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美各界怒批拜登:不要执意反华,不要一错再错!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章一叶 陈维琴

2021-07-20 15:08:22

中美关系,紧张了好几年了,本以为,拜登政府会稍微理性那么一点点,但半年看下来,本届政府没什么进步,不仅全面接盘了前政府的“遗毒”,甚至还在新疆、疫情等问题上,造谣造出了新高度。



接连两届政府都这样,足以说明大部分美国政客的政治思路,他们看中国,就如他们的前辈当年看苏联一样,带着强烈的冷战思维,眼里只有竞争、对抗和干掉对方。


不过,我最近在翻看外媒的时候,看到好几篇反思美国对华政策的文章,试图给美国指一条“明路”。


如此看来,美国不是没有“明白人”,有识之士有不少!但问题是,他们的提议往往得不到重视,只能停留在评论文章之中。我今天就顺着这些文章,和大家一起来琢磨一下这个问题。


首先来看看,他们反思了什么?


民主党参议员桑德斯,在《外交事务》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华盛顿危险的对华新共识:不要开启另一场冷战》的文章。



桑德斯,大家还记得吧,就是那个号称要“打土豪、分田地”,带领美国走向“民主社会主义”的老同志,他两度竞选总统,在年轻人和左翼当中相当有影响力。


桑德斯在文中呼吁,拜登政府不应开启对华“新冷战”,美国政界现在正在形成一种以反华为政治正确的风气,这是很危险的。


他批评说,美国人啊,老是判断有问题,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20年前,两党强烈支持给予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一致认为美企可以从高速增长的中国经济中获益。现在呢,又一股脑地把美国工人找不到工作,全怪到中国头上,这转变也太彻底了。



我把桑德斯的看法“翻译”一下啊,也就是说,部分美国人的思路是非黑即白的,当年觉得好,就是百分百地好,现在觉得不好,就什么都坏的,这不就是偏执、爱钻牛角尖吗?而且,这些人来不及论证自己的想法,就急于出手,结果做了很多傻事儿。


举例来说,“9·11”之后,美国政界迅速得出结论:要反恐,而且是不惜一切代价立刻打!美军打了20年,花了6万亿美元,付出了沉重的人力、物力代价,结果呢,前几天趁着夜色灰溜溜地撤了,留下了一个动荡、分裂、贫困的阿富汗。



桑德斯表示,急于对抗中国的人,看看美国“反恐”的前车之鉴吧。


无独有偶,美国前劳工部长赖克,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他在《卫报》发表了题为《美国最大的危险不是中国,而是近在眼前》的文章,警告美国“避免走向偏执”。


赖克举的例子是日本,上世纪80年代,随着日本经济的崛起,美国掀起了一股妖魔化日本的风潮,说“日本威胁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威胁美国人的‘民主自由’,就像纳粹德国和苏联一样危险。”


赖克认为,美国当时执着于“盯着”日本,却忽略了自身的问题,比如说,美国金融体系唯利是图,基础教育过分“快乐”,基础设施年久失修,就这些事儿,能怪日本吗?


而这个道理,换到现在的中美关系上,也是一样的,所以赖克呼吁“不要总想着怪别人,不要去妖魔化中国,否则就会走向新一轮的偏执,美国要发展,应该要加大对自身的教育、科研、基础设施的投入。”


这个看法,与桑德斯不谋而合,桑德斯认为,美国只有更好地服务于美国人民,才能更有竞争力。



这么看来,美国是有“明白人”的,知道不要和中国搞对抗,发展好自己才是关键,但第二个问题随之而来:“明白人”说话,怎么就没人听呢?为什么拜登政府坚持要针对中国,甚至要搞“新冷战”呢?


拜登上任至今,只出访了一次,去欧洲参加了几个峰会,期间他从头到尾都在说“中国中国中国”,在美国的拉拢下,此次的北约峰会,公然把中国定义为“系统性威胁”。


诞生于冷战的北约,原来的目标一直是苏联/俄罗斯,现在为什么要加一个中国呢?


大家想想看,如果“敌人”多了,不就要多投入“力量”吗?陆、海、空、太空、网络、俄罗斯边境、中国的海域,都要投入,那谁最能从中获益呢?


答案就是:军工复合体!


所谓军工复合体,就是由军事部门、军工企业、国防科研机构等等组成的利益集团。



军工企业,需要更多的订单挣钱吧?军事部门,需要更大话语权,更多的武器吧?科研机构,需要更多的研究经费吧?这些需求相互关联,形成了一个发战争财,军备财的利益集团。一直以来,军工复合体,都在背后操纵着美国的政治和外交。


我前面提到的反思文章,也不约而同地指出了“军工”这个幕后黑手。


桑德斯说,他们敲起了“新冷战”的战鼓,把中国说成威胁,军工企业就有了加大国防预算的借口。



学者霍伊维尔在华邮的评论文章中指出:军工利益变得更加重要,五角大楼在进行新的军事部署,来应对中国。


哥大教授图泽认为:拜登政府对华政策“从软到硬”,与美国军工复合体的利益密切相关,所谓的中美斗争,是拜登政府让自身政策和垄断资本利益合法化的宣传口号而已。


的确,拜登政府提出的一系列反华法案,例如“无尽前沿法案”、“2021战略竞争法案”等等,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利好军工、能源等产业的。


通用动力公司的董事长很直白地说:“虽然世界变危险了,但我们看到需求稳定的良好信号,订单保持了良好增长的节奏。”



所以说到底,还是美国“金钱政治”的体制问题,以军工复合体为代表的资本永远在逐利,而美国的政治又无时无刻不受到资本的控制。


所以,美国不是没有“明白人”,但“明白人”吃不开,上不了台啊。


退一步讲,在这种体制下,就算“明白人”能上台,也会变成“糊涂蛋”。


还记得拜登上台前怎么说的吗?他说,中国不是坏人,不认为‘中国抢走了美国的午餐’。可上台之后的他,又是怎么做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