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女婿推“世纪协议” 巴批“丧权辱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章一叶

2019-06-24 15:58:08

6月22日,酝酿两年多的美国中东和平新方案,终于撩开半侧面纱。


当天,白宫在网站上发布了这份被称为“世纪协议”的新方案中的经济部分,名为“和平促繁荣”,主要目标包括:


10年筹资500亿美元投资巴勒斯坦地区


为巴勒斯坦人创造100万个工作岗位


将巴勒斯坦失业率降至接近个位数


将巴勒斯坦贫困率降低50%


本月25-26日,美国和巴林将联合举办“和平促繁荣”经济研讨会,特朗普大女婿、美国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将在会上推介这一方案。


巴勒斯坦坚决反对、阿拉伯世界应者寥寥,就连以色列也半推半就缺乏热情。特朗普政府酝酿的这版中东和平方案,前景和巴以和平一样,缥缈无常。



从五次中东战争的生死存亡,到《奥斯陆协议》的“土地换和平”,巴以历经70年恩恩怨怨,一次次迎来和平的曙光,又一次次滑入对抗的深渊。


美国新版中东和平方案并不被各界看好,更悲观的预测甚至认为,这份”世纪协议“,将把巴以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推向更激烈的冲突和对抗。


美国这份”世纪协议“,有着”先天缺陷“,因为他的操盘手,正是极度亲以色列的库什纳。


本期交叉点读,就来说说库什纳和他的”世纪协议“。



在“躺赢”的库什纳面前,锦鲤不算什么。


库什纳祖父母躲过犹太人大屠杀逃到美国,而他的父亲赶上了"好光景",成为地产大亨富甲一方;在他的另一个家庭中,毫无从政经验的岳父特朗普竞选总统,竟一举成功入主白宫。


偏偏,岳父大人看女婿,还越看越满意。


因此,库什纳获赠雅号:美国“小王子”。


虽然“躺赢”,但是“小王子”也有些“历史包袱”和“鸿鹄之志”。岳父大人大手一挥:行,你想上你上!



2017年1月,特朗普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


在就职前的庆贺晚宴上,特朗普宣布,几十年的巴以冲突,专业人士的尝试都失败了。如今,我终于找到一个能够给中东带来和平的人。


特朗普说的这个人,就是大女婿库什纳,他三十多岁外表腼腆,毫无从政和外交经验。


宾客一片惊讶。库什纳何德何能,怎么就能破解无数政治家难以攻克的“世纪难题”呢?


众人错愕,特朗普倒是信心满满,他掷地有声地说道:“如果库什纳不能给中东带来和平,那么这个世界上没人能行!”



美媒评论说,这大概是特朗普这辈子说过的最大胆的言论了。


有人揶揄道:库什纳搞定巴以和平?除了特朗普一家人相信他能做到以外,没人相信他了。


外界的质疑,并不能阻挡库什纳立即投身于他的中东和平计划。特朗普政府还给这一计划起了个响亮的名字——“世纪协议”!


那么,特朗普为何对库什纳委以“重任”呢?


这要从库什纳与中东的渊源说起。



1998年,波兰,站在100万犹太人遇害的旧址之上,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激昂演讲:


“大屠杀本可以被避免。如果犹太国家早些年建立起来,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这里,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纪念馆。内塔尼亚胡的听众,是数千名虔诚的犹太青年。他们来到这里,为了重拾从种族大屠杀到犹太复国主义者重生的民族记忆。


17岁的库什纳,正是队伍中的一员。不过,与此行的其他学生不同,他是真的认识内塔尼亚胡。



与内塔尼亚胡有“交情”的,其实是库什纳的父亲查尔斯。


查尔斯,是位成功的犹太地产商,还是个政治捐款狂人。他在美国捐,也在以色列捐,支持的就是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集团。


以色列媒体曾经曝出一份内塔尼亚胡手写的名单,记录了可能在大选中支持他的美国金主,查尔斯·库什纳的名字赫然在列。



内塔尼亚胡和库什纳一家,关系好到什么程度?


早年间,内塔尼亚胡去美国,曾经留宿库什纳家,睡的就是库什纳的卧室,而库什纳则在地下室凑合了一晚。


当年的内塔尼亚胡怎么也不会想到,曾经在台下听自己演讲、给自己让出床铺的少年,如今成为了处理巴以冲突的“关键一环”。



那么,成长于正统犹太教家庭的库什纳,如何看待巴以问题呢?


