的手机应用中搜索“萌宠乐园”,结果显示的店铺至少有50家。点进去查看网友分享的视频和照片,我们发现众多奇珍异兽里,竟然有梅花鹿、巨嘴鸟、耳廓狐等国家保护动物。游客在参观的同时,还可以喂食、与这些动物亲密互动。这真的可以吗?


看看新闻Knews记者走访静安大悦城一家宠物店。根据网友分享,这家店曾经展示过梅花鹿。


这家店面积不大,约100平方米。除了猫、狗之外,还有貂、羊驼、小香猪等20多种动物。在这里看到喜欢的动物,顾客甚至可以直接买走。比如这只羊驼,售价8万元。但现场并没有梅花鹿。


记者:以前你们这边有过什么野生动物吗?


上海静安大悦城某宠物店工作人员:有过梅花鹿,但是手续不全,我们就给它退掉了。


14.jpg


前不久,徐汇区一家咖啡店也打出了“一边喝咖啡、一边喂小鹿”的旗号来招揽顾客。“与梅花鹿零距离接触”着实颇具吸引力,不少家长带着孩子前往打卡拍照,这里一度“一座难求”。而如今,这家店因资质、违规用地等原因,也已经被属地街道责令停业,小鹿也不见踪影。


据专业人士介绍,野生梅花鹿属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决不允许被当作宠物圈养。而人工繁殖饲养的梅花鹿则列入家养畜禽目录。


上海市徐汇区市场局动物监管科工作人员王烨斌表示:“目前就是限于猫、狗这些宠物,其它动物其实我们是不建议在市区出现家禽家畜的,因为这个毕竟违反了现行其它部门的一些相关法规规定。”


上海市浦东新区农业农村委工作人员表示:“按照《城市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按国家行政建制设立的市的市区内禁止饲养鸡鸭鹅兔羊猪等家畜家禽。梅花鹿是属于(家畜家禽)的,按照这个法律来说,梅花鹿是不能(在市区)养的。”


在浦东八佰伴一家萌宠乐园内,二趾树懒、北美浣熊、水豚......动物种类繁多,这家店的面积足足有3000平方米,店铺所在的商场第一八佰伴还出资建设了萌宠乐园的主体硬件设施。不过和第一家店一样,起初宣传时最吸引人的稀有动物——大嘴鸟、耳廓狐,现在都不见了踪影。


上海第一八佰伴萌宠乐园店长吴俊介绍:“我们2019年6月开业,当时我们是有巨嘴鸟,有我们的陆龟,有我们的耳廓狐,有我们的树懒,有我们的水豚,当时我们的明星产品是有这五大类,其中有三样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国家保护动物,究竟是否可以作为观赏性动物引入宠物互动体验馆,养在商场里呢?开一家这样的店又需要哪些资质呢?


吴俊表示:“我们当时也是在求助了商委,它再召集了林业,农委,环保部门,大家一起坐下来针对我们这个项目召开了一个这种紧急的一个会议,就是针对于我们这种有二级(保护)动物的项目来讲,如何去把它在合法合规的前提下去开展出来。(结果)统筹的一张营业执照,它涉及到我的二级(保护)动物的繁育,涉及到展览展示,涉及到一些纪念品的售卖,涉及到餐饮服务。”


2019年,新业态的相关政策尚不明朗,萌宠乐园也曾拿到过保护动物驯养、繁殖等相关资质。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萌宠乐园停业了整整9个月。在此期间,店铺和其所在的商场收到了有关部门新的建议,萌宠乐园将保护动物悉数退回。


“2020年的1月呢,受到这个疫情的影响,因为当时疫情是涉及到野生动物这一块,所以在响应上海市政府的一些号召。”吴俊说。


上海第一八佰伴商场楼面经理孔佳说:“我们相关部门也是对二级动物的保护,建议不要展出,所以我们也遵守这个意见。我们大家把二级(保护)动物退回原来的地方,虽然损失很大。”


疫情之后,针对商场店铺是否可以展览展示保护动物的政策已然清晰:商场里的萌宠乐园内,均不得饲养、展示国家野生保护动物。


上海市林业局工作人员表示:“现在肯定是不行的,就是你涉及到国家保护的那些野生动物肯定是不可以在这个店里面出现的,如果说有出现你有发现的话,可以找我们的执法处,直接就让他们上门去执法了。”


在室内萌宠乐园里,鸡、鸭、鹅、兔、羊、猪等家畜家禽不得展示,野生保护动物不得展示,但像二趾树懒、水豚、赤颈袋鼠、北美浣熊、玉米蛇等等动物既非家畜家禽,又不属于国家野生保护动物,将它们作为观赏性动物引入萌宠乐园又需要办理何种证照呢?我们咨询了多个部门。


上海市浦东新区农业农村委工作人员表示:“包括农委,包括可能林业部门,包括商委,可能多个部门,对那个在商场里面是不是可以开一个这种动物园,就像你这种宠物乐园之类的,他们在探讨,现在没有一个明确的讲法,好开或者不好开。”


记者:如果想在商场里开一家萌宠乐园,就是可以喂食、展示的那种,要办一张什么样的营业执照呢?


