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解放传奇③|那些倒在黎明前 不该被忘记的英烈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邢维 摄像 王毅 查家旻 吕心泉 李响

2019-05-21 14:37:27

1949年4月,蒋介石决定迁往台湾,国民党政权的资产和物资源源不断地通过海上运往台湾。几乎在同一时刻,国民政府还在上海展开了更为疯狂的行径,对中共地下党员、爱国人士、进步学生及无辜市民进行了大逮捕和大屠杀。这是黎明到来之前的至暗时刻,无数平凡英烈为信仰光荣就义,正如史宵雯在日记中写下的誓言:“我大踏步的前进去觅光明的曙光!”


1.png


2019年5月11日,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国内第一部谍战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正在上演。


光影模拟的雨点制造出紧张的节奏,地下党员在忙碌的街头交接情报,在阴雨绵绵的巷子里与特务周旋;主人公李侠为了传送一份重要情报而不惜与妻子兰芬诀别。李侠的原型人物李白,在七十年前的上海做出了这个选择。


2.png



1938年,李白受命来到上海,担任地下电台的发报员,浙江姑娘裘慧英被党组织安排在李白身边,两人假扮成夫妻,互相掩护开展工作。对于这个安排,裘慧英一开始并不接受。她后来回忆到:“那个时候我只有23虚岁,我感到这个事情很难。我作为一个党员,也没有话可说了,我也是服从了。”


3.jpg



在李白与裘慧英的第一张合影里,两个人还保持着生疏和距离。每天夜里,李白在阁楼上发电报,裘慧英就负责警戒房子周边的情况。抗日战争时期,李白被日伪汉奸抓捕,受到了严刑拷打,裘慧英在一旁看到了他身上坚定的革命意志:“他对工作非常认真,他总是这样讲,一个人能够为革命做一份工作,总算一生没白活。”



吴德胜是李白纪念馆的名誉馆长。对于这段革命爱情,裘慧英曾经告诉他很多细节。在李白纪念馆的照片墙前,吴德胜向我们介绍到:“1940年党组织批准他们正式结婚。这张照片就是他们正式结婚的结婚照,你看他们都很自然,靠得也比较近了。结婚当天晚上,李白对裘慧英说我帮你改个名字,裘慧英说改什么?他说你改个叫裘慧忠。一个是我们对于党的事业的忠诚,另外我们夫妻之间的忠诚。”


4.jpg



黎明之前往往最为黑暗,1948年12月30日深夜,由于叛徒出卖电台位置,大批军警包围了李白所在的居民区并挨家挨户强行搜查。“李白最后发出三封电报都是吴淞口,长江沿线的兵力部署。当国民党冲进来的时候,他发完这三封电报,最后发了三个英文字母,代表危险。安顿好裘慧英和孩子之后被国民党军警逮捕。”吴德胜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



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中塑造了具有双重身份的角色,报馆职员、家庭主妇、黄包车夫、卖花女孩、裁缝店师傅和学徒。而这正是上海解放前夕,各行各业各个岗位上中共地下党员的缩影。


5.jpg



这些地下党员秘密分布在各条战线上,为上海的顺利解放和接管做了大量工作。李蒲军1949年2月从山东南下到江苏淮阴郊区,负责编纂介绍上海城市的材料《上海概况》、《上海调查资料》等,为接管上海做准备。如今已经99岁的他,对于上海地下党提交的材料记忆犹新:“上海的地下党送来的材料,我记得特别精彩的是国民党警察局的材料,江湾的一个军用的飞机场,它的平面图我都拿到了。”


6.jpg



钱凤岐是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巡捕出身的老资格警察,上世纪40年代租界收回后,他们并入了上海警察局。在抗战胜利前,钱凤岐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中共上海地下警委普陀分局支部书记。


7.jpg



临近解放,时局动荡,钱凤歧选择把家人和孩子送回河北老家,而自己留在上海,继续做地下工作。


8.jpg



国民党曾狂言要把一个破烂的上海留给共产党。而当时,活跃在各条战线的八千多名地下党员,制订和部署了保护大上海的斗争,他们开展秘密的反迁移,反破坏,反屠杀,保护工厂机关学校的斗争,把国民党反动派对上海的破坏降到最低。



交通大学学生史宵雯,是学生运动骨干。1948年春,在学校被地下党发展为新民主主义青年联合会会员,参加党领导的秘密宣传小组,主编《生活壁报》宣传革命思想。当时在校就读的学生吴恒顺对于史宵雯印象深刻:“他那个时候就是忙学生自治会。我们在交大学的是业务主要的,但是意外地收获了政治。”


9.jpg



在龙华烈士纪念馆,我们找到了一本史霄雯生前所写的《终身必守信条》,一行行文字让我们感受到了一名青年人的追求和信仰:绝对保持纯洁,每日必用些时候来沉思考虑,使脑中充满理想,拥有乐观的思想,以诚实谦逊的态度对待每一个人。


10.jpg



眼看解放军步步逼近,大势已去。国民党特务在上海大量抓捕中共地下党员和进步人士。1949年4月28日,史霄雯在外出的电车上遭逮捕。 5月13日,钱凤岐同另外两位地下警委党员也被拘留。


1949年5月7日,苦苦寻找李白下落的裘慧英收到了李白托人带给她的一封家信,她才知道李白已经被秘密转押至国民党南市警察局蓬莱路看守所。看看新闻Knews记者跟随李白纪念馆名誉馆长吴德胜找到了李白和裘慧英最后见面的地点,吴德胜向我们介绍到:“我们终于找到这里了,这个(居民)的阳台对着牢房的窗口,1949年5月7号,裘慧英就是在这里抱着5岁的儿子李恒胜跟李白进行了一次对话。他跟夫人裘慧英说,天快亮了,我所希望的等于看到了。今后我无论生死已经无所谓了,你们能够和全国人民一起过上幸福的生活。孩子叫,爸爸你什么时候来抱我?李白也很乐观地说过两天我会来抱你的。”


这次相见成为永别。1949年5月7日晚,李白和监狱里的很多地下党员被押解到浦东戚家庙杀害。此时距离上海解放还剩20天。


1949年5月19日,被逮捕并关押了6天的钱凤歧,被国民党警察局秘密杀害于宋公园。此时距离上海解放还剩8天。


1949年5月20日,史宵雯与同学穆汉祥在宋公园英勇就义。此时距离上海解放还剩7天。


他们倒在光明来临的前夜,为上海解放拨开了最后一片迷雾。


纪念是为了更好地前行。梦想的力量,不因时间流逝而褪色。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邢维 摄像:王毅 查家旻 吕心泉 李响 编辑:范燕菲)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上海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