在库什纳就读的犹太小学,从走廊上一路走过去,能看到以色列国旗和以色列文化的宣传画。二年级的学生会被要求画出以色列的地图。在这个地图中,西岸不是西岸,而要写成它的犹太名称——朱迪亚-撒马利亚区。


在库什纳就读的弗里希中学,学生们要花很多时间参加犹太教的祷告,并且同时学习英文和希伯来文。学校里的有些老师甚至宣称:巴勒斯坦是一个人造的身份,一个用于政治目的的标签而已。


没错,库什纳从小接受的教导是:记住大屠杀,拯救犹太人,保护以色列。


知情人透露,这些学校的毕业生,很难不拥有“亲以”的立场。考虑巴勒斯坦的诉求?那是不存在的。


1998年 17岁的库什纳与父亲查尔斯


不过,年轻时候的库什纳,并不是一个张扬的“亲以者”。


库什纳的同学回忆说,他好相处且讲礼貌,并不沉迷于谈论宗教、政治之类的话题。


许多犹太同学在高中毕业后,选择去以色列学习一年宗教教义,而库什纳没有去。


在“第二次巴勒斯坦大起义”期间,不少犹太学生在学校里竭力维护以色列的立场,库什纳却对此保持沉默。



库什纳,是不太“右翼”吗?还是“人狠话不多”呢?


库什纳曾就读的哈佛大学的一位拉比,是最早看出端倪的人。


他说,对于库什纳来说,以色列不是一个政治话题,而是他的家庭,他的生命,他的民族。


或许,对于寡言少语的库什纳来说,一千次承诺也比不上一次实践。



美国对以色列的承诺是1995年国会通过的《耶路撒冷使馆法案》。不过,从小布什到克林顿到奥巴马,他们总是选择让法案延期生效,让这份承诺始终只是承诺。


直到2017年12月6日,特朗普大笔一挥,将承诺变成了现实。


消息一出,全球哗然。耶路撒冷地位是伊斯兰世界的“红线”。搬迁使馆,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美国居然说做就做?!



就在4天前,“迁馆决定”还看似“悬而未决”。


在布鲁金斯学会主办的中东政策会议上,库什纳当着无数中东问题专家的面,否认了"迁馆"传闻。他说:“总统还在斟酌相关事实,当他作出决定的时候,应该是他告诉你们结果,而不是我。”


然而,专家们被蒙在鼓里,巴勒斯坦方面已有心理准备。



时间再往回倒3天,11月30日,那是库什纳最后一次见面巴勒斯坦首席谈判代表埃雷卡特。


而埃雷卡特怎么也没有想到,此次对话居然在库什纳的咆哮声中结束。


眼看《耶路撒冷使馆法案》的半年期限将至,埃雷卡特向库什纳确认道:"特朗普总统应该签署延期,不要让美国大使馆搬迁。"


不料,库什纳抛出一句:"我们不打算签。"


埃雷卡特立刻追问道:"不签是什么意思?总统向我们承诺过,在谈判之前,他不会采取先发制人的与耶路撒冷相关的措施。"


库什纳冷冰冰地回应道:"这是我们的事情,我们根据我们的利益来执行政策。"


一言不合,会谈的气氛瞬间变得焦灼起来。


埃雷卡特:如果你这样做,你就失去了在和平进程中发挥作用的资格。


库什纳:你不要威胁我!


埃雷卡特:那你教教我怎么做吧。


库什纳:你不要挖苦人!


库什纳,平日里看着文质彬彬,甚至还有些内向腼腆。埃雷卡特却对外界透露道,“那天,库什纳对我大喊大叫”。


右:库什纳 中:埃雷卡特


2018年5月14日,美国正式“迁馆”。


老城内,以色列民众高歌欢庆,美以国旗迎风飘扬,大幅的广告牌上写着“特朗普,让以色列更伟大”。



不过,曾经承诺要来参加“迁馆”仪式的特朗普,却没有现身。


老丈人把这一“意义非凡”的时刻,留给了以色列的“自己人”库什纳。


欢声笑语之中,库什纳和内塔尼亚胡戴上同款的红色领带,并肩而坐,相谈甚欢。



一向甚少言语的库什纳,还破天荒地发表了长长的讲话,他满怀深情地说道:


“我今天非常荣幸,来到犹太人永恒的心脏——耶路撒冷。”


