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警员被曝放贷千万私建别墅 警方介入调查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邓全伦

2020-03-19 14:39:38

“他以妻子名义向外放贷数千万元,以好友名义在农村租赁土地修建别墅自用,以妻姐名义购置豪车上下班;在自己任职辖区指使、纵容妻女成立、入股企业从事商业活动,并伙同其他公职人员共同接受企业主吃请……”——最近,重庆市公安局九龙坡区分局一名资深警察张明恩遭遇举报。

目前,重庆警方已介入调查。

张明恩生于1960年,今年即将退休,他从普通民警起步,曾先后任职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含谷派出所所长,龙凤(今“金凤”)派出所所长,九龙坡区公安分局治安支队支队长,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交巡警支队支队长。他目前的身份是该分局交巡警支队指挥室民警。


张明恩现为重庆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交巡警支队一名警员。


张明恩止步官场,是因涉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原局长周穷案而受到牵连。

2010年8月,原重庆市九龙坡政府区长助理、区公安分局局长周穷,因充当黑社会组织“保护伞”落马。2011年9月14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以周穷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贪污罪,挪用公款罪,伪造、买卖国家机关公文、印章罪,伪造居民身份证罪,伪造、买卖武装部队公文、证件、印章罪,私藏枪支、弹药罪,重婚罪,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50万元。

知情者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透露,在周穷受贿一罪中,行贿人名单里就有张明恩,“他曾向周穷行贿2万元”。后张明恩受到行政撤职处分,从九龙坡区交巡警支队支队长降为一名普通警员。九龙坡区交巡警支队办公室人员对看看新闻Knews记者确认说:“他的关系挂靠在我们这里的。”

警察夫妇的放贷生意

九龙坡区为重庆主城区、重庆大都市区之一,亦为重庆工业重镇,众多工业企业尤其是摩托车整车及零配件企业云集,经济总量一直稳居重庆全市前列。其背后就是强劲的民间资金需求,高利贷业务一向风生水起。

多个信源显示,张明恩夫妇很早就跻身这个行业牟利。一名举报者表示:“他利用公安机关的特殊身份,伙同妻子罗代淑进行职业放贷给民营企业,放贷金额数千万元。”

重庆企业主孙运的遭遇可谓明证。

“我2011年通过朋友认识张明恩,之前就知道他在履行公职的同时放高利贷。”孙运从事摩配制造,资金需求大,但向金融机构贷款难,于是转身求助于张明恩的民间借贷。

这些借贷都是张明恩以其妻子罗代淑甚至女儿张怡名义进行的,“我和他妻女从来没有交道的,每次借款直接找的张明恩,他和我约定利息,最开始月息是4分至6分,到后期资金量大了才降为2.5分”。孙运说,张明恩通过自己和妻子或者其他人的账户将钱打过来。


张明恩的银行转账凭证。


孙运的女儿孙思施专门统计了其父母孙运、张兴群与张明恩夫妇发生的民间借贷业务。仅从2012年1月4日至2015年2月17日的17笔打款记录来看,张明恩夫妻(包括委托其他人)共转账给张兴群、孙运(包括孙思施)合计902.99万元。

“我父母在2015年前已还利息有记录的287.31万元。”孙思施指着转账记录明细表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17笔借款在2012年6月以前的,都是月息4分通过现金支付,其中2012年6月8日、2012年9月16日、2013年7月12日、2013年9月1日、2014年2月28日等几笔,是张明恩直接把利息扣除后(俗称“砍头息”)再打过来的。

2015年5月15日,张兴群、孙运夫妇共同给张明恩、罗代淑分别出具了借条,一张是借张明恩150万元,一张是借罗代淑700万元。然而,这两张借条均没有约定利息。“这两张借条是由以前多笔借条合并来的,并不是新借的。”孙运说。

孙运夫妇给张明恩、罗代淑出具的借条均未约定利息。


后来,因孙运夫妇资金链断裂,借款本息不能按约按时兑付,罗代淑向孙运夫妇提起诉讼。

张明恩的警察身份毕竟敏感。2019年6月23日,张明恩向法院特别出具《情况说明》:“本人张明恩以下两笔通过本人银行账户的转款2012年6月28日给孙运45.5万元,2013年9月1日给孙运45.5万元,均是本人妻子罗代淑借给张兴群的,本人仅受罗代淑委托,代为转款给张兴群的丈夫孙运;以下两笔银行转款2014年7月2日转账给张兴群49900元,2015年2月17日转给张兴群10万元,也是本人妻子罗代淑借给张兴群的,本人仅受罗代淑委托代其转款;2012年11月30日本人女儿张怡转账借给张兴群的41.6万元,张怡于2013年1月12日将该笔债权转给本人,我方与张兴群约定到2013年1月12日含利息结算为44万元(记者注:月息约4分),之后的利息另计。”

