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战疫玫瑰① :女儿画画应援武汉 护士妈妈泪目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楚华 黄伊罕 刘宽漾

2020-03-08 08:00:00

5岁的陈露瑶正在给妈妈画一幅画。怕我看不懂,她很耐心地向我解释:“因为外面有新冠肺炎,我已经一个月没有出去了。妈妈去武汉救人去了。我们一家人可担心妈妈了,因为她在武汉好危险的。我画的就是医生们‘打’病毒的样子。”


屏幕快照 2020-03-06 下午5.01.42.png


就是这幅画,把朱禛菁看哭了。手机屏幕里,她不停地用手抹眼泪。


陈露瑶问她:“妈妈,你怎么了?”


朱禛菁一边抹眼泪一边说:“妈妈有点激动,妈妈想你们了。”


朱禛菁的心情,陈露瑶还不能完全体会。她只是简单地觉得,妈妈哭了,妈妈需要鼓励。于是,她在画上又写了一句话,“妈妈,加油!”


她把画再一次举起来给朱禛菁看。


朱禛菁哭得更厉害了。


屏幕快照 2020-03-06 下午6.17.58.png


朱禛菁已经离家一个多月了。2月4日,华山医院国家紧急医学救援队出发前往武汉,朱禛菁也在其中。抵达武汉之后,她的岗位在武昌方舱医院。


朱禛菁有两项工作,一项是每4小时换班的护理岗位,另一项是作为院感防控小组成员,负责医院内的感染预防和控制工作,避免交叉传染。


患者能看到她的时候,她是白色防护服里的暖心“大白”;患者看不到她的时候,她拿着A4纸不停地画草图,不停地制定流程做培训。


忙碌,停不下来的忙碌。


有一次,她对我在前方的记者同事说:“老师,您站在我面前跟我说很多话的时候,我可能已经反应不过来,就会觉得我是谁,我在哪?”说完,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不管胃口如何,每餐饭她都要强迫自己多吃,希望自己抵抗力好一点,千万不能倒下。


朱禛菁从上海出发的那天,她用手机抓拍了车窗外前来送别的丈夫。


3479e375-461c-409a-8a05-faccdcfa78fb.jpg


朱禛菁和陈裕春是华山医院的双职工,他们对这种离别的场景并不陌生。只不过,以前都是丈夫去援助,去菲律宾,去尼泊尔。朱禛菁,一直都是留守的那一个。


陈裕春说,看着妻子乘坐的那辆大巴车驶远,突然就懂了很多东西,懂了以前每次离别时,那些没有说出口的话。


屏幕快照 2020-03-06 下午5.00.41.png


朱禛菁在视频电话的那头说:“我在这一切都很好,会做好防护的,妈妈很快回来,我想你们。”


陈露瑶突然就哭了。可能是怕我看到,她用玩具小手机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屏幕快照 2020-03-07 下午8.57.37.png


自从妈妈去了武汉,陈露瑶就一直抱着妈妈给她买的玩具小兔子,白天抱着,睡觉也抱着。陈裕春一开始也不明白,女儿为什么离不开这个玩具。后来她告诉我:“等妈妈回来了,我就不用抱着兔子睡了,我抱着妈妈睡。”


这就是5岁的孩子藏在心底的担心、紧张,还有思念。


所以,坚强的战“疫”玫瑰,请一定平安归来。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楚华 黄伊罕 刘宽漾 实习编辑:霍慧娴)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画画应援武汉病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