内塔尼亚胡则适时地呼应库什纳道:“我们在耶路撒冷,我们不会走。”



此刻的圣城,一边在欢庆,另一边在流血。


在距离耶路撒冷100公里的加沙,人们用“石器时代”的方式表达着心中的悲愤,示威者焚烧轮胎,滚滚黑烟遮天蔽日。


“我们可能会死,但巴勒斯坦会永远活着!”抗议者群情激昂,反反复复呼喊着这句口号。





有人说,“迁馆”是巴以冲突史上,以色列的最大胜利。


也有人说,“迁馆”的象征意义大于实质作用。


如何实质施压巴勒斯坦?暗地里,库什纳早早地开始了布局。


2018年1月,库什纳向政府内部要员们,发出了一份秘密邮件,建议取消对巴勒斯坦的援助。


他在信中写道:“我们的目标不是让事情保持稳定,而是让事情变得更好。我们不得不在战略上承担风险。”


库什纳竭力游说的是,美国应该停止为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UNRWA)提供资金。



UNRWA,多年来为巴勒斯坦难民提供教育、卫生和社会服务,关系到700多所学校的50万名儿童的教育,和150家诊所的百万名病人的生死存亡。


对此,库什纳并无恻隐之心,他直接敦促道:“努力破坏UNRWA,这一点非常重要”。


2018年8月,美国做出“重大”决定:不再向UNRWA提供资金,掐断对巴勒斯坦的长期援助。



短短几个月内,美国打出了一系列“组合拳”,从迁馆耶路撒冷,到停止对巴援助,再到关闭巴解组织驻华盛顿办事处。


这些“惩罚”巴勒斯坦措施的背后,都有库什纳的身影。



2018年9月13日,在关闭巴解组织驻华盛顿办事处之后的第三天,库什纳为自己辩护。


他说:“有太多(围绕中东和平进程的)虚假现实被创造出来,我认为需要改变”;“我不害怕做正确的事情,我认为现在真正实现和平的机会提高了”。


9月13日,是特殊的一天。


25年前,1993年9月13日,是代表和平的《奥斯陆协议》签订的日子。


在美国白宫的草坪上,克林顿、拉宾和阿拉法特签字握手的情景历历在目。


库什纳却说:“我不想对《奥斯陆协议》过于苛刻,但是我将自己的努力视为与过去的彻底决裂。”



在巴勒斯坦看来,库什纳的自我“辩护”只是“强词夺理”。


当月,巴方愤然宣布,美国失去调停巴以关系的资格,中断与美方的一切接触。


只是,除了焚烧轮胎,抗议示威,喊话威胁之外,巴勒斯坦还能做些什么?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说,巴勒斯坦从未如此软弱,以色列从未如此强硬,和平的可能性也从未如此渺茫。


此番评论,似乎还少了一句,阿拉伯世界从未如此“分裂”。


遥想当年,联合国通过著名的“181号决议”,支持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一个阿拉伯国家和一个犹太国家之时,整个阿拉伯世界同仇敌忾、群起而攻之。


如今,面对美国的“迁馆”,阿拉伯世界除了口头谴责之外,动作寥寥。


甚至有消息称,阿拉伯世界的“带头大哥”沙特,还暗中施压巴勒斯坦。


那么,沙特为何表现异常呢?



2016年11月,特朗普胜选美国总统。


沙特发现,这位新总统与前任不同,还未上任就猛批伊核协议,渲染伊朗“威胁”,实在是很合自己的心意。


对于逊尼派的沙特来说,最严重的威胁,来自东北方向——什叶派的伊朗。


过去几年中,凭借着“伊核协议”带来的好光景,伊朗倾力打造“什叶派之弧”,从德黑兰到巴格达,从大马士革到贝鲁特,基本实现了对沙特的战略“包围”。



特朗普胜选当月,穆罕穆德王储(当时还是王子)的高级代表们几经引荐,火速抵达纽约,拜访了库什纳。


谈了军售,谈了反恐,谈了石油,双方相谈甚欢。


代表们在报告里,勾勒出了两个关键点。


第一,想要接近特朗普,库什纳是关键性人物。


第二,巴以冲突是库什纳的最大关注点,这是沙特赢得库什纳支持的最佳切入点。



这一发现,让沙特看到了一条清清楚楚的利益交易链。


拉拢美国干掉宿敌伊朗?牺牲“穷兄弟”巴勒斯坦?这个决定,似乎不难下。



加强沟通、加大投资、军售大单......沙特方面千方百计刻意培养与库什纳的关系。


有利益加持的"友谊"果然进展得特别快。一来二去,美国“小王子”库什纳和沙特“小王子”穆罕穆德之间,真的发展出了“兄弟般的情谊”。


两人打电话、发信息交流不断,谈话时总是直呼其名,互称贾瑞德和穆罕穆德。


美媒爆料说,穆罕穆德王储曾经得意地炫耀说:“库什纳,就在我的口袋里。”



