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章莹颖案量刑第二天 部分照片首公开 被告当庭哭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涛峰 霍卿铨

2019-07-10 14:23:58

美国当地时间9号上午,章莹颖案被告克里斯滕森的量刑阶段庭审进入第二天。陪审团听取了章莹颖的男友侯霄霖以及她父母等人的证词。当天在庭审现场,被告克里斯滕森低头哭泣。



庭审现场,一个细节引起法庭陪审团和旁听民众注意。


在此前庭审中,被告克里斯滕森在检方展示案件证据时,要么眼睛一直向下看或者闭着眼睛,而在这次庭审时,克里斯滕森在法庭上低头流泪抽泣,其律师还不停地递纸巾给他擦眼泪。


对此,章莹颖家庭援助志愿者表示,确实注意到被告在哭,但很怀疑他是在假装哭泣。



章莹颖的男友侯霄霖作证时说:“章莹颖乒乓球打得很好,羽毛球打得不好,但她很享受。”“她喜欢去美国,想在那里做更好的研究,同时学习另一种不同的文化。”他还表示,两人原本计划在2017年10月结婚。

 


对于章莹颖的死,侯霄霖说,这对她的父母来说尤其沉重。


“章莹颖是他们的一切,因此一直对未来充满希望。现在他们失去了未来。他们现在吃不下,睡不着。”侯霄霖说,她的母亲几乎每天都在哭,自己“非常担心他们”。


侯霄霖说,他试着帮助他们继续好好生活下去,“但现在没有找到章莹颖,他能怎么做呢”,而他们“唯一的愿望就是找到章莹颖,把她带回家。”


“章莹颖父母感到无助”, 侯霄霖说,“他们一直在责备自己,并誓言’永远不会放弃找到她的希望‘。”



对侯霄霖来说,失去章莹颖“完全改变了人生轨迹”。她是侯霄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尤其是知道被告对她所做的事情的真相”,“太残忍、太痛苦了”。



而在这一点上,辩方提出了反对,并要求法官宣布流审,理由是在量刑阶段,家人作证只是证明被害人的失踪或死亡对家人造成痛苦,但不允许提及被告、其罪行和建议刑罚。


法官为此宣布休庭。经过法官和双方律师协商,最终法官驳回辩方这项动议,同时指示陪审团忽略证词中提到被告的那两句话。这是辩方律师无所不用其极的再次表现。

 

法官吉姆·沙迪德说:“我不认为这会上升到误判的程度。不会有人会因这一证词而感到意外”。



评审团还观看了章莹颖另一位大学朋友吴爽的视频采访。

 

吴爽说,章莹颖很爱她的家庭,章莹颖的妈妈不希望她出国留学,而是希望她留在中国工作。吴爽说,章莹颖有“很强的自律能力”,虽然“从外表看她又瘦又小”,但她有“很强的独立性和想法”。她“从未放弃出国留学的梦想”,“几乎总是主动照顾别人”。

 

吴爽说,章莹颖还邀请自己去玩或者滑雪,给自己带来了新的体验。“她对生活充满正能量。”吴爽说,所以当章莹颖失踪时,她很惊讶她会坐进一个陌生人的车里。“我非常震惊,”她并补充说,章莹颖其实有很强的自我保护意识。“直到今天,我们还没有接受这个事实,也还没有从悲痛中恢复过来。”

 


9号下午,章莹颖的父亲和母亲在法庭上做了一段感人的证词,还有一段视频。


当章莹颖的父亲看到他们夫妇二人和女儿一起站在南平高铁站的照片,并被问起这是不是他们与章莹颖分别前最后一张照片时,他一度哽咽,讲不下去,哭了起来。“没有她,我的生活不会完整。”

 


“她是一个非常好的孩子,”章莹颖的母亲说,“就她的年龄而言,她总是很成熟,她是一个优秀的学生。”她说章莹颖会帮忙做家务,不需要别人要求,她会主动做完家庭作业。当学校要求捐款时,章莹颖会伸出援手,并会给更多需要帮助的学生提供经济援助。

 

“我该怎么生活下去呢?”章莹颖的妈妈问。“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她边哭边说,她对章莹颖的男朋友很满意,期待着他们结婚。“我也很想看到她穿着婚纱。”她说,她不能再去参加婚礼了。

 


联邦检察官当天传唤了最后的证人,从10号开始,克里斯滕森的辩护团队将传唤自己的证人。      


(编辑:陈钦)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章莹颖案美国量刑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