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又双叒叕发预警!今年汛情为何如此严峻?

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20-07-07 22:53:50

高考首日,暴雨也来“赶考”。7月7日,安徽黄山市歙县遭遇50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县城多处严重积水、道路受阻。截止上午10点,该县2000多名考生,只有500多名考生抵达考场,当天的高考科目被迫延期。


安徽歙县考生坐船赴考


除安徽外,整个长江中下游流域的防洪防汛工作都面临严峻挑战。7日上午,长江武汉关汉口站、九江、大通江段及洞庭湖、鄱阳湖湖口等多个站点的水位已相继超警。7日16时,国家防总将防汛Ⅳ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Ⅲ级。


据国家应急管理部统计,截至7月3日,今年以来洪涝灾害已致全国26省(区、市)1938万人次受灾,121人死亡失踪,直接经济损失超过416亿元。今年入汛以来,全国消防救援队伍共参与各类抗洪抢险救援3200多起,营救遇险被困群众6400多人。


量大雨强 今年暴雨很“暴力”


汛期指的是江河连续涨水的时期,我国主要江河通常在每年6月进入主汛期。这背后与暴雨的季节性多发和台风的频繁活动有着密切联系。今年6月以来,虽然台风还未至,但强降雨已是不请自来。


中央气象台7月7日18时发布暴雨橙色预警


中国天气网统计发现,6月2日开始,中央气象台连续发布全国暴雨预警,截至7月3日,已连发31天,为近10年来首次!中国天气网首席气象分析师胡啸表示,截止目前,我国南方已经历了6轮降水过程,而且间隔时间短、持续时间长、累计降雨量特别大,这是今年南方汛情严峻的主要原因之一。


6轮强降雨范围不仅覆盖了16个省区直辖市,多轮降雨区域还高度重叠,导致贵州大部、湖南北部、湖北南部、安徽南部、重庆中部几乎次次“中招”,成为强降雨中心区域。气象监测显示,今年6月1日以来,安徽、湖北、浙江、重庆4省(市)累计降雨量为1961年以来同期最多,整个长江流域的累计降雨量也是近60年以来的第二高。


武汉强降雨致市内多处路段出现渍水


除了累计降雨量大之外,胡啸表示,短时降雨强度大也是重要原因。比如近日接连遭遇暴雨袭击的湖北武汉,7月5日9时至6日6时,武汉江夏乌龙泉气象站最大累积降雨量达426.6毫米,1小时最大雨量达88.3毫米,是有历史记录以来单日降雨量最大值,相当于一天下了西北城市兰州(兰州年均降雨量327.7毫米)一年的雨!


那么,今年6月为何我国南方的雨会这么多呢?胡啸表示,今年5月末,南海夏季风爆发,将来自南面的温热水汽源源不断地输送到我国陆地,而北方的冷空气又不断南下,冷暖空气在长江中下游一带交汇,形成了雨带。再加之今年6月以来,副热带高压系统强度强,因此导致雨带持续时间长且相对稳定。


暴雨未“下线” 7月中旬雨带或北抬


一个多月的强降雨目前似乎并未有停歇的迹象。7日18时,中央气象台发布了今年首个暴雨橙色预警,预计7月7日20时至8日20时,江汉东部、江南北部、四川南部、贵州北部、云南西部和东北部等地的部分地区仍将有大到暴雨。


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持续上涨


这波降雨什么时候消停?胡啸表示,预计在7月10日之前,雨带将持续集中在长江中下游,而7月11日开始,雨带有望逐渐向北扩展。在目前阶段,有关部门应紧盯长江干流、太湖等流域的洪水发展,随着中小河流的水位上涨并汇集到大江大河,长江干流及中下游整个沿线和河网都有可能出现大面积超警状态,并引发地质灾害。


“例如川西高原的一些山区,安徽大别山、黄山一带,降水在山区的汇集作用强”,胡啸表示。地处四川南部攀西大裂谷地带的冕宁县,在6月26日晚9点至27日凌晨1点的7个小时里,降下暴雨到特大暴雨,部分村庄降水量超过200毫米。强降雨引发山洪和泥石流,已造成16人遇难、6人失联。而随着下一步主雨区的北抬,黄河、海河、松辽流域的洪水也应进行严密监视。


四川冕宁县暴雨引发山洪


同时,此次南方汛情也暴露出了一些灾害隐患,例如部分小型水库工程基础差、监测预警设施落后;部分地区预警信息下达不畅、责任机制不到位等。对此,复旦大学城市公共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滕五晓建议,各地应强化职能意识,加强隐患排查,对天气和水位进行密切监测,做好撤退转移和抢险救援预案,合力做好防汛抗洪抢险救灾工作。


(看看新闻Knews编辑 杨臻 翟静)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