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水下·你未见的中国④:高原秘境

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19-10-03 22:30:29

“传说泸沽湖底有金柱子、湖底的鱼长得像猪槽船。”


“有神龙,湖底有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花。”


“很大的会流金眼泪的神蛇。”


“有金身菩萨。”


“有一条巨大的神鱼。”

 

在摩梭人的眼里,泸沽湖的水下,是色彩斑斓的神话世界,关于水下的传说由来已久。


位于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的泸沽湖

 

近2000年的时间里,泸沽湖和沿湖而居的摩梭人一同,因群山环绕的地理环境,而被世间遗忘在了滇蜀交界的高原之上。与世隔绝成就了泸沽湖的极净之美,同时也孕育了摩梭人的神秘文化——他们至今保留走婚习俗。

 

虽然摩梭人视泸沽湖为母亲湖,但他们从未探索水面之下。所以这一次,摄制组将要揭开这片水域的神秘面纱。但在下水之前,还必须找到一位重要人物。

 

为了他,摄制组驱车近五小时前往。


阿布高汝与孙子支古旦史

 

“这个是祭祀水神用的,祭祀了水神以后,水神就不会因为我们做的事情,而伤害我们。”摄制组到达的时候,阿布高汝正在给孙子支古旦史讲解着祭祀法器的用处。

 

“那这个是做什么用的?”支古旦史指着一个铃铛模样的法器询问到。

 

“这个是安快(铃铛),是诵经时候使用的。”说着,阿布高汝便摇起铃铛,开始诵经。

 

阿布高汝便是此次我们要寻找的人,他的身份是达巴,这些法器传到他手中已历经四代。

 

达巴教是摩梭人的原始宗教,而达巴,是唯一能够与神灵沟通的祭师。一代代达巴,精通宗教、历史、文化、医术,不用文字,不用经书,口口相传,延续至今。


泸沽湖是摩梭人心中的圣湖,此次水下拍摄前无古人,作为当地最有威望的达巴,83岁的阿布高汝决定亲自出马,祭告水神。


泸沽湖边祭祀水神

 

仪式必须在湖边进行,以便达巴能够与神灵对话。在长达两个小时的时间里,达巴的诵经不能停顿、不可被打扰。

 

“水神,今天所做的这件事情不要伤到他们。”


“火烟的味道飘到天地间,请把污浊净化。”


“火烟的味道飘到水中,请把污浊净化。”


……

 

两个小时后,仪式完成。

 

潜水员换好装备准备下水,达巴阿布高汝站在岸边目送他们,并且让潜水员放心,一些都会顺利顺利,没有问题。

 

下潜,泸沽湖的水底世界,第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


泸沽湖的水底世界

 

独特的高原环境,孕育了独一无二的水下世界。能见度接近20米,阳光直射,水波摇曳,让水下如梦斑斓。

 

水下森林,也通过玻璃罩里的眼睛,与外面的世界,初次见面。


泸沽湖的海草花

 

这是海草花,花茎最长可达10米,根茎沉水,花吻水面,它们的习性,就如它们的样貌一般浪漫:水若不清,不生;日落沉入水下而眠,第二天迎着朝阳,又回到人们的视线。


泸沽湖的水下草原

 

这大概便是水下的草原了。毛茸茸的毯子下面,不知藏着怎样的秘密。

 

出于好奇,潜水员尝试进去看看,把整个身子都埋了进去,却依然无法触底。

 

泸沽湖的水下,有太多未知和神奇。那么金柱子、龙宫、还有那些神奇的生物,是否真的存在?

 

“支古旦史进来点灯。”达巴阿布高汝招呼孙子支古旦史。饭前的仪式,对于阿布高汝来说必不可少。孙子支古旦史这几天放假在家,阿布高汝就尽量带着他参与其中。因为阿布高汝今年已经83岁了,记性开始变差,他知道,是时候找一个接班人了。而在孙辈中,年纪最小的支古旦史是唯一还有希望继承达巴的人。

 

一代代达巴,在很小的时候就要开始进行各项科目的学习。阿布高汝自己便是五岁起就开始接受系统训练。他知道孙子支古旦史再不开始学习,就真的来不及了。

 

但年轻的支古旦史,其实并不喜欢别人给自己预设达巴继承人的角色。

 

“我不想学这个。虽然达巴在我们摩梭是一个很重要的文化。可是的话,现在这个时代,已经不是很需要这种东西了。”支古旦史这样对我们说道。

 

比起学习达巴,支古旦史对于外界的新鲜事物更有兴趣。

 

导演:“支古旦史,你怎么在拍猪?”