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就是宠物饲养、宠物食品用品销售、宠物销售、宠物服务,就是这几个业态你经营范围是必须要加上去的。宠物饲养这个(就是)以观赏为目的的专业宠物饲养活动,以领养或其他目的的宠物饲养活动。


记者:那这个营业执照是类似宠物店的营业执照吗?


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对,宠物店的营业执照。


针对这一新兴业态的法规细则尚不明晰,而上海的萌宠乐园数量却已经经历了一轮高速增长。有业内人士透露,在新冠疫情之前,整个上海就已经有上百家萌宠乐园。这些商场里的“萌宠乐园”,多数是以宠物店的名义在经营,而宠物店的经营活动范围,也没有明确禁止顾客与宠物之间的互动。可能正因为这样的缘故,游走在空白地带的“萌宠乐园”,就这样顺应着市场的需求蜂拥而至。


业内人士表示:“现在市面上有两种,一种就是像大型的,那种1000平方米以上的,他们就投资额比较大,然后资质要求比较多,那么还有一种呢,像我们这一类的中小型的,就在两三百平方米或者叫五百平方米以下的,那么这种就是撸宠店,那这种就不需要什么特殊的执照,类似于宠物店,你就是只需要(动物)来源合法。”


成本低、受欢迎、无需特殊营业执照,不少“低配版”的“萌宠乐园”争相挤入市场,一系列颇受质疑的现象也随之出现。我们在静安大悦城内的这家宠物乐园里发现,店内地面上有多处水渍,室内空气也比较闷臭,数只苍蝇在宠物的饲料旁飞来飞去。


在某点评网站上,有顾客吐槽:“自动扶梯刚上来就闻到一股怪味了。”、“靠里面的兔子区域还是蛮脏的,苍蝇好多,卫生有点堪忧。”、“店里最大的缺点还是卫生状况,我们去里面逛了圈后就只想在门口坐着了。”除此之外,这家宠物乐园令人堪忧的卫生状况还曾引发过不小的“邻里矛盾”。


上海静安大悦城商铺店员说:“我们(向商场)投诉了足足有18个月呢。基本上客人从这里过都会说怎么这么臭。”


邻居商铺的感受并非个例,看看新闻Knews记者在周边走访发现,至少有三家商铺对“萌宠乐园”此前的卫生状况表示不满。在消费者和周边商铺共同施压之下,该宠物乐园已经对营业环境做出过整改。


“我们每天早上8点到10点,两个小时或者三个小时来固定打扫,晚上再做清洁,一天两次,动物排泄这个是没有办法的,我们该做的都做了,垫料都是一天换一次,动物本身是有味道的,我们已经尽力消除了,开风扇都是24小时都开着的。”上海静安大悦城某宠物店工作人员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


15.jpg


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表示:“规范的话,我们也只能开指导书,要求他怎么怎么样,具体他怎么操作,没有人规定过。”


卫生状况较差,宠物店内的异味会比较明显;而动物们身上可能携带的病毒、寄生虫,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


通过某点评类的手机应用记者发现,在杨浦区大学路上的一处商住楼内,有一家爬宠咖啡馆。我们刚刚购票进场,就碰上一只近1米长的斑帆蜥从工作人员手中逃脱,在店内横冲直撞。


近年来,土拨鼠开始被一些人作为宠物饲养。而事实上,因潜藏烈性病菌,又危害牧场,这种动物一直被疾控与植保部门列入监控、杀灭黑名单。但就在这家店里,顾客甚至可以和土拨鼠亲密接触。


在这样的环境下,这家店还同时提供餐饮服务。有年轻顾客接在触过土拨鼠之后,一边与黑王蛇、玉米蛇、猪鼻蛇等爬行动物互动,一边喝咖啡、吃蛋糕,着实让人担心。


这家店的工商注册信息显示,其经营范围包括食品经营、宠物销售、宠物服务等,并且具备酒类商品经营许可证和食品经营许可证。然而,我们咨询相关部门后得知,即便营业执照具备这些资质,动物饲养场所与食品加工场所也不可共用。


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就是根据《食品经营许可管理办法》的第十一条要求,就是说食品加工场所不可以与禽畜等动物饲养场所就是合用,必须要严格的区分,保证不受动物污染,所以说场所区域不得混用、共用。


记者:就是那种袋装咖啡它冲一下呢?


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不可以。


记者:然后吃个蛋糕?


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不可以。瓶装水可以。


记者:这个(规定)是什么时候出的?


上海市市场监管部门工作人员:应该是这个月,以前(取得证照)的应该也是现在都在整改的,就是包括以前的撸猫馆什么的。


除了资质、卫生、健康等问题,还有消费者提出,担心动物的生存现状。我们在走访过程中发现,这些“室内动物园”大多空间逼仄,动物活动空间有限。且“萌宠乐园”大多存在将不同动物混合圈养的现象,这些动物身上可见相互打斗过的伤痕;还有不少动物精神萎靡,似乎是“被迫营业”。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王放表示:“走访了十几家商场动物园,我们会感觉有很多需要规范的地方。如果商场动物园做经营的话,一定要尽可能地给动物正常生活的状态,包括动物需要有玩具,动物需要有能够躲藏起来,在需要休息的时候不‘被迫营业’的地方,只有这样的环境之下,动物才能够展示出来正常的觅食、玩耍、交流和健康的状态。我想游客、包括孩子的游览才是有价值,才是正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