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探秘三星堆祭祀坑发掘:大量古蜀奇珍坑底堆叠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彭晔 游明灵

2021-03-20 11:00:52

2019年10月至2020年8月,四川考古人员在三星堆遗址区域内,新发现6个“祭祀坑”。2020年9月6日,随着“古蜀文明保护传承工程·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2020)启动仪式”举行,时隔34年后,三星堆遗址再次正式启动祭祀坑发掘。目前祭祀坑的挖掘工作已经进入到关键阶段,那么这一次的三星堆考古,能否再度发现如1986年出土的金杖、金面具、青铜纵目面具、青铜大立人、青铜神树等稀世国宝,而此次发掘又能否直接推动对三星堆古蜀文明更加深入的研究?  在成都举行的“考古中国”重大项目进展工作会前夕,看看新闻Knews记者在有关文物部门的组织下,进入三星堆遗址3至8号祭祀坑发掘现场,一探究竟。


972iOSpsyz7tmxxmw9a8uuklezkd0503.jpg


四川省广汉市鸭子河南岸,一圈高墙将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区围得严严实实。1986年,三星堆的一二号祭祀坑正是从这片看起来有些湿润的土地里发现。高达3.95米,上立神鸟下潜游龙的青铜神树、通高2.62米的青铜大立人像、宽达1.38米的青铜面具等上千件旷世奇珍,将距离成都五十公里的县级城市广汉,推向古蜀文明的源头。


WX20210320-110733@2x.png


三十五年后,在国家文物局的批复下,三星堆遗址迎来新一轮祭祀坑考古发掘。与马路一墙之隔的发掘区,建起了规模庞大的考古大棚,这次三星堆重启考古工作后,新发现的六个祭祀坑全部被置于考古大棚内,每一个祭祀坑上都建有按照数字编号的考古发掘舱。为了避免发掘舱内环境受到外界影响,从大棚到发掘舱的地面,覆盖有大片的地毯和绒布,考古人员在进入以前,需要更换防护服,戴上头套并穿上鞋套,方能在考古大棚区域活动。


WX20210320-110824@2x.png


隔着玻璃,可以看到发掘舱内身着白色防护服的考古工作者,在共同进行探讨、记录,有的考古人员,在同事的帮助下,操作专业设备,展开探坑发掘工作。经过批准,看看新闻Knews进入其中的1到4号发掘舱参观。整个发掘区呈“L”状分布,据前方专家介绍,这次开掘的6个祭祀坑,与1986年发现的一二号祭祀坑相比,基本形制相同,朝向一致,均为东北至西南走向,祭祀坑大小不一,有深有浅,虽然出土文物种类与三十多年前有不少相似处,但从中发现了不少全新的器形。


WX20210320-110833@2x.png


在多个探坑内均有惊人的发现,有的坑里炭黑色的象牙,已有小部分露出顶部。与文物直接接触的考古工作者,正全身趴在下沉平台上,用比筷子还细的竹刀,一点点清理文物上的浮土。在一个接近方形的坑内,看看新闻Knews记者看到待出土的圆形金箔片和玉器,散落在坑底各处,由成都市文保单位派出的专业人员,正在清理记录,并提取环境及土壤样本。最引人瞩目的是三号坑已经出土大量的青铜器,有罕见的大口方尊、圆尊,横倒的青铜人与大尺寸的青铜容器文物层层堆叠,露出了手部,身上还看得到精美的纹饰,有的青铜器上方还覆盖着象牙。上海大学文学院历史系考古与文博学科的专家徐斐宏博士,一直在跟进三星堆祭祀坑现场发掘,他提到现场发现有三个仅存局部的文物,断裂的口沿有两个点,肩部有小的兽首,经过考古会诊研究发现,这三个文物的局部其实是属于整个器物,该器物量下来高度有65公分左右,是目前已发现的青铜尊里,能排进前五的国宝重器,待将来修复以后,外形会非常壮观。


WX20210320-110947@2x.png


而在每一件中大型器物被取上来以前,都需要用保鲜膜从外部阻隔,再装进特制的转移框里填充海绵,用石膏固定风干后,再进行整体提取。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队执行领队 冉宏林表示,新发现的6个祭祀坑,目前是处于同步开展发掘的状态。本次考古,至少有34家单位共同来参与发掘与文保工作,采取多学科、多团队密切配合,把实验室前置到田野,协同联动。尽最大可能,用一切手段来汲取全方位的信息,最大程度的保留出土文物原本的风采。除了关注文物本身,也对文物出土的温湿度、土壤成分、光谱等同步开展科学研究。通过与中国丝绸博物馆专家团队合作,发掘队在四号坑提取并发现了有丝绸的残留,还有在一些青铜器的器表上,找到了纺织品的痕迹。为了了解当时祭祀坑的火烧状况,甚至首次引入消防专家共同协作。


WX20210320-110930@2x.png


在现场可以看到一张特别的方位图,图中通过K1到K8的标记,表现1号到8号祭祀坑发掘位置。K3到K8代表的是此次发掘的6个祭祀坑,其中5、6、7号祭祀坑位置非常接近。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站站长雷雨表示,1986年发掘的的1号坑和2号坑之间,相距仅30米,而最新发现的6个器物坑,恰好位于这30米之间。21世纪的头10年,三星堆遗址曾做过两次探测,然而遗憾的是,为了展示两坑所做的平台,将8个祭祀坑全部遮盖,仅留下了三号坑的角落,2019年12月,当考古人员在一二号祭祀坑周围展开小规模试掘时,再次意外发现青铜器,因此有了继续发掘的契机。专家表示,六个祭祀坑的发掘工作已进入到关键阶段,所发现的新器形,与中原文明,以及古蜀文明自我创新均有联系,体现了中华文明多元一体的发展格局,期待接下来有更多的国宝文物,从三星堆祭祀坑新一轮考古发掘中出土。


972iOSvnxhxch4sbbxc2s45jappoe4z6.jpg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彭晔 游明灵)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