支古旦史:“我要把它上传到抖音上。”


导演:“这个有人看吗?”


支古旦史:“肯定会有的,因为猪这么可爱。”

 

支古旦史玩得不亦乐乎,达巴阿布高汝在一旁看得云里雾里。


达巴阿布高汝并不知道孙子在捣鼓些什么

 

达巴不知道孙子在捣鼓些什么,而支古旦史也明白,他的世界,祖辈父辈们并不能理解。就像对于泸沽湖的水下,他也有着自己的看法。金柱子、龙宫、还有那些神奇的生物,他从来都不信。

 

“我只是当它是一种传说。因为我觉得这个很不现实,如果真的有的话,人类现在肯定早就发现了。”年轻的支古旦史在互联网时代成长。和祖辈们不同,他的身上正在发生着改变。

 

事实上,整个泸沽湖,也在经历着变迁。

 

游客向往神秘的摩梭文化,汹涌而来。他们带来了财富,也带来了冲击。就连海草花,也连同摩梭人的走婚文化一起,被炒作和误解裹挟着,得了“水性杨花”的名字。

 

泸沽湖边的老一辈们,对于游客们把走婚文化解读成“水性杨花”都感到很气愤,这其中就包括达巴阿布高汝。“我们摩梭也是一夫一妻的,对于外界说走婚就是男女关系混乱,我是很不高兴的。”

 

真正的摩梭文化,似乎变成了一种形式,一场噱头,一个盛装金币的容器。

 

最沿湖的房子变成了客栈,真正的摩梭人,向后退居。

 

外来文化和传统文化的冲撞,也是年轻人内心的冲撞。

 

支古旦史第二天就要回县城的学校上课了,走之前,爷爷找他谈了一次话。

 

达巴阿布高汝询问孙子今后的打算,支古旦史并不准备隐瞒自己的想法:“我现在在上初中,以后念一个好一点的高中,还要考一个好的大学,然后找一份好工作。要是学达巴的话,我肯定饭都吃不上了。”支古旦史知道爷爷的心思,但他更想自己选择未来。

 

对泸沽湖水下神秘世界的向往,大概也只存在于老一辈的身上。

 

一艘猪槽船的主人,给了我们一个新的线索,他坚持将我们带往湖心的里务比岛。

 

“我们老人说,下面是一个村庄,天气好的时候,下面金色的柱子都看得到。”随着不断靠近里务比岛,声呐仪器显示的深度变化,越来越频繁,说明这里水下的地形非常复杂。

 

下潜,15米,找到了躺在水底半个世纪的巨木。

 

20米,光线已经昏暗,视线里出现了扬沙和浮游藻类。

 

50米,触到湖底,犹如行走在月球。

 

离开泸沽湖之前,我们拉起幕布,将拍摄的水下素材,放映给世代生活在这里的摩梭村民。


泸沽湖水下放映会

 

没有龙宫、没有金柱子,水下世界的样子在支古旦史的意料之中。但我们未见老一辈人脸上有一丝不解或失望。

 

“泸沽湖水下,花儿、草儿、树儿都有,都特别好看。”


“虽然没有拍到龙宫、金柱子这些,但是我心里知道这些东西是存在的。”


“这些美好的事物是在我们心里的。”

 

流传百年的神话故事,有些人视为精神信仰,有些人选择理性对待。


老一辈的摩梭人

 

如今,生活在泸沽湖周边的摩梭人慢慢减少。互联网的发展,让其中的年轻人,向往外面的世界。文化的冲击于他们而言,是一个放下传统走向现代文明的自然过程,他们坦然接受。

 

而对老一辈而言,他们叹息这种改变,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内心的纯净。童话般美好的水下世界,根植在他们心里,至于它是否真的存在,却已不那么重要。

相关新闻

关键字:水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