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丁香花园前世主人”的若干种说法,您倾向于那种?

邱力立

2019-08-16 15:06:18

在上海老洋房这个内容丰富且又夺人眼球的大话题中,丁香花园一直以来都以其美观典雅的英式建筑外形以及浓郁深厚的历史人文底蕴吸引着一批又一批南来北往的游客慕名而来,而有关于它那扑朔迷离的身世则更是成为了许多历史或建筑爱好者在茶余饭后喜欢谈论的话资,大多数人喜好把它称之为清末洋务派重臣李鸿章的“金屋藏娇”之地,而对此“稍有研究者”则会出来“纠正”这其实只是李鸿章之子李经迈与其母亲莫氏的住所,后来更有学者甚至全盘否认了丁香花园曾为李鸿章家族旧宅的说法…事实的真 相究竟如何?笔者将在本篇中逐一为大家抽丝剥茧。


1.JPG

丁香花园(一)


“金屋藏娇说”是至今人们在谈到“丁香花园”时仍使用频率极高的一种说法,其中大致的故事情节为“丁香曾为李鸿章手下某阵亡淮军将士的遗孤,被李鸿章收为小妾后因与其在天津的家族成员不睦而被李鸿章安置到上海并为其建造住所,时正巧李鸿章在徐家汇路(后曾改名海格路,即现华山路)置办土地甚多,故而丁香的这个家也就安在了徐家汇路上,由此丁香花园也就被建造起来了”。这个故事虽然被较多引用但未必就是历史的真相,果然就在这种说法风靡沪上后不久,就有不少学者对此提出了质疑看法,质疑焦点主要有三:1、在李鸿章的家族史料中并未查到有“丁香”此人,2、在李鸿章的遗产名录中也未有查到有“丁香花园”这处产业,3、“丁香花园”中有“龙的造型”,这是作为晚清大员的李鸿章所万万不敢僭 越的。


2.JPG

丁香花园中的“龙”


针对以上这三个疑点,“李经迈住所说”又开始逐步进入了大家的视野,这种说法的主角由“李鸿章与丁香”转换到了“李经迈与莫氏夫人”,称“丁香花园”实则是当时在李经迈手中置办下的产业。李经迈是李鸿章的莫氏夫人所生,莫氏原是李鸿章继室赵氏夫人的丫鬟,后来被李鸿章收房做了侧室,从这点上来讲这位莫氏夫人的身份倒与那位传说中的“丁香”颇为相似,而“丁香”的故事也极有可能就是从这位莫氏夫人的事迹中演绎出来的。


3.JPG

丁香花园(二)


而就在这个看似颇能令人信服的“李经迈说”渐渐为大家所接收的同时,擅长写作老上海豪门旧事的宋路霞老师又通过自己的考证与搜集对此表达出了另一个“石破天惊”的观点,即“我们习惯意义上的丁香花园实则和李鸿章家族没有任何关系,而真正意义上李家的丁香花园实则另有别址”,据宋路霞所著《上海望族》一书中内容所述“李鸿章1901年去世后,李经迈的确把他的母亲莫氏从天津接来上海,在现华山路为之建造了一处花园豪宅,但不是在丁香花园的位置,而是在现华山路长乐路口,是一栋淡黄色的西班牙式的三层漂亮洋房…莫氏在此一直住到去世…”,宋老师的这个观点为大家了解丁香花园又提供了一个崭新的线索,姑且不论其是否就是“丁香花园最终板上钉钉的真相”,但有一点我们至少能够肯定,即昔日的李鸿章家族与华山路颇有渊源,纵观这条马路的历史,它因抵御太平军进攻上海而起,淮军的大队人马曾从这里成群而过,战后这里又成为了名门望族富商巨贾们喜欢置业造房之所,单就李鸿章家族而言,与之有关的就有枕流公寓,李鸿章祠堂(现复旦中学所在地),李鸿章衣冠冢(安福路318号近华山路),孙家花园(现华山路831号近武康路,该地块原为李鸿章家族所有,后转让给孙多森孙多鑫)等,由此可见过去曾说到的“半条华山路都是李家的”也绝非空穴来风。


4.JPG

宋路霞认为的“丁香花园的真身”如今被淹没在一片绿荫与灰色围栏之中


101e8ec39fb45229381cd3247cc8908c.jpg

枕流公寓


6.JPG

复旦中学


7.JPG

华山路武康路口孙家花园旧址


如果我们假设上述宋老师所考证的“丁香花园与李鸿章家族并无关联”就是事实的话,那我们现在习惯意义上“丁香花园”的真正旧主究竟又是谁呢?对此笔者通过1918年版《字林西报行号簿》做了一番查证,结果在与现在的“丁香花园”(华山路849号)相近的地方,即在当时的徐家汇859号的位置上,笔者查到了这里曾经的住户为Mr.&.Mrs.Calder-Marshall,而这位Calder.S.J在行号簿中所对应的工作是“开滦矿务局”的一位管理人员(行号簿中登记的Galder有两位,另一位Calder.W.M所对应的工作是工部局警务处的一名警员;Marshall也有多位,她们分别在亚细亚火油公司、江南造船所、中国通商银行等单位工作),这就又能和李鸿章产生些许关联了,因为这个“开滦矿务局”的主要前身就是由李鸿章在洋务运动时期委派轮船招商局总办唐廷枢创建官督商办的开平矿务局,我们设想当时的情况是否有可能是这样的”开平矿务局创办后在当时的徐家汇路上为其管理人员置地造房,而这块用于造房的土地正是由李鸿章因该企业与自身的关系而“友情赞助”的,故而后来在大家的口口相传下,这一片也就演变成了李鸿章金屋藏娇的丁香花园”?以上仅是笔者的推测,仅供参考。


1a88fe903228bfd41a60d10d1885a43b.jpg

a6f7994f461fd7b36421b4bdacd18152.jpg

2cc021cdceded5384529e1c8eb33dc64.jpg

14c2409d9d34fbc90ec88e25403b6c24.jpg

1918年版《字林西报行号簿》相关资料


无论“丁香花园”最终是否真与李鸿章家族有关,这处宝地在40年代初叶时还曾与中国电影结过缘倒是不争的事实,据由上海多位名家一起合编的《上海百年名楼名宅》一书中所述“丁香花园产权(曾)转归新华影业老板张善琨所有,张善琨后又将丁香花园改建为电影摄影基地…今丁香花园内的绿色琉璃龙墙就是当时为拍电影增建的”,如此丁香花园内“龙墙”由来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12.JPG

因电影而建的丁香花园中的“龙墙”


“丁香花园”在抗战胜利后曾一度成为当时邮政储金汇业局的办公所在地,身为该局局长的刘攻芸曾在此办公,而这位刘攻芸乃李鸿章的侄孙女婿,故而这也就吸引了不少李鸿章家族的后代们时常“光临于此”,在宋路霞老师《上海望族》一书中也把这项列为了“后世把丁香花园误传成是李家的”原因之一。


以上罗列的便是目前对于“丁香花园前世主人身份”的全部说法,孰是孰非相信在各位读者的内心之中也一定已经有了各自的看法,“丁香花园的真 相”究竟如何?让我们继续拭目以待…...


13.JPG

丁香花园(三)


—END—


本文亦在笔者微信公众号“王阳明66 说上海”中发布,集笔者“数年走访收集总结之精华”的新书《觅.境—旧时光里的上海滩》已与广大读者见面,现各大网店有售,大家如感兴趣可以关注,如需要笔者的“签名本”也可在公众号“王阳明66 说上海”中进行留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