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核科学家被暗杀 伊朗将继续忍还是全面复仇?

王晋 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

2020-11-29 18:31:16

当地时间11月27日,伊朗国防部研究和创新机构负责人、首席核科学家穆赫森·法赫里扎德,在德黑兰附近遭遇武装人员的袭击,随后在医院不治身亡。


从当前各方汇总的信息看,袭击很可能是由以色列策划实施的。法赫里之死震惊了伊朗和国际舆论,首席核科学家光天化日之下在伊朗街头被暗杀,袭击者行动专业装备精良,显示出伊朗国内面临严峻的安全形势。


147cc93ebe1b8cd5cf839dc72a3e166f.jpg


德黑兰谍影重重


法赫里扎德是伊朗重要的核科学家,也是西方世界唯一公开姓名的伊朗核研发科学家。美国情报机构称其为“伊朗的阿卜杜·卡迪尔·汗”,将法赫里扎德在伊朗核研发进程中的作用,类比为巴基斯坦核武器研发首席学者阿卜杜·卡迪尔·汗。2003年以前,法赫里扎德曾经长期在伊朗原子能机构任职。2010年前后,法赫里扎德调入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成为了一名革命卫队的高级军官。


联合国于2007年确认,法赫里扎德参与了伊朗核武器和弹道导弹的研发。美国情报机构认为,法赫里扎德2013年曾秘密前往朝鲜,学习核武器的研发技术。2018年以色列情报机构从伊朗偷取大量核研发资料,并秘密运输回以色列。在公开展示这些核研发资料的新闻发布会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特意提到了法赫里扎德,认为他秘密领导着伊朗的核研发进程。内塔尼亚胡强调“请大家记住此人”,显示出法赫里扎德在以色列情报机构眼中的重要地位。


尽管难以确定究竟是谁策划了针对法赫里扎德的暗杀事件,但是幕后的组织者和策划者很可能是以色列。不久前《纽约时报》曾经爆料,在数月以前以色列情报人员曾经在伊朗境内,暗杀了藏匿在伊朗的基地组织二号人物阿卜杜拉·艾哈迈德·阿卜杜拉。阿卜杜拉与本·拉登是亲家,曾经参与策划了1998年针对美国驻肯尼亚和坦桑尼亚大使馆的袭击事件。尽管伊朗外交部否认相关报道的真实性,但是结合以色列情报机构近来在伊朗的活动情况,此次袭击事件很可能真实存在。


0effc2c5162d98a891d4f1e58454707c.jpg


法赫里扎德遇刺事件,让伊朗情报机构承受了来自于伊朗民众的批评和质疑。此次遇袭事件中,袭击者组织有序,且装备精良,很可能在伊朗国内有自己独立的情报分支和网络;袭击者掌握法赫里扎德的生活轨迹和行进路线,显然已经进行了长期观察和跟踪。其实在2020年,伊朗国内发生了多起袭击事件,无论是2020年6月到7月伊朗国内的多起离奇爆炸和火灾,还是2020年初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苏莱曼尼在巴格达被美国打死,都显示伊朗情报机构面临的巨大压力。


在过去多年时间里,伊朗抓获了多名与美国和以色列情报机构合作的间谍。2007年伊朗抓捕了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罗伯特·莱文森,2020年2月抓捕了三名被美国情报机构收买的伊朗人,7月20日伊朗处决了为美国情报机构工作的伊朗间谍马赫穆德·马吉德。在过去的一年里,伊朗已经处决了十多名“美国间谍”,但是仍然难以完全清除伊朗国内的谍报网络。


一方面,伊朗经济遭受多年制裁,失业率攀升,很多民众为了生计甘愿成为外国的“情报人员”;另一方面,以色列和美国国内,有大量波斯裔犹太人和波斯裔美国人。以色列一些伊朗研究机构的研究人员都是精通波斯语、熟悉伊朗国内社会习俗和政治规则的波斯裔犹太学者。今年6月,由以色列组织拍摄的谍战剧《德黑兰》上映,尽管片中演员大多是以色列人,但对伊朗日常生活的描绘十分逼真,以至于不少伊朗年轻人都定时“追剧”,其影响力可见一斑。


609a38bbe85d6ae28d5f8e3152ec9391.jpg


伊朗的“忍”字诀


近期以色列和美国,对伊朗的挑衅和威胁不断升级。一方面,以色列军队袭击了叙利亚境内的伊朗军事力量,摧毁了叙利亚首都附近的两个叙利亚军队的弹药库,并袭击了驻扎在叙利亚境内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军事基地。不同于之前以色列对于袭击活动的遮遮掩掩,近期的军事袭击活动之后,以色列高调承认,且公开向伊朗表达威胁姿态。另一方面,美国公开向伊朗施加更大的军事压力。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不久前访问以色列,多次抛出“伊朗威胁”,美国也继续向伊朗周边地区增派兵力。


暗杀法赫里扎德,以及美国和而以色列近期对伊朗挑衅,源于两发面的因素。一方面,伊朗核技术研发进程速度加快,以色列忧心忡忡。以色列一直不信任伊朗会遵守“伊朗核协议”,放弃核武器的研发企图。在美国制裁压力下,伊朗逐渐退出了核协议的约束框架。2020年10月,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伊朗将纳坦兹核设施的离心机搬入地下掩体,违反了2015年“伊朗核设施”的规定。尽管国际原子能机构表示,伊朗虽然“突破伊朗核协议的限制,但是总体上浓缩铀当量并未有突破性进展”,但是以色列仍然担心伊朗核武器研发技术会在短期内实现突破,因此希望能够采取措施,阻断或者干扰伊朗核研发的进程。


1c94a49c1d6b91f47fdd44d8c3cbe393.jpg


另一方面,美国和以色列希望给拜登时期的美国伊朗关系,设置新的障碍。拜登明确表示将在未来同伊朗进行接触,重启伊朗核协议的相关谈判。以色列认为,如果美国帮助伊朗重回核协议机制,将很可能会帮助伊朗获得更多的资源,改善伊朗外部环境,壮大伊朗的地区力量,进而威胁以色列和沙特的国家安全。因此以色列希望特朗普政府,能够在任期的最后时间里,在对伊朗政策上施加更大的压力,给未来美国和伊朗的关系缓和设置更多的障碍。


对于美国和以色列的挑衅,伊朗仍将保持理智。从伊朗国内层面看,经历了多年的制裁,伊朗国内社会经济形势十分脆弱,已经无力实与美国和以色列展开一轮的全面冲突。尽管伊朗军事和外交部门口头强硬,但是无论是年初的苏莱曼尼遇袭身亡,还是今年年中伊朗多地发生爆炸火灾,伊朗都保持理性和克制,没有向美国和以色列发动大规模报复活动。


从伊朗外部环境看,伊朗尽管拥有黎巴嫩“真主党”、伊拉克“人民动员军”、巴勒斯坦加沙地区的“巴勒斯坦圣战组织”等地区“盟友”,但是这些团体在各自的国内都面临着诸多问题,比如“真主党”被一些舆论指责为黎巴嫩混乱政局的主要责任人,“人民动员军”被一些伊拉克反对派指责为“伊朗的第五纵队”,“巴勒斯坦圣战组织”则需要小心翼翼的维护与主导加沙地区的“哈马斯”之间的微妙关系。发动新的攻击,很可能会将所在国家和地区带入大规模冲突,最终失去政治民意基础。


面对以色列和美国的挑衅,伊朗将继续保持忍耐。伊朗相信,时间是站在自己这一边。


(看看新闻Knews编辑 赵歆 郝苗苗)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伊核问题美伊关系中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