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首相使命未达 特雷莎·梅哽咽离场丨交叉点读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章一叶

2019-05-24 17:29:16

"脱欧"悬而未决,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却倒在终点线前。


5月24日,特雷莎·梅在唐宁街10号宣布,将于6月7日辞去保守党领袖一职,并将于6月上旬开启保守党领导权争夺战。在新任党魁选出后,她将卸任首相一职。


她说,“我已竭尽所能说服议员支持这个(脱欧)协议......遗憾的是我无法做到这一点。”


此时,距她上任首相之职不到三年。



从接手“脱欧”烫手山芋,到今日被“逼宫”离去。梅姨一路走来,始终在挑战“不可能”。


然而,"脱欧"提案自始至终遭遇否决,大臣议员接二连三宣布辞职,政府内部处于瓦解状态。


梅姨的确已是“穷途末路”。



“当我成为你们的首相时,英国决定离开欧盟。从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我的面前有着一个明确的使命,那就是尊重公投的决定,为了英国的美好未来,去和欧盟争取一个好的‘脱欧’协议。在过去漫长而复杂的谈判中,我从未忘记过我的责任。”



11月25日,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发布了一封致全国民众的公开信。句句肺腑,言辞恳切,其心可鉴。


同一天,欧盟总部的圆形会议室里,没有想象中的剑拔弩张,27国领导人仅用了半个小时,就投票通过了长达600页的“脱欧”协议草案。


旷日持久的“脱欧”终于迈出实质性一步,但会议现场的气氛却有些沉重。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说:“这是悲伤的一天,眼睁睁看着英国选择离开欧盟,这不是可以开香槟欢庆的一天。”



在欧盟领导人一连串的煽情发言之后,梅的反应很平静,看不出高兴抑或难过,她只是淡淡地说,离开欧盟,我并不悲伤。


或许,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拉锯式的谈判和发难之后,梅的内心早已波澜不惊。


一位英国的“脱欧”谈判官对记者说道:“曾经的好友坐在了谈判桌的对面,他们已经变得冷酷无情,并且只想整死我们。”




就在欧盟对“脱欧”协议投票表决前夕,西班牙瞅准机会跳了出来,将一直横在英西之间的直布罗陀主权归属问题,直接拍在了台面上。


西班牙首相桑切斯表示,如果直布罗陀问题不能达成一致,西班牙将对“脱欧”协议投出反对票。


直布罗陀,位于伊比利亚半岛南端,扼守连接大西洋与地中海的咽喉要道,具有重要的战略位置。1713年西班牙将这里割让给英国,而今却希望恢复行使对这一地区的主权。



最后关头,横生枝节,英国不得不与西班牙政府展开紧急磋商。结果也不难预料,被人卡着脖子进行的谈判,不让步也难。


在距离“脱欧”峰会仅剩十个多小时之时,英国驻欧盟大使发表声明称,直布罗陀“不必纳入英国欧盟未来的贸易协定之中”。


消息一出,英国国内骂声一片。


“为了‘脱欧’获得通过,梅抛弃了直布罗陀人民。”


“对英国来说,这是耻辱的一天。”


“梅正犯下历史错误,布鲁塞尔已经成功将英国变成了卫星国。”



虽有西班牙“背后捅刀”,但好在“脱欧”协议草案最终成功闯关欧盟。摆在梅面前的真正挑战,其实还是在英国国内。



根据“脱欧”协议,英国需向欧盟支付总额约390亿英镑的“分手费”。

在正式退出欧盟的过渡期内,英国将继续留在欧洲共同市场与关税同盟内,但不再享有表决权;双方保护在英欧盟公民和在欧盟的英国公民生活、工作与学习的权利;英国北爱尔兰与爱尔兰之间不设“硬边界”。



这份“脱欧”协议,处于“硬软”之间,既不是与欧盟一刀两断的“硬脱欧”,也不是留着不走的“软脱欧”,走中间道路,是希望得到“脱欧派”和“留欧派”两边的支持。


然而,希望左右逢源,往往也会左右为难。


支持“脱欧”者认为,就算英国拿回了一部分控制权,可依然给了欧盟太多筹码。


支持“留欧”者认为,英国在未来几年卑微地留在欧盟,只有义务没有权利。


更有舆论直指该协议有“脱欧”之名,却无“脱欧”之实,简直就是“丧权辱国”!



