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香港观察:“闹辞”风波后 立法会如何拨乱反正?

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20-12-02 00:42:17

香港立法会揽炒派议员“总辞”闹剧在12月1日落下帷幕。这些议员的离开,会否妨碍立法会正常运作,将如何影响立法会生态,建制派议员面临怎样的挑战和困难等等,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反对派威胁“总辞”,却被“反将一军”


11月1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关于香港特区立法会议员资格问题的决定后,香港特区政府随即宣布杨岳桥等4人丧失立法会议员资格,而另15名揽炒派议员声称要和这4人捆绑,纷纷递交辞呈。


其中,许智峰及毛孟静的辞职已于当月生效,其余13人则于12月1日生效。当天早上,他们在立法会的铭牌被黑色胶纸遮盖。


2962d4963c745767cbbfcb320114c277.jpg


对此,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法学教授傅健慈认为,这些人妄图用“总辞”的方法威胁特区政府,无异于挑战底线,结果却被“反将一军”。反对派议员若是真的为民着想就不会采取这种极端措施,只不过是打着“为民着想”的幌子干扰特区政府执法。


香港中联办此前就指出这是“闹辞”,这些议员不负责任、背离选民,他们考虑的只是一己之政治私利,念兹在兹的只有“政治揽炒”的图谋。他们试图打悲情牌甚至妄图在国际上制造影响,都注定是徒劳的。


立法会还能正常运转吗?


当然,人们不禁会产生疑问,这么多的议员集体“出走”以后,立法会是否还能运转?这大概也是他们当时自以为能拿捏当局之处。


此前,林郑月娥明确表示,即使这些反对派集体辞职,立法会缺少19名议员,但是这也并不妨碍立法会的正常运行,也希望这些议员可以想清楚,是去是留。


d4f997fe1caff3d56fae85f7963ed3d7.jpg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田飞龙向看看新闻Knews指出,除去这15名集体辞职的,以及因其他原因被取消议员资格的,目前设有70个席位的第六届香港立法会还剩43席,超过《基本法》要求的半数,因此立法会仍能依据相关议事规则正常运转,从近一段时间的观察来看,还运作得更加顺畅。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反对派议员恶意“拉布”现象愈演愈烈。尤其本届立法会复会以来,集体辞职的反对派议员,利用点人头、冗长辩论等“拉布”手法,令香港立法会议事效率低下、多次流会。


c9ea1bde36a2314c4ec8e03e283f6336.jpg


田飞龙指出,频繁地“拉布”,极大地拉低了香港行政效率,使得政府的大量关系社会民生的议案无法得到及时通过,造成重要机遇错失、工程预算超支等许多严重后果,甚至累及政府正常运转。


反观这次反对派议员集体辞职消息出来后不久,立法会内委会和财委会召开的首次会议,都一反此前状态、顺利举行。11月18日,香港立法会仅用了1小时便顺利通过4个工程项目拨款申请,会议提前近一小时结束。


此外,林郑月娥于11月25日晚出席电视论坛,回应最新施政报告时表示,到立法会宣读《施政报告》不受任何滋扰,令她得到应有的尊重。


8e90573c0c663a243e80c7c763c9f5fd.jpg


不过,田飞龙也指出,由于目前立法会议员的席位囿于只有43名议员,对于那些重大的、需要得到2/3票数通过的议案,恐怕暂时无法处理。随着未来通过选举补齐所有的议席,那么立法会将回归其完整运行的宪制状态。


立法会不会关掉“耳朵”


如今的香港立法会,在反对派议员普遍缺席后,短暂地形成了建制派议员占绝对多数的局面,因此外界也担心,这样可能会让一些反对的声音无法被听到。


236228e08412fb4473dfb4defb6c43e8.jpg


在田飞龙看来,基本法要求,立法会与特区政府之间是相互配合以及监督的关系。以前,反对派议员经常性地“为反对而反对”,实际上并不符合香港立法会生态的理性要求。如今当建制派占多数,应当向香港社会与国际社会展示出其理性的、建设性的监督力量,这就需要留任的议员在政治上多学习,得到提升,臻于成熟。


一方面,来自不同功能组别或者社区的议员,要更多深入社区和选民,耐心倾听,将更加多元的社会声音带进立法会,及时回应社会方方面面的诉求。


10539fd6b90a6e266e33a75adaf857ce.jpg


与此同时,议员也要学会与政府之间就议题之科学性和合理性进行适当辩论、监督,促进议案法案更加合理化,展示出他们逐步提升的、强大的理性议政力量,使得香港立法会面貌焕然一新,也能够真正回归“一国两制”和《基本法》对立法会宪制功能的理性预期。


警惕揽炒反对派深入社区


当这场“闹辞”风波尘埃落定后,揽炒派议员的动向依然备受关注。


现时来看,这些反对派议员,有的回到社区,比如胡志伟表明将“回到社区及不同工作岗位”。有的如郭荣铿宣布退出政坛,有的如梁继昌,开始“洗底”,表示自己从不赞成美国制裁香港,也不支持“揽炒”,还有人宣称要为下一届立法会选举做准备。


有分析指出,虽然反对派不会像去年般嚣张,行事也不会明目张胆,但他们绝对不会放弃参与议会(不论是立法会还是区议会),必定要想方设法“卷土重来”。


43fd802ec150f3d574bae3f67eb5585e.jpg


在田飞龙看来,从几年前香港的本土主义兴起后,反对派议员有意地深耕基层,提出一系列与基层矛盾、社区建设以及基本盘争夺有关的议题,布置了相关社区网络化的力量。


当他们被依法赶出议会后,渗透到基层后会坚定地走一条政治本土化的路线,同时明确地指向明年重启的第7届立法会选举,进行一系列的政治铺垫工作。


由此看来,特区政府和建制派对此千万不可掉以轻心,如果失去基层的选民,失去政治基本盘的话,爱国者治港同样也会受到威胁。总之,反对派深入社区的动作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看看新闻Knews编辑 李瑶)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一国两制香港立法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