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看·法】丰巢被"封"的20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赵沁蓝 李翔

2020-05-21 22:45:39

快递柜,原本是为暂时不在家、无法领取快递的居民提供方便的寄存设施,这一段时间来却因为行业龙头老大丰巢的收费行为被舆论推向了风口浪尖。好好的便民设施,为何会陷入“天下苦快递柜久矣”的局面,不禁引起了很多人的深思。

 

首先让我们先梳理一下丰巢公司酝酿收费的这半年时间:

 

2019年10月:丰巢公司就曾因为“诱导打赏”陷入风波,用户在取件时,会看到打赏1元保管费的提示,下方则有一行不太显眼的半透明浅色字样写着“跳过打赏”;


2020年4月30日:丰巢更是直接上线了超时收费和会员服务两项收费方案,对于超时12小时未取的快递收取0.5元/12小时,3元封顶;


2020年5月7日: 杭州东新园小区对丰巢快递柜进行断电,是全国第一个抵制丰巢超时收费的小区;


2020年5月8日:上海中环花苑小区也宣布暂停使用丰巢快递柜,其后陆续有119家上海的小区加入声援队伍;


2020年5月9日:丰巢方面发布了《会员服务说明》,将收费的原因归结为提高快递柜周转率,鼓励用户尽早取件,并向杭州东新园小区发布了声明,称将索赔相关经济损失和商誉损失。

 

其实很多人有疑惑,为何五毛钱会引来这么大的舆论反弹和集体抵制,但其实,事情还要从快递员未经允许将包裹投入快递箱开始说起。

 

以中环花苑小区为例,丰巢快递柜入驻至今大约有三年时间。三年前,小区居民们还享受着送货到家的服务,如今,到快递柜领取却变成了默认的“规矩”,这让很多人苦不堪言。

 

不过,当快递员们面对特勤员的采访时,也是一肚子委屈。他们说,此前丰巢快递柜虽然面向消费者免费,但对于快递员这一端是要针对不同大小的寄存格进行收费的。

 

根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9年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在过去的十年间,我国的快递业务量增长了26倍,但快递员人数的增长远远跟不上这一速度。不过尽管如此,法律人士依然指出,快递员未经允许将包裹投入快递柜的这一行为已经涉嫌违法。

 

微信图片_20200521223806.jpg

 

其实,快递小哥的作为让丰巢全面“背锅”并不合理,只是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于被迫到快递柜取快递这件事,很多人都是采取忍让态度的。可如今,一纸收费通知将已有的矛盾凸显了出来,也将丰巢公司推上了风口浪尖。对于收费行为,丰巢高管回应,根据合同小区物业及业委会是无权干涉的。

 

然而,说到合同,就不得不来复盘一下丰巢入驻小区的合法性问题。经过业委会交流平台“众蚁社区”统计,在上海的100余家小区中,有8成小区与丰巢公司签订的合同都不合规,没有经过业主大会的同意。

 

而针对部分合规且没有约定免费的合同,后援律师介绍,企业确实有一定的自主定价权,但如今快递柜已经成为一项和民生息息相关的基础设施,作为市场占有率高达7成的强势企业,更需考虑社会责任。5月13日,国家邮政局约谈了丰巢科技公司主要负责人,要求丰巢公司积极采取措施,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着手研究解决方案,调整完善收费机制,回应用户合理诉求。

 

特勤员在采访中也了解到,对于很多小区业主来说,并非不愿意付费。而是希望快递入柜能经过自己允许,并在合理的时间期限内支付费用。中环花苑小区业委会就提出,希望丰巢公司将免费保管时间从12小时延长到24小时。在一段时间的拉锯后,5月15日晚间,丰巢发布了第二封《用户服务调整说明》,在表达歉意的同时,承诺将协助快递员征得用户同意后投件入柜,并将免费保管时长延长到了18小时。

 

微信图片_20200521223749.jpg


在该声明发布半小时后,中环花苑小区业委会也迅速发起了投票调查,结果显示,在近1600人的投票中,仍有88%的人坚持24小时免费保管的期限。不过,小区业委会考虑再三,仍决议从5月17日起恢复丰巢快递柜的使用。不过,与此同时,小区也协调出一间闲置房间,作为自设的免费快递驿站,供业主自由选择。


初期以免费吸引用户,在迅速扩张占据市场份额之后,转过头来便开始收费,这似乎是近年来一种常见的商业模式。然而中消协指出,智能快递箱服务以消耗小区公共资源为代价,具有小区公共服务属性,因此其收费标准宜参照公共服务价格管理方式确定,而不是简单通过市场化机制来解决。希望这次丰巢风波,也能给我们一些启示。


(看看新闻Knews记者:赵沁蓝 李翔 实习编辑:钟郁林)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丰巢快递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