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武汉日记㉜:鏖战36小时,结果却是未知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黄伊罕 陈瑞

2020-03-14 16:39:33

今天是3月13号,来到武汉第39天。


今天去到了武汉雷神山医院,仁济医院医疗队的驻地。此次仁济医院第二批医疗队特派4名重症专家,也就是ECMO小组,支援雷神山ICU。在重症病房,我见到了ECMO小组王维俊主任,他刚刚为一名重症患者进行了首例ECMO插管治疗。已经接近24个小时没合眼,王维俊医生拿起一盒泡面解决了一顿饭,从同事手里接过的饮料两三口就喝完了。然后就见他走进医生值班室小眯了十分钟,就又“满血”复活了。




下午4点多,王维俊拿到了首例ECMO患者的X光片,他的脸色非常沉重,这个患者疑似有气胸的症状。他立刻让护士去取来负压胸腔引流瓶装置,却并没有给患者使用。这个装置虽然对气胸症状有效果,但对新冠肺炎患者却会带来其他风险。王维俊对此很谨慎,他马上联系了仁济医院在上海的专家赵晓菁,‌‌请他一起远程会诊。同时也找到雷神山医院的影像科主任,‌‌征求他们的专业意见,临时组成了一个多学科会诊‌‌专家团。



直到晚上7点,专家团的意见才达成一致。他们认为患者的影像资料还不足以支撑‌‌气胸表达,等到明天再继续观察,看最新X光片的结果再决定是否进行有创操作,尽最大可能做到万无一失。王维俊医生说,在目前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对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救治,只能依靠现有知识体系、医疗设备技术,以及医生团队的高水平发挥。




等到离开雷神山医院时,已经是晚上8点多,王维俊整整“鏖战”了36个小时,然而结果却还是“未知”。在这里,每天类似的案例其实非常多,医生们时时刻刻为某一个患者讨论、会诊、抢救,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重症患者能够生存下来。




今天早上出门时,武汉起了大雾。我开车去武汉长江大桥,拍摄日出和城市空镜。挡风玻璃上面被雾气笼罩着,一片迷茫。而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云开雾散,晴空万里,我的驾驶视野也无比清晰了起来。我想就像眼前的重症救治一样,一定也会有云开雾散的那一天,即便不是所有病患都能等到太阳升起,但医护已经做到了问心无愧!


071.jpg


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黄伊罕


2020年3月13日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黄伊罕 陈瑞 编辑:王琳琳 傅群 实习生:赵灵)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武汉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