既然成了“兄弟”,那自然就要互相帮衬。


明面上,美沙携手打压伊朗自不必说。此外,当沙特王室爆发政治剧变,当“卡舒吉”案引发全球质疑之时,库什纳挺身而出力撑穆罕默德王储。


暗地里,在库什纳最关心的巴以问题上,穆罕默德王储也没少做“工作”。


timg (1)sfg.jpg


在美国宣布"迁馆"之前,穆罕默德王储邀请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去了一趟利雅得。


不愿具名的巴勒斯坦官员透露说,穆罕穆德王储直接示意阿巴斯,接受库什纳的中东和平协议吧。


他试图说服阿巴斯:“美国是唯一一个对以色列有实际影响力的国家,其他任何人都无法做到这一点。美国正在为和平协议做准备,这笔交易在开始时可能看起来不太好,但最终会很好。”


甚至有传闻称,沙特方面当时态度强硬:阿巴斯你要么接受计划,要么辞职。



相反,对于“旧敌”以色列,沙特的言辞变得微妙起来。


穆罕默德王储访美期间,有记者提问道:“你认为在部分祖先的故土上,犹太人民有权建立一个民族国家吗?”


王储答道:“我认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都有权利拥有属于自己的土地。”


他还补充说道:“我们与以色列有很多共同利益,如果有和平,以色列和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之间会有很多共同利益。”


如此表态,让人惊讶。要知道,沙特从不承认以色列,沙以至今尚未建交。



当“世纪协议”出炉之时,沙特究竟如何反应还是个"悬念"。


穆罕默德王储的父亲,萨勒曼国王秉持着一些传统的立场。他依然对阿巴斯承诺说:“支持巴勒斯坦及其人民,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独立国家。”


不过,以沙特为首的阿拉伯国家,在巴以冲突问题上的“无为”,或已“板上钉钉”。




事情似乎正朝着剧本写好的方向,一路狂奔。


美以亲如兄弟,美沙亲密无间,沙以暗通款曲,美国施压伊朗,伊朗自顾不暇。


而巴勒斯坦的利益,谁会顾及?


这一切,都在为“世纪协议”的出炉创造完美条件。


20190521_KushnerSummit.jpg


然而,“世纪协议”极度神秘,几次呼之欲出,又几度推迟发布。


2018年9月,2019年年初,以色列大选前,美方多次表示“世纪协议”将“很快公布”,最终却都是“狼来了”的假象。


曾有记者问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延宕两年多的“世纪协议”何时出炉呢?


蓬佩奥笑着说道,我不想说得太精确,大概在20年以内吧。


蓬佩奥的幽默,透露出了一个恼人的事实:“世纪协议”迟迟未能出炉,也鲜有关于计划的披露。



那么,“千呼万唤始出来”的“世纪协议”到底“长什么样子”呢?


库什纳在最近的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活动上,给出了一些"语焉不详"的“暗示”,他说:计划旨在解决两个压倒性的问题:以色列的安全需求和巴勒斯坦人的经济发展需要。


与过去的任何努力都不同,“世纪协议”是一份“深入的行动文件”。



将各种碎片般的信息拼凑起来,或许能够得到两个“比较确定”的结论。


第一,协议是“亲以”的。


第二,协议希望以经济利益换取巴勒斯坦的“政治妥协”。


只是,巴勒斯坦坚守多年,真的会妥协吗?



试想一下,“世纪协议”发布的当天,会发生什么?


巴勒斯坦会断然拒绝;阿拉伯世界会坚定批评;伊朗和土耳其找到反击的抓手;国际社会谴责华盛顿的偏见。


对于此种景象,库什纳并非没有预见到。


他说,“世纪协议”也许不是一个“聪明的赌注”,但是“就算失败,我不想要重蹈覆辙的失败。”


或者,库什纳的生活让他有理由相信,一切皆有可能。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库什纳世纪协议巴以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