2019年底,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孙运夫妇向罗代淑所借款项由孙思施掌控的重庆市精明机械厂代偿。“本息加起来超过1500万元,企业资产早被查封,我被逼入了生存绝境。”孙思施说。

任职辖区里的家属企业

投入民间放贷的巨额资金来自哪里,这是多名受访者对张明恩夫妇提出的质疑。

接近案情的人士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透露,张氏夫妇放贷的资金有一部分来自张明恩的警察同事,“张和他的同事的这些资金往来,性质属于借贷还是集资,详情不知。”

据看看新闻Knews记者调查,张明恩妻子罗代淑,近年来一直担任重庆九龙坡区珠江花园业主委员会主任。司法诉讼文书显示,罗代淑治下的业委会从2017年起一直陷入诉讼,被8名业主状告其拒绝向业主公示小区内公共区域的招商与收益情况,以及历年收支账目凭证;业主们还怀疑业委会成员的选任弄虚作假,非法进入业委会后又不顾业主利益,同意物管公司上涨物业费,未尽到维护业主利益的职责。

工商档案资料显示,在丈夫张明恩任九龙坡公安分局治安支队长期间的2009年10月27日,罗代淑注册成立重庆纵竖横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金20万元,注册地址在重庆市九龙坡区杨家坪前进路1号。罗代淑持股100%,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女儿张怡任监事;2017年3月退出,股权全部转让给其兄弟罗代敬,目前该公司已依法注销。

该企业的经营范围显示,主要从事通讯科技产品、弱电智能系统、网络设备、监控系统、通信设备、计算机软硬件的技术咨询、技术服务,以及相关产品的销售等。

罗代淑与女儿张怡2017年3月退出重庆纵竖横公司。


多名知情者说,罗代淑早年曾开过火锅馆,关停后多年来一直是家庭妇女,她成立的科技企业到底如何经营与运转对外界而言至今是谜。其现年34岁的女儿张怡及其丈夫,则分别在重庆某金融机构九龙坡支行、重庆某区检察院工作。

工商档案资料显示,张怡还在成立于2015年2月2日的重庆平国商贸有限公司任股东,占股33%,出任监事。该公司地址重庆九龙坡区九龙园区盘龙大道68号,注册资本50万元。其他两位股东为胡朝国、吴利平,分别占股34%、33%,胡为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吴为经理。

张怡持股重庆平国商贸公司33%。


胡朝国是重庆一位废旧金属回购业的老板,曾是张明恩任职时的业务管理对象,后成为的朋友。胡于2004年、2007年先后在张明恩任职的重庆市九龙坡区,成立重庆渝诚商金属回收有限责任公司、重庆利丰金属回收有限责任公司。《废旧金属收购业治安管理办法》规定,收购废旧金属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应当接受公安机关的治安业务指导和检查。

被查封的乡村别墅

事实上,张明恩性格粗犷、作风剽悍,交游甚广,被朋友开玩笑称“张土匪”。重庆满香园农家乐老板张良正,就是张明恩多年前在龙凤(今“金凤”)派出所任所长时结识的朋友,两人拜为兄弟。张良正的两个儿子称呼张明恩为“幺爸”。

满香园农家乐位于重庆市九龙坡区金凤镇海兰村11社,正是时任派出所所长张明恩的辖区。张良正多年前就在此处租赁了大量农村集体土地搞种植养殖业,经营农家乐。当地多位村民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当年租金标准很低,“每亩每年800斤稻谷”。

然而,张良正把其中一块地交给张明恩,修建起一座独栋别墅,占地约两亩,下上三层,套内面积四五百平方米,庭前房后配建了花园、果园和池塘。“为掩人耳目,张明恩对外称这个别墅是他岳母修建的,是给张良正的农家乐配套做宿舍用的。”一位和张明恩交往多年的知情者说。

张明恩的乡村别墅


近日,看看新闻Knews记者到金凤镇海兰村实地探访。这里青山苍莽、绿树成荫、风景秀丽,拥有温泉度假区、高尔夫球场、森林公园等多个生态旅游项目,该村号称重庆都市运动休闲谷的核心。但是,张明恩家的别墅在当地民居中却“鹤立鸡群”,村民都知道它为“派出所所长”张明恩拥有,他们称别墅是十多年前修的,“张明恩一家多在周末、节假日过来住一下,或招待宴请朋友,平时就交保姆看管并饲养鸡鸭”。