最大的反对党工党首先表示反对,其领袖科尔宾指责这份协议“全世界最糟,政府在这场糟糕的谈判上,完全失败。”


与保守党共同组阁的北爱尔兰民主统一党表示反对,其领导人福斯特说:“如果想得到更好的结果,唯一的选择是越过现在的草案,去寻求更好的方案。”


自由民主党表示反对,其“脱欧”发言人布雷克表示:“为了让草案获得通过,梅的让步是灾难性的”。


甚至连部分保守党党内议员也纷纷倒戈,表示会投出反对票。强硬的“脱欧”派、前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批判道:“这份协议有可能让英国在未来的经济和政治上都显得卑微。”



英国议会上,梅恳求道:“现在议会必须做出选择,我们可以支持这一协议,这符合公投时公民的意愿”;“议会也可以否决,重新回到零点。没人知道协议不通过会发生什么,一切都会变得更加分裂和不确定。”


梅的言下之意是,如果英国议会不接受这一草案,那么英国将面临“无协议脱欧”的窘境,到时候所引发的政治风暴将不可估量。


然而,这份草案几经修改,几度闯关,都被无情地否决了。


反对者认为,草案是对之前讨论过的内容的重复,根本没有做出任何改变。




事到如今,如果要责怪梅领导的“脱欧”不力,也许不够公平。


法国总统马克龙曾经说过:“骗子们把‘脱欧’兜售给英国民众,第二天就走人,完全不管留下的烂摊子。”


一位匿名的前内阁成员评论道:“问题就在于,‘脱欧’ 这件事,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得好吗?!”



2016年6月,英国公投选择离开欧盟,世界震惊。


这一狂热的选择是否明智?在今天看来,大多数人或许会给出反对意见。“脱欧”后的英国,将失去欧盟的共同市场,失去作为美欧关系的纽带作用,将以更小的市场和更弱的政治影响力,与全球玩家过招。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脱欧”都是一个“必输之举”。



发起公投的卡梅伦得知结果后任性地“撂挑子”走了,热门接班人纷纷拒绝这一“烫手山芋”宣布退出了,重担出乎意料地落在了时任内政部长梅的身上。


“她并不享受以这样的方式成为首相”,梅一位前助手说道,“相反,她讨厌这样。”


然而,非常时刻,别无选择。2016年7月,梅临危受命,成为英国历史上第二位女首相。她的政治任务非常明确:带领英国“脱欧”,并保护英国的利益。



梅,生于1956年,毕业于牛津大学,上世纪80年代开始投身政治,先后担任市议员、国会下院议员、内政大臣等职。


了解梅的人都说,她是一个谨慎、严肃的人,甚至有些害羞和不爱说话。她时常穿一些时尚且夸张的服装,不过是为了掩饰自己不太活泼的个性而已。



当这些不兼容的特质组合在梅身上,时常让她看起来有点“尬”,因此媒体总是捕捉到她的“尴尬”瞬间,例如在保守党大会和访问非洲期间的几次“尬舞”。



工作方面,梅雷厉风行作风强硬,在担任内政部长期间,无论是对移民、留学生、还是警察,都冷酷无情出手果断。梅的老部下费瑟斯通评价她道:“当她有一个主意的时候,她会全力以赴,完全不在乎其他任何东西。”


如此种种,让人们总是把梅与撒切尔联想在一起,并称她为新“铁娘子”。




成为英国首相的梅,在上任之初,延续了其一贯的强硬作风。


她穿着豹纹皮鞋,深色套装站在唐宁街10号外,言之凿凿地承诺“建设一个更好的英国”、解决英国社会中“愈演愈烈的不公平”、并且强调“脱欧就是脱欧”。




公投之后的三个月,梅就给出了“脱欧”的准信儿,她说:“在触发《里斯本条约》第50条方面,我们不会进行不必要的拖延,准备好就触发,而且我们很快就准备好了。”


《里斯本条约》第50条,规定了欧盟成员国退出欧盟的程序。一旦启动这一条款,就意味着英国正式向欧盟提交退出申请,长达两年的谈判开始倒计时!


不少资深官员都反对梅政府操之过急的做法,他们解释说,英国应该先和默克尔、马克龙等人坐下来好好谈谈,看看他们怎么看待我们的“脱欧”版本。等心里大概有底了之后,再启动第50条也不迟。


这番谏言,梅显然没有听进去。不过这也难怪,她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的首相,领导的保守党在下议院中有着明显优势。此时优柔寡断,未来如何服众?!



