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反制裁法打击反华政客!用美国套路对付美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章一叶 陈维琴

2021-07-27 13:50:31

7月23 日,中方根据《反外国制裁法》对前美商务部长罗斯等7个美方人员和实体实施制裁,原因是,美方炮制所谓的“香港商业警告”,非法制裁中国中央政府驻港机构官员。这是6月初,反制裁法出台以来,中国首次动用该法案,有力反击美国一言不合就制裁的“臭毛病”。



反制裁法“反”的是什么?又将如何震慑外部反华势力?我们今天就来聊聊这些话题。 


反制裁法的全文并不长,约1300字,首先,我们快速看一下法案包含哪些内容。


反制裁法的核心字眼就是“反”,主要“反”三个方面:反制裁、反干涉和反“长臂管辖”。举例来说,美西方一直通过所谓的“单边制裁”遏制、打压我们,对华为、中兴等企业实行出口管制; 通过加拿大拘捕孟晚舟;干涉香港、新疆事务,还有这一次无端抹黑香港营商环境等等。那么这些事儿,今后反制裁法统统都要反对。



那么,反制裁的对象是谁呢?是参与干涉我国内政的、非法制裁我们的个人和组织,还包括被制裁人的家属、工作单位,以及被制裁组织的高管,组织者等等。


反制裁的措施主要是三条,第一,不给被制裁者发签证,不让入境;第二,冻结他在我国境内的各类资产;第三,限制与中国的企业、单位进行交易和合作。换句话讲,被制裁的人和组织,以后就别想在中国做生意了,以前那些一边赚中国钱,一边“抗中”的神操作,都将成为历史了。


法案的最后也写明了“退出机制”,如果反华势力悬崖勒马,取消对我们的制裁,那么出于对等原则,我们也可以收回反击。


那么,中国为什么要在此时此刻出台反制裁法呢?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时候给沉迷于制裁的美西方 “敲一记警钟”了。


说起对外制裁,美国绝对是“鼻祖”,它从百年之前,就开始使用制裁这个工具了,其整个制裁制度非常的复杂,包含军事、经济、外交等各方面的法律。


我在这里,给大家举些例子,像政治军事领域,美国有《爱国者法》,以及针对古巴、伊朗、朝鲜等国的国别制裁法;出口管制领域,有《出口管理法》、《出口管理条例》,《武器出口管制法》等等;经济金融领域,有《国家紧急状态法》、《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等等。而且对外制裁涉及的部门也多,美国国务院、商务部、财政部、司法部、证券管理委员会等等,都可以参与具体实施。



但是,不管美国的制裁法案多么复杂,按道理,这些都该是美国的国内法。不过,大家也知道,美国就是这么“流氓”,其对外制裁的一大特点,就是“长臂管辖”。


简单来讲,就是美国的法律不仅管他们自己人,还伸长了手,要去管外国的企业和个人。比如说,去年年初,美国根据《伊朗、朝鲜和叙利亚防扩散法案》对中企实施制裁,理由是中企与这些国家进行了一些“美国不允许”的交易。这很奇怪吧,两个主权国家之间有生意往来,美国却要出来管事儿,这就是典型的“长臂管辖”,把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



总之,这么多年来,美国看谁不顺眼,就给谁制裁一下。看古巴不顺眼,给它全面禁运了;看伊朗不顺眼,撕了伊核协议;看俄罗斯不顺眼,随时随地抡起制裁“大棒”,往死里施压。


而且美国凭着自己的实力+霸道,很快发现制裁这一招还真好用,它比军事行动更温和,但又比外交手段更有效,当你想要影响、威胁、施压别人的时候,你不需要发动战争,只需要制裁就可以了。


既然制裁这么好用,美国当然很上瘾。二战结束至今,美国主导的单边和联合制裁占全球制裁的5成以上。据美媒的统计,截至2019年年中,美国有7967项制裁正在进行或即将进行。2017至2019年,美国政府对外发起了3200多项制裁。这么多制裁,美媒自己也承认,“沉迷于制裁的美国,需要被干预一下了。”



但怎么干预呢?霸权国之所以是霸权国,究其根本,是因为它仗着自己实力横行霸道。大多数国家只能“哑巴吃黄连”,没有反制能力,甚至连绕过制裁都不容易。


比如说,美国制裁伊朗,欧盟搞了一个INSTEX结算机制,想绕过美国,继续让欧盟和伊朗做生意,但是很多欧企还是忌惮美国的制裁,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反制裁,从来都是知易行难。


近年来,美国狂打”新疆牌”、”香港牌”,污蔑、打压中国,并频繁地“制裁”我们的企业、高校和个人。


而且这个“制裁”名单还越来越长,不仅有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华为、中兴等实体,还有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主要干部、最高甚至上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等中国官员。


如此嚣张,我们当然要予以还击。此前,我们没有相关的法律手段,工具箱里没有工具,所以只能用行政命令来反击。


去年9月,商务部出台了《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今年1月,商务部公布了《阻断外国法律与措施不当域外适用办法》,此外,还宣布制裁反华政客蓬佩奥、卢比奥、克鲁兹,和抹黑新疆的郑国恩等人。



但是,总靠行政命令来应对,也不是个办法,我们需要建立长效机制,需要人大立法,因此反外国制裁法出台了。这一法案将充实我们反制裁、反干涉、反长臂管辖的“工具箱”,师出有名地应对外部反华势力。


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不仅有反制工具,而且是有反制能力,能够打到某些人的痛处的。


首先,中国有完整的产业链,有巨大的市场,如果反华势力制裁我们,那有可能失去中国市场,而在美国等西方国家,资本有着很大的话语权,如果影响到他们的生意了,肯定要想办法影响政策的制定。


此外,西方国家的政商之间存在“旋转门”,有些反华政客在台上打“中国牌”,下台后到大企业就职、吃“中国饭”,有了反制裁法之后,此路就不通了。比如说蓬佩奥,下台前一度盛传他要去大企业当高管拿高薪,结果被中国制裁了,没人敢用他了,最后只能去智库谋个职位,混混日子。


那么反制裁法出台,在华外企需要担心吗?只要遵纪守法,是完全没有必要忧虑的。


首先,制定反制裁法,是一种国际通行的做法。欧盟有《欧盟阻断法》,俄罗斯有《应对美国及其他国家不友好行为法》,伊朗有《反战略制裁法》,应该说不少国家都有自己的反制法规。中国的反制裁法不是针对某个具体的国家,或某个具体企业的,而且针对反华势力的。


其次,我们的反制裁法和美国的制裁,有着本质的不同,我们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们没有主动去制裁别人,但是如果别人挑衅我们,对不起,我们必须反制!这种理念,符合中国一贯的对外交往原则,例如我们也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其中的逻辑是一样的。通过这一次的反制,希望美方知道,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任何外部势力企图干涉香港事务,都是蚍蜉撼树自不量力。


归根结底,我们不会像美国一样滥用法律,而是利用这一法案来掌握战略主动,对反华势力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警告他们,不要横行霸道、肆意妄为,中国不是那么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