靠近该别墅,但见其大门紧锁,上面交叉贴着两个“金凤镇人民政府封”封条,时间填写为“2019年12月2日”。里面一只栓着铁链的大狼狗,见生人就不住地跳跃嚎叫。

“非法建筑,无任何手续,被政府查了。这次是第三次贴的封条。”一位年老的当地村民悄声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此前镇政府的查封封条曾连续两次被撕下,张明恩一家照常入住。

重庆九龙坡区金凤镇党委委员、宣传、统战委员鲁清兰,接受看看新闻Knews记者采访说,2019年上半年土地卫星执法检查中,海兰村11社别墅的违法问题被发现,其所在土地为集体建设用地属租用性质,当时以农业开发配建管理用房名义修建,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为未经批准非法占用土地,违反了《土地管理法》。

重庆市九龙坡区规划自然资源局作出处理:罚款两万元,房屋没收国有。“行政处罚决定作出后,有六个月的法定申诉期限,这个期间别墅由我们暂时查封。”鲁清兰说,目前镇里相关部门人员已到别墅现场对其采取了断水断电断气措施。

被查封的别墅铁门上贴着封条


鲁清兰不否认该别墅的实际拥有者为张明恩,但她亦表示:“从法律上说,土地使用权人是张良正。”

“张良正顶了包。”海兰村11社一位村民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违法别墅早引起了村民们的不满,“张明恩和张良正害怕被举报,近几年每年春节总会在满香园农家乐,宴请一些稍有点见识的村民,还派发红包”。

一位接受张明恩邀请多次到这座别墅做客的人士透露,别墅在2017年重新装修过一次,内饰堪称豪华,“这房子实际是张家的度假房和私人会所,出入的是公职人员和企业老板”。

惬意的撤职后警员生活

“问题”别墅能存活这么多年,知情者们表示还在于张明恩与金凤镇副镇长李正金交厚。李正金2012年起任九龙坡区征地办副主任,2016年调任金凤镇副镇长,分管经济发展、工业经济、商贸、征地拆迁、价格监督、招商引资等工作。

和张明恩、李正金均熟识的一位知情人士,称经常看见二人在一起吃喝,接受他人宴请。他曝料说:2020年1月12日中午12时,张明恩、李正金伙同九龙坡区法院执行局两名法官、巴南区公安分局交巡警支队一位副支队长,以及一位律师,驾驶两辆轿车前往九龙坡区巴福镇宏呈酒楼,在白云包房接受一位企业主温某夫妇宴请。

宏呈酒楼


席上在座8人。当天菜单显示,除了几份素菜,他们吃的是狗肉宴:红烧3斤清汤3斤,狗脚3斤狗鞭10条;喝的是企业主自带的坛装白酒;饭后还带走土鸡10只。总共消费2946元,发票开票单位重庆玖航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温某即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张明恩一行当天的菜单


对于此次宴请,温某予以确认,并接受了重庆警方监察人员的调查询问。

张明恩目前身份是九龙坡区公安分局交巡警支队指挥室民警。接近张明恩的人士说,张撤职后的警员日子过得特别惬意、悠闲,“他很少上班的,经常跟我们说,他现在的领导是他以前下属,到办公室反而让他们工作放不开手脚。他的生活日程基本是,每天下午去游泳馆游泳,然后到一家固定的茶楼喝茶,晚上则呼朋唤友喝酒,很多人找他处理交通违章、小纠纷什么的。”

看看新闻Knews记者调查发现,张明恩几年来一直开的是一辆当年售价近70万元的奔驰轿车,车主名字显示为“罗代芳”,该人正是张明恩妻子罗代淑的大姐。

此外,一名举报人举报表示,张明恩除了被查封的农村别墅之外,他家目前还拥有至少3套房屋:重庆九龙坡区珠江花园小区房屋一套,面积180平米;九龙坡区华润二十四城花园洋房一套,2018年买入时耗资300多万元;海南海花岛毗邻小区有花园洋房一套,近120平方米,现已价值300万元,该房原本为张明恩夫妇的一名债务人亲属2012年50多万元购入,2016年张明恩“逼债”以女儿名义39万元低价买下。

这位举报人说:“张明恩名下财产远远超出其收入水平,其夫妇民间放贷亦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还违法占用农村集体土地修建别墅,违反八项规定接受企业主宴请,败坏国家公职人员形象,损害党和政府的威严,这样的人该不该受到查处?”

从今年2月初开始,重庆市公安局已介入调查,责成九龙坡区公安分局对系列举报事项进行核查。该分局监察室相关人士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核查工作正在进行之中,细节不便透露,“张明恩的编制在市局,属于市管人员,我们只负责调查、核查事实,形成报告交市局,是否违纪违法如何处理,结论都由市局作出。”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邓全伦 实习编辑:李珂)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