对于如何“脱欧”?梅更是态度强硬,她说,“脱欧不是倒退,而是选择打造真正全球化的英国”;“英国将加强边境控制和法律控制,退出欧洲统一大市场和关税同盟。”


据说,梅在做出强硬表态前,都没有征询内阁(更别说议会)的意见。由此可见,当时的梅奉行的是“硬脱欧”路线,要“脱”就“脱”个彻底。


2017年3月,梅信心满满地将“脱欧法案”送进白金汉宫签字。至此,英国“脱欧”的靴子正式落地。


只是,梅的这份意气风发并没有坚持多久。




要知道,“脱欧”公投后的英国极度撕裂,保守党内讧不断,民众因“脱欧”问题分歧巨大。


梅这个首相要想当得舒坦,必须通过保守党在大选中占据绝大多数席位,才能改变这种局面。


2017年4月,在观察到保守党的民调支持率大幅领先反对党工党之后,梅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


按照梅的测算,如果保守党在选举中能够取得“压倒性胜利”,那么她将实现从“党内推选的首相”到“民选首相”的转变,还能让自己在“脱欧”谈判中获得更广泛的支持。


梅决定进行一次“政治豪赌”,提前三年进行大选。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场本该稳操胜券的选举却被恐袭逐渐带偏了节奏。


伦敦市中心、曼彻斯特体育馆、伦敦桥,接二连三的恐袭,让工党找到了攻击保守党的理由和“素材”。


工党领袖科尔宾在集会上不断强调称:“特蕾莎·梅不可能用便宜的方式来保护人民的安全。”


科尔宾所说的,是梅在2010年到2016年担任内政大臣期间,批准大幅削减英国警察数量一事,而警察数量的减少影响了英国的安全。


不断发生的恐袭,再加之内政失策,和数次过分强硬的发言,舆论风向在短短两个月内,竟然发生了变化。保守党的领先优势被不断蚕食,工党则不断乘胜追击,将支持率从大幅落后提升到几乎追平保守党。


6月8日,大选结果出炉,梅彻底玩“脱”了。保守党不仅没能达偿所愿,反而痛失过半席位,在寻求小党支持后才艰难组阁。


7月11日,就任首相一年之际,梅不得不承认,“现在我作为首相所面对的现实与之前截然不同”;“需要其他政党站出来,就如何解决国家面临的挑战表达意见”。


这番讲话被英国媒体评论为“不同寻常的示弱”,相当于是向所有人承认自己的举步维艰。


仅仅一年时间,梅的转变显而易见,从不顾各方反对宣布“硬脱欧”到放低姿态、请求弥合分歧、呼吁党派合作,其分水岭正是这次“自作聪明”的提前大选。




“脱欧”谈判牵涉一系列冗长复杂的技术性细节,往往一晃几个月都没什么进展。不仅英欧双方总是你一言我一语地成天打嘴仗,英国内部甚至是保守党党内也吵得天翻地覆。


局势在2018年7月,发生了些许变化。伦敦50多公里外的契克斯别墅,内阁大臣们齐聚一堂。


关于这次的会议有不少传言,例如内阁大臣们进入庄园后必须上交手机,又例如梅下了最后“通牒”:要么同意“脱欧”最终方案,即“契克斯计划”;要么立马辞职,自己打车回家。



在艰难地统一步调之后,梅对外宣布,内阁成员们终于在“脱欧”问题上“达成一致”。


然而话音未落,辞职信纷至沓来。前“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戴维斯、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前保守党副主席克劳福德和布拉德利,先后宣布辞职。他们辞职的理由也都很类似:梅的“脱欧”计划不够“强硬”。


不仅如此,欧盟方面也不买账,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开玩笑似地“嘲笑”英国:不要选择性“脱欧”嘛。


这样的拉锯战一直在重复上演,梅前脚宣布共识已成,内阁大臣们后脚甩锅辞职,欧盟则隔岸观火坐看好戏。


就这样,“脱欧”久“脱”不成,成了“拖欧”,而人们对梅愈发不满已是不争事实。



在去年11月23号的一场采访中,梅罕见地露出了疲态,她说:“我经常要到半夜或是后半夜才能睡着。”


是的,“脱欧”协议草案能否闯关英国议会,依旧是一个未知数,而这一悬念将会在短短数天后揭开谜底。


记者问梅:“如果‘脱欧’协议草案获得通过,你会如何与丈夫一起庆祝?”


梅回答说:“我会和他一起去喝一杯。”



如果“脱欧”不成功,你会辞职吗?


面对这样问题,梅曾经回答很坚定:不会!


如今,这一回答似乎变成了一种讽刺。



提到梅领导的“脱欧”,人们总是喜欢套用阿汤哥主演的电影《碟中谍》的名字(又名:不可能的任务 Mission Impossible)来形容它。


在电影中,阿汤哥总能化险为夷,将“不可能”变成“可能”。


而在现实中,梅,却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特蕾莎·梅梅姨脱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