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全县第一名考进清华 “寒门贵子”为何焦虑不断?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抒灵 李响

2019-08-23 09:00:54

去年冬天,云南省禄劝一中和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中样板校成都七中对接的“直播班”教学模式引起了全网热议。一根网线和一块屏幕,打破了由于地域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衡,为贫困山区的孩子走出大山打开了一扇门。


去年年底,我来到禄劝,感受了禄劝一中孩子们的“607”备考生活——早上六点起,晚上零点睡,一周七天循环。今年,禄劝一中今年高考再次传来捷报,一本上线115人,网络直播班一本上线率达到百分之百。当时我见过的那群孩子纷纷发来了好消息,不少人都收到了梦想学校的录取通知书。这个夏天,我再一次前往禄劝,去看一看他们的变化。


我最先见到的人是李维国。他今年考了666分,是全县第一名,被清华大学艺术史论专业录取。和通知书一起寄到的是一张中国银行的借记卡。整个禄劝县都没有中国银行的营业网点,为了激活这张学费卡,维国专程跑了一趟昆明市区。


李维国帮亲戚务农


维国的姐姐初中毕业就在昆明打散工,母亲在昆明的建筑工地上干活,父亲去年因意外去世,全家年收入只有一万五千元。母亲和姐姐把希望都放在了维国的身上。姐姐维芬告诉我,弟弟从小学习好,不让人操心,因此他的决定,全家人都会支持。


其实这已经是李维国第二次参加高考了。去年,他考取了华东政法大学,但是他自己并不满意,又复读了一年。“我觉得凭自己的实力可以考更好的学校。”然而今年考上了清华,他却有了新的烦恼,“艺术史论我真的不懂,连喜欢不喜欢都说不上,也不知道将来读起来会怎么样。”


填志愿的时候,李维国就已经很明确地知道,自己的成绩如果进了清华,大概率会被艺术史论专业录取。究竟是不是要填报这个专业,他也咨询过我的意见。我试图从他的爱好中寻找他喜欢的专业和未来的就业方向。但李维国和他的很多同学一样,从小一心求学,完全没有意识也没有经济条件培养自己的兴趣爱好。除了帮家里人务农外,他在这个假期就是希望自己能多读几本书,尽可能跟上未来同学的脚步。


毫无疑问,“直播班”让他们有了与发达地区学生同台竞争的信心,但也让他们早早地看到了自身的不足。“清华嘛,那肯定都是全国顶尖的同学,我这种贫困山区出去的,又没有见过什么世面,又没有什么特长,肯定会比他们差一截。”这是李维国去清华报到之前最担心的一件事。本周,李维国已经赴清华报到并完成了开学英语分级考试。他给我发来消息,表示“听力全卷都是蒙的”。


李维国被清华大学录取


这个暑假,同班同学朱先玉比李维国更加忙碌。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在餐馆做服务员。暑假至今,她已经辗转打了三份工。虽然父亲已经为她准备好了第一学年的学费,但是她暗下决心,生活费全部靠自己。


“高考结束的第一份工是给客户推销手机月费套餐,我打了一整天的电话,耳朵里都嗡嗡的,可是一单都没销出去,挣不到钱。”先玉迅速换了一份工作,在鞋店里卖鞋。这份工作总算是挣到了一些钱,但是辛苦程度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因为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必须整天都在店里,所以连厕所都不敢上。我开始几天就饿着自己,不吃饭。”如今这份餐馆服务员的工作,在先玉看来已经算是十分轻松的了。


初入社会,先玉就体会到了生活的不易。但是我觉得她明显比上一次看起来漂亮了一些,化着淡妆,戴着耳环和项链,在人群中非常显眼。她告诉我,首饰是妈妈送的18岁生日礼物,而化妆则是她送给自己的成人礼,“我觉得现在上班了,应该要化点妆,注意形象。”


上一次见面时,先玉告诉我,她想考一所北京的大学。然而,考分是残酷的,去北京上大学对她来说已经是一个“性价比”很低的选择了。“我比一本线高了20分,去不了名校了,如果只是去一个大城市的二流学校,花费肯定很多,不值得。”和家人商量之后,她填报了云南师范大学,并被新闻系录取。她第一时间把录取结果告诉了我:“说不定我们以后就是同行啦。”


记者与禄劝一中部分应届生的合影


李维国和朱先玉都是禄劝一中文科网络培优班的。他们班的班长滕江明被江西师范大学的历史专业(定向西藏)录取,毕业后将去往西藏工作六年。填报志愿阶段,我有些担心他无法适应西藏的自然环境,提醒他谨慎考虑。但他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选择,还开玩笑对我说:“一毕业国家就给分配工作,有这么好的事,爸妈都不用操心了。”


“直播班”打开了贫困山区“教育改变命运”的天窗。禄劝县教育局局长王开富告诉我,目前禄劝的所有初中也都已经实现了全录播教育,今年的中考成绩又实现了零的突破,每个初中都有500分以上的同学。


“因为特别重视教育,我们禄劝现在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王开富告诉我。今年暑假,县里要求初中毕业生百分之百就读高中阶段,哪怕不能读普高,也一定要读上职高。目前,全县还有800多名学生的升学问题没有落实。为此,王开富要求每一所初中学校的老师责任到人,确保学生们能够顺利升学。


王开富局长为学生炒洋芋片


“我们实施的是‘三免一补’,学生读高中是不用交学费、住宿费和课本费的,除此之外财政还会补贴。”如果完成了县里的要求,禄劝县就相当于实现了十二年义务教育。“在我们这样的贫困地区,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说到这里,王开富深感自豪。今年,禄劝县已经成功脱贫摘帽。王开富认为,像禄劝这样的山区,唯有通过读书改变命运,阻断代际贫困,才能真正实现脱贫致富。


暑期即将结束,禄劝的应届高中毕业生们已经打点好行囊,准备迎接人生新的挑战。今年九月,禄劝一中“直播班”的屏幕又将再次亮起,这里将继续书写教育扶贫新的奇迹。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抒灵 李响 编辑:傅群)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寒门贵子清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