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为课题 钟南山“以身犯险”吸入超剂量一氧化碳

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20-11-21 21:16:55

为了进行一氧化碳对血液氧气运输的影响课题,钟南山以自身为实验对象,冒险吸入超剂量一氧化碳,最终得出了令人信服的结论,其成果在全英医学研究会上发表,引起国际学术界的关注。

1981年终南山受邀赴伦敦圣·巴弗勒姆医院进行合作研究,在全英麻醉学术研究会上,他一篇论文,大胆挑战了牛津大学的学术权威克尔教授再次展示了一名中国学者的实力与魄力。

钟南山院士:克尔,他是这方面的权威,他说研究病人呼吸衰竭以后,当你增加氧的浓度以后,对肺里头有一部分叫做分流,就是不能被氧化的曲线的变化。

我就发现它做出来的结果,因为我原来在实验室做得比较多,我对氧电极很有研究,在氧的含量很高的时候,这个氧电极是不准的,而不是像他那样。所以我把氧电极纠正了以后,我得出的曲线跟他是不一样的。

我后来也跟麻醉科主任杜鲁门讲了一下,他看了看我们结果,他说这个很有意思,是不是试试看在全英麻醉学会上讲一讲,大概8月份。我说当然可以,因为这个是我做出来的结果。

结果我们投了稿去以后,马上就被接受了。那天我忘了是几号了,我是下午第一个发言,我先把克尔的曲线摆出来,是这样的,后来我说我发现这个曲线有问题。为什么?在很高氧的时候,电极是不准的,这个电极要把它纠正,纠正以后曲线是另外一个情况。所以这个我讲了以后,和他完全对立的。

克尔没来,他的两个助手来了,后来讲完了以后安静了一会儿,后来接着就问,大概前前后后问了13个问题,包括助手,还有其他人,都觉得你还真的对他的定律提出质疑,推翻他的看法,觉得很出奇,这个中国人。

后来大概12个问题我都回答得不错。他们最权威的专家提问说“大家认为钟医生的看法怎么样?是不是可以?大家觉得有没有价值,结果12个人都举手认为有价值。

所以完了以后,杜鲁门当然很高兴,他那时候还比较年轻,很开心,所以后来开完会以后,我们两个人就一块去了剑桥,我们就租了一条船划船去了,我不会喝啤酒,他喝啤酒,我也陪着喝,那天非常开心。这篇文章后来是在1983年,全文在《英国麻醉学杂志》发表,第一篇,一共13页,很长,那个时候我就非常开心,就是觉得我们还是能干点事的。


(视频来源:纪实频道《可凡倾听》)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可凡倾听钟南山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