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乱港者出局 爱国者上位!香港选举制度改革有深意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章一叶 陈维琴

2021-03-12 16:20:22

今年两会最受关注的议程之一,就是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完善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制度的决定》。这个消息出来之后,不少人感到很好奇,香港选举制度为什么要改?怎么改?改的目的又是什么?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这件事儿。


11.jpg


为啥改?


大家应该还记得,一两年前的香港“黑暴”肆虐,给香港社会的法治、经济和民生带来了灾难性的破坏。为了还香港社会一个“安宁”,去年年中,港区国安法正式生效,随后香港社会渐渐恢复了平静。


虽然街头暴乱的问题基本是解决了,但是,“港独”势力们并没有就此消停,甚至有部分人混在立法会、区议会等政治机构之中,肆无忌惮进行反中乱港活动。


大家可能要问,“港独”怎么会混进去呢?这就要说到香港选举制度存在的一些漏洞了。现行选举制度的主要内容是30年前的基本法确定的。但随着社会政治形势的变化,一些制度缺陷浮现了,比如说,民众的意愿不能得到充分的表达,再比如说,各种势力搞政治恶斗。


“一国两制”青年论坛主席何建宗在接受我台记者采访的时候,就举了个例子,他说,在香港立法会的选举中,地区直选采用的是比例代表制,每个选区最多有9席。这就导致当选门槛相当低,个别选区达到6%-7%的选票就可以了。


2.jpg


大家想想看,6%-7%的选票就可以,那么很可能出现的一个情况就是:选出来的人,政治光谱很广阔、意见很分散,容易造成相互争论扯皮,如果大家长期陷于吵吵闹闹,那么香港的社会民生和长远发展哪来保障呢?


更严重的是,6%-7%的选票是比较容易拿到的,这就给了极端政治势力可乘之机了。我们也知道,部分香港人对于“一国两制”方针,并不是完全认同和接受的。而当这些不认同“一国两制”的,甚至是“逢中必反”的人混进政治机构之中,肯定要“坏事”。


他们怎么搞破坏呢?凡是政府提出来的议案,这些人就搞无差别地反对,让特区政府瘫痪。他们散布“港独”主张、甚至与外部敌对势力勾结,企图通过操控选举夺取管治权。


既然现行的选举制度存在诸多问题,难以阻止乱港分子渗透到国家队伍中,那当然要改了。


怎么改?


香港的选举制度到底会怎么改呢?


根据此前全国人大发布会的相关说明,修改的主要思路是,以对香港特区选举委员会重新构建和增加赋权为核心进行总体制度设计,调整和优化选举委员会的规模、组成和产生办法。


4.jpg


换句话说呢,改革核心就是要重新设计选委会的制度,让更多不同领域、阶层的香港民众参与到特首选举过程中,让选出来的行政长官更具代表性。然后呢,还要让特区行政权力牢牢掌握在爱国者手中,把“反中乱港”势力排除在管治架构之外,让那些搞“街头政治”的,“政治素人一步登天”的,难以进入特区政治核心。


当然了,选举制度的修改需要一个流程,最终的修改细则会是怎样,我们需要耐心地等待。但是,这其中的一个基本原则是确定的,那就是:“爱国者治港”。


以前我们比较熟悉的说法是“港人治港”,现在强调的是爱国的港人治港。其实,这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提法,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邓小平同志就多次提出“爱国者治港”这样一个概念,他说:“港人治港”要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理香港。什么叫爱国者?就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所以,“爱国者治港”其实就是“一国两制”方针的初心和使命。


而且,要求公职人员爱国,也并非我国独创。“9·11”之后,美国政府施行了《爱国者法案》,就是要确保美国人不被极端思想渗透,以维护国家的安全。


5.jpg


我觉得,中央要求“爱国者治港”,完全可以理解。任何一个国家,其公职人员首先要爱国,这样才会维护本国的发展利益。一个人如果都不爱国,甚至像这些“乱港”分子是“恨国”的,他怎么可能真心为了香港的明天好呢?再退一步讲,香港早就回归祖国,不由爱国者治港,难道由爱英爱美者治港吗?


修改的终极目的何在?


反中乱港者被拉黑之后,是不是就高枕无忧了呢?当然不是!修改的第一步是为了实现政治的稳定,但是修改的终极目的是为了解决香港的社会、民生问题,为了香港有更好的未来。


我还记得1997年香港回归的时候,全国人民都感到非常振奋,“东方之珠”终于回来了!当时,大家看香港,还有些仰视的感觉,因为觉得香港无论是经济还是人文,都更为发达。


但是时间过了两轮,24年之后,现在的香港是个什么情况呢?过去几年,从“占中运动”到‘修例风波’再到暴力乱港,香港的政治、经济、民生都在走下坡路。


而且香港存在的一些深层次的矛盾,比如土地、房屋、青年向上流动等问题,始终难以解决。大家随便刷刷社交媒体都可以看到,什么一家人挤在几平米、十几平米的房子里啦,什么厕所厨房在一起啦,如此情景,让观者心酸。造成这种现象的有历史因素、社会根源,也有国际背景,但重点是怎么去解决?


6.jpg


所以,要求“爱国者治港”,首先是要选出“有意愿”为港人服务的人,更进一步,是要选出“有能力”的贤良之士来为港人服务,要在“爱国者”的内部进行良性竞争,让他们拿出能力和水平来建设香港。


不过,我们可以预见到,香港选举制度要改革,一大波来自的欧美的干涉、抹黑肯定少不了。


例如,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赖斯,就妄称中国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是对其自治和民主进程的打击,与基本法背道而驰,完了他还又来一句“美国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我觉得对于美国这种叽叽歪歪,我们完全不必理会,鞋子合不合脚,自己最清楚,制度改革好不好?关键要看是否符合实际,能否促进香港繁荣稳定。


7.jpg


最后呢,我想分享一下几天前网上大热的,白岩松与梁振英的一段对话。


白岩松问“1997年香港牛年回归,一转眼24年,今年又是牛年。24年过去了,香港人心灵什么时候更好地回归?”


梁振英表示,“对这头‘牛’现在正是在春耕的时候,朝着这个方向往前走,坚持把这块田耕好,播种后就会迎来收获的时节。”


这一问一答,问出了我们的期盼,也道出了我们对于香港的美好祝愿。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