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巴黎圣母院,拿什么“拯救”你?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陈彬

2020-01-07 17:10:05

巴黎圣母院是雨果笔下的教堂皇后,哥特式教堂的经典教科书。它位于巴黎的心脏位置,是法国挂在胸前的耀眼徽章。

巴黎人习惯了它的存在,也习惯了它门前广场上游人如织的热闹景象。

p1.jpg


然而这一切,在2019年4月15日傍晚戛然而止。一场大火,令这座拥有850多年历史的教堂满目疮痍。时隔近九个月,巴黎圣母院的清理工作进展如何?后续修复又有哪些难点?让我们跟随看看新闻Knews记者的镜头,一起重返现场,寻找答案。

家住巴黎圣母院附近的法国画家西蒙,当时看到电视里大火燃烧的画面,还来不及整理情绪,就本能地冲下楼,向巴黎圣母院跑去。

p2.jpg


西蒙回忆说,“我们马上跑到了桥上试图帮忙救火,然后我们眼睁睁看着塔尖塌下来,如同一把刀子插在我们法国人心里。”

塔尖倒塌,屋顶烧毁,本以为是永恒的存在,却转眼付之一炬。悲剧突如其来,令法国人猝不及防。

p3.jpg


大火燃烧了15个小时后才被扑灭。所幸,建筑主体部分得以幸存,不少珍贵的艺术品和文物也被抢救了出来。

巴黎圣母院主教肖维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细数:“圣母玛利亚雕像是巴黎圣母院的‘女主人’,非常幸运的是它没有在火灾中损坏。荆棘皇冠是耶稣在十字架上戴的皇冠,所以对基督教和天主教来说是重要的圣物,它也没有损坏,现在保存在卢浮宫。”

原先被安置在塔尖上、象征法国的大公鸡风向标,也在废墟中被找到。这个被誉为法国人精神"避雷针"的雕塑,如今正在巴黎建筑博物馆展出。

p6.jpg


巴黎建筑和遗产博物馆策展人霍夫曼希望,这次展览能够让观众了解文物修复的发展进程,同时引发人们思考如何修复和保护古建筑。

然而对法国人而言,巴黎圣母院远不只是建筑瑰宝、艺术品的陈列室。八百多年来,它以更具体的形式融入成了当地人的生活,成为他们的文化导师、精神寄托。

西蒙在孩童时代就经常由父亲带着在塞纳河的桥上散步,画一些速写。他还记得画过一幅巴黎圣母院,就站在著名画家马蒂斯当年画巴黎圣母院的同一个地方。

十几岁的时候,西蒙经常在周日晚上,去巴黎圣母院听管风琴音乐会,他开始了解巴赫、管风琴,也是在那里听音乐会时,他写下了自己的第一首诗。

在巴黎圣母院接受了艺术启蒙的西蒙,是火灾时第一个用画笔纪录灾难的画家;火灾后,他也坚持每天到塞纳河畔,为圣母院写生。

和以往画作不同的是,如今,西蒙的画上多了扎眼的吊车、起重机和脚手架。

bf0374a819768b294ee5d76d8c26a726.jpg

五万根脚手架管,在火灾前是为了维修巴黎圣母院而安装的,如今却成了清理工作的最大风险。一旦在拆除过程中不小心坠落,可能砸中圣母院的三个拱顶,导致这座古建筑结构受损。巴黎圣母院院长估计,教堂结构完整保存下来的可能性只有50%。

假设清理过程一切顺利,修复工作也要到2021才能正式开始。而替换受损砖块、修复并加固拱顶和墙体,也是耗时耗力的精细活儿。

至于最后如何重建,是依样还原,还是引入现代设计和材料,仍是一个未知数。

前法国文化与交流部文物建筑总监穆栋说:“如何重建塔尖屋顶,是使用木质结构,还是混凝土结构?钢筋也是一个选项,但可能太轻,所以现在还在研究和决定的阶段。”

p8.jpg


火灾后,法国总统马克龙曾多次承诺,将在五年内,让巴黎圣母院浴火重生。去年11月访华期间,马克龙促成巴黎圣母院与中国国家文物局的合作,中国将派遣文物专家参与现场修复工作。

虽然重建工作困难重重,但不少专家认为,马克龙的“五年之约”仍有望实现。

前法国文化与交流部文物建筑总监穆栋解释说,从技术的角度讲,重建尖顶和整个屋架结构,修复拱顶、修复电缆需要至少四年,后续还要进行大量的维护和修缮。但是在五年或者说四年半之后,还是可以让巴黎圣母院重新对公众开放。

p9.jpg


不过眼下,资金成了大难题。

尽管在灾后的筹款活动中,全社会总承诺捐赠额高达8.5亿欧元,但目前实际到位的资金还不到十分之一。

好在,许多巴黎人正自发行动起来,西蒙也是其中之一。火灾至今,他已经为“受伤”的巴黎圣母院画了18副油画。他将画作出售,所得款项悉数捐给了圣母院的修复工作。

西蒙说:“我希望用这些画记录巴黎圣母院日复一日的变化,从清理到搭建第一个加固保护罩,我想跟进整个过程,几周、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用画笔来为巴黎圣母院拍照,直到整个修复工程完工。”

a250458dcb062e4ee1d1ca95f50425e4.jpg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陈彬 编辑:陈砚青 方舒 实习编辑:陆熠)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巴黎圣母院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