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武汉日记㉛:8万患者的身体是我们亿万人民的盾牌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黄伊罕 陈瑞

2020-03-13 16:08:59

3月12号,我到武汉第38天。


下午去到了同济医院光谷院区重症监护室,看到第1例ECMO脱机患者,已经在做康复操了。华山医院呼吸科主任李圣青教授告诉我,这位患者的肺部有了逐渐好转的迹象,希望通过康复操的锻炼,能够让他尽快康复出院。到时这对于重症患者来说,将是非常鼓舞人心的喜讯!


感染科陈澍教授在加班加点地紧盯着监视屏,病床上一位60多岁ECMO插管患者牵动着他的心。陈澍教授对这位重症患者先后抢救过多次,非常希望他能够坚强活下来。ECMO插管是高风险操作,必须要征得家属同意,在取得了家属的电子授权后,他看到了一线希望。


今天在方舱“康复患者群”里,有人在转发一篇新华网的报道,标题是“专家谈新冠肺炎治愈:轻症不会留后遗症,康复者不具传染性”。原标题也很直截了当,就是告诉大众:体内病毒已清除,对他人无危害,专家表示——新冠肺炎康复患者正常生活没问题。群里有病友“点赞”,也有康复患者回复说:“每个人都把这篇文章发到朋友圈,免得以后我们出去被朋友不理解。”


这其实就暴露出了疫情背面的另一个问题,传染症康复患者是否会被歧视,他们能够顺利回归社会融入生活吗?实际上在我拍摄的过程中,不断有患者对我说,你不要拍我,如果拍到的话能否帮我打马赛克?我们所有的报道也都是这样处理的,保护患者以及康复患者的隐私,减少摄制对他们正常生活的影响。那么你呢?你会歧视这些新冠肺炎康复患者吗?


微信朋友圈里,武汉同济医院心内科副教授周宁医生发了这样一段话:


“我们悲哀地发现,在最初同仇敌忾的悲怆情绪退去之后,这些痊愈的被感染者即将面临被歧视的社会问题。甚至有的老年被感染者面临被家庭遗弃而无家可归的现象。姑且不说这些度过安全隔离期的曾经的被感染者,目前已不具备有传染性。中国的这8万多被感染者,是他们用身体作为盾牌,挡住了这个人类前所未见的新型冠状病毒的第一轮攻击。尤其是3000多位罹难者,他们用身体作为战场,让现代医学第一次摸索如何与这种新型病毒交锋,给全人类积累了极为宝贵的诊疗经验。谁能保证在往后余生中我们不会碰到另外一个和Covid-19相似的病毒呢?到那个时候我们才会明白,是这8万多人用他们的身体作为试验田,促进了医学的进步,那时候我们和我们的后代,都是受益者。”


愿我们能够对新冠肺炎患者心怀敬意!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黄伊罕


2020年3月12日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黄伊罕 陈瑞 编辑:邢维 实习生:钟威虎)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