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史上最“丧”哪吒?我才不是别人家的乖小孩!

看看新闻Knews实习记者 卜阳芳 芦艺

2019-08-01 09:14:09

7月31日,《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票房超12亿,成为国产动画电影新票房冠军。


在《哪吒》疯狂刷新动画电影的记录中,有你的一份吗?


看看新闻Knews记者走访上海红鲤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专访CEO戈弋,探寻这部动画电影背后“上海制造”的故事。

6秒镜头,6个月特效

“从红鲤成立的那一天开始,我和(导演)饺子就已经认识了。当时看到剧本的时候,就觉得非常激动,这种经历几乎是没有的。从那天开始我就打算红鲤要全心全程地参与这部电影的制作。”


回忆起刚看到《哪吒》剧本时的情形,戈弋兴奋不已。红鲤动画作为电影《哪吒》唯一在上海的主力制作公司,参与过程长达3年。



电影中,“万鳞甲”“踢毽子”“火焰莲花”等精彩的特效均来自红鲤的制作团队。“一部电影6000多秒,14多万帧,每一帧平均渲染五六个小时,场面大的甚至要十几个小时,而这只是一遍,我们有一个镜头6秒钟,特效整整做了6个月。”戈弋说,“我们的员工都已经达到了体能极限,加上精神压力,有个别的极少的已经受不了离开了。好在,大多数做电影行业的人都有梦想,大多数今天是痛苦的,然后明天稍微休息两三个小时,振奋精神以后又继续投入到工作中。”


做申公豹变成豹子头的特效师,就因为“离职”和“命中注定”上了热搜。当时在红鲤制作“申公豹”后期的特效师,因为承受不了强压选择离职,结果到了新下家还是要他继续做“申公豹”,网友调侃“冤有头,豹有主”,最后还是让他给“磨”出来了。

我才不是别人家的乖小孩

一千个观众心中有一千个哪吒。而此次的哪吒形象更是打破常规,以“烟熏妆”“鲨鱼牙”世面。戈弋和我们谈到这一形象时说:“我觉得这版是一个最好的哪吒,因为这是一个故事。它讲的是‘反叛和打破成见’。哪吒‘生而为魔’,这不是他选择的。因此他在形象上需要带一点点‘丧文化’,带一点点邪气,让观众在视觉上第一感觉‘他不是我们认为的好孩子’,然后在影片中用剧情来让观众喜欢他、接受他。”



从如今一路高涨的票房中,我们确实看到了观众的支持。“这次《哪吒》的成功,整个动漫行业都为它喝彩,不管参与的没有参与的。我觉得众筹众志众力,这才是真正的国漫之光。”

不认命,也是国漫的命

《人民日报》在快评中提及:从“最丑哪吒”开始,期待国产动画开启“封神宇宙”。戈弋对此说:“其实宇宙一直存在,它应该有更多的星星。我们现在打造的是在宇宙当中的一颗一颗恒星。现阶段,它是孤立的,等到宇宙打造出更多像《哪吒》这样的恒星级作品,这个宇宙就慢慢地会建立。中国的神话体系一直是个宇宙。”



“哪吒的命是不认命,而国漫的命运,也在抗争的过程中,也在打破成见的过程中。”戈弋谈到“命运”这一话题时,眼含光芒和我们说道,“我所谓的成见,是好莱坞的东西,是根深蒂固地感觉到(他们)比我们优秀,比我们强,就像别人家的孩子。我们成长在自己的国家下面,(国漫)是属于中国文化的一部分。这不是一朝一夕,或者一部《哪吒》就能打破成见的。电影里面可以靠剧情,但是现实中我们要靠自己的努力。”
比如红鲤动画参与制作的《风雨咒》(2018年已上映)



红鲤正在开发尝试的原创作品——暗黑硬核武侠风《火与刃》



以及清新秀丽童话风《山海异世录》



提到日后的愿景,戈弋很“燃”:“我是上海人,我的根在这里,我的事业也在这里。未来我要靠电影来打磨公司,打造制作团队,让它更优秀,因为这还不是终点。我昨天刚和导演聊天,我们都觉得下一部要更牛。”

(看看新闻Knews实习记者:卜阳芳 芦艺 影像记者:徐玮 编辑:傅群)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哪吒魔童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