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解放传奇② | 解放军创造城市攻坚战奇迹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陈瑞 訾力超 王毅 刘桂强 高原

2019-05-20 17:03:33

1949年5月12日开始的解放上海战役,被形象地概括为“瓷器店里打老鼠”。这场战役在世界战争史上创造了一个奇迹,大战过后,城市基本完整,大量历史建筑、工厂得以保全,市民生活如常。

瓷器店里打老鼠,这到底是怎么个打法?记者跟随军事专家杜文龙重回历史的战场,探究谜底。杨行中学校园东南角这个灰扑扑的建筑,是上海战役中国民党守军建设的3800多个碉堡之一。

解放战役时,国民党守军司令汤恩伯曾宣称要死守上海,把上海变成“第二个斯大林格勒”。


1949年宝山地区密集碉堡布局图


“小的时候,从学校到宝山烈士陵园,一路上都是这个碉堡。”杨行中学校长张敏荣回忆。

触摸着碉堡残骸的钢筋和水泥,军事专家杜文龙叹道:解放上海这场战役很不简单。1949年5月,在筹划上海战役时,粟裕曾提出三种方案:一是长围久困;二是突击敌人防御薄弱的苏州河以南地区;三是钳击吴淞口,逼敌人在郊区决战。

“打吴淞这个战法,它是最难的。因为钢铁堡垒就是在这个附近,而且周边有国民党的空军、海军,也就是说,自己的优势完全不存在(这一地区地形狭长,河网纵横交错,桥梁多被破坏。我军部队展不开,特纵炮兵上不来)。但是,选的就是第三种。”

军事专家杜文龙分析认为,当时之所以把主战场设在解放军并不占优势的郊区,宁可增大自己的伤亡,也要实现保全上海的目的,就是要让上海在解放后完整回到人民手中,城市还能够正常运转。

解放上海后遗留至今的碉堡


1949年5月12日,解放上海战役正式打响。以第三野战军九、十两大兵团为主的40万人民解放军,分别从南北两个方向,朝黄埔江口合围。

解放军第三野战军9、10兵团合围吴淞口


原华东军区司令部二局报务一处报务员房崇喜还记得:“陈毅讲,我们解放上海,就像瓷器店里打老鼠,重武器不能用。所以主要是想把敌人引到城外打,郊区打。郊区把主要力量消灭后,那就好办了,城市就保下来了。还有个就是两个兵团采取‘掐脖子战术’,首先把吴淞口和高桥给它卡下来,这样打,就像人喉咙一样,把脖子掐住了。黄浦江出不去了,我给你把口袋封住了。”


90岁的房崇喜讲述70年前的“掐脖子”战略


11天的外围作战,解放军主攻的方向是吴淞和高桥,从两面钳击国民党军搬运物资和败逃的出海口。跟预期一样,这种打法异常艰难。原三野33军98师293团一营三连三排十班书记员王启伦,至今仍无不惋惜地告诉记者:“攻打杨行战役当中,26个人牺牲,牺牲了一个连长,牺牲了一个排长,年纪都很轻的!”


90岁的王启伦讲述70年前那段战火纷飞的往事


喉咙被卡住了,汤恩伯只能被迫从市区急调3个军增援吴淞和浦东方向。战争路径一步步朝着“瓷器店里打老鼠”的预设靠近,店里的老鼠越少,瓷器就越能够保全。然而,敌人反扑外围,这对进攻高桥的解放军9兵团30军、31军来说,压力激增。重新走进高桥镇这栋三层楼高的仰贤堂,南墙弹痕犹在,屋内高爆炮弹的炮眼儿清晰可见。“因为高桥作战是26日结束,也就是说发起总攻的时候,高桥在作战。两个战场的决战,应该是同时进行。完成了包围以后,等于把敌人放到了这里,只要它从城区到了高桥。就说明,城区的作战状态,包括敌军数量已经达到了理想状态,可以发动总攻。”探访战争故地仰贤堂,杜文龙对记者分析当时的战况。

高桥仰贤堂曾经是国民党守军的据点


当时根据中央指示和实时战局,三野下达《淞沪战役总击命令》,决定在5月23日发起上海总攻。大量敌军在外围被歼灭、受到钳制,军委故照既定方案展开总攻。按照规定,部队在市区作战时,不准使用重炮、炸药。杜文龙告诉记者,当时有个口诀形象说明了市区战役要点:第一,小分队作战,第二,快速穿插,第三,迂回包围,第四,迅猛行动。这几个点位是构成打老鼠的基本要素。“上面下了绝对命令。我军死伤再多,损失再多,我也不能用大炮在城市里面打击敌人。”原三野33军老兵王启伦对这道铁律记忆犹新。在外滩海关大楼守钟人魏云寺的抽屉里,仍然保存着一盒解放上海期间,飞进大钟机芯的弹头,可以想象当时的战情。

魏云寺保存的解放上海时期的子弹头、弹皮


“这应该是步枪和机枪子弹撞击前部,搜集起来的东西。从外形去判断,应该是当时大量使用的11.43毫米冲锋枪或者步枪。重武器没有使用,如果重武器肯定捡不到这些东西。”魏云寺请杜云龙专家现场鉴别他珍贵的收藏。事实上,即便没有弹头这样的战争遗存佐证,如今黄浦江和苏州河边这些保存完好的历史建筑,就足以证明解放军为保全上海所作出的牺牲。1949年5月25日,在苏州河北岸,国民党军仍凭借百老汇大厦和邮电总局大楼等高层建筑,火力封锁苏州河各桥梁。27军军长聂凤智亲临一线,指战员质问他:“是爱无产阶级的战士,还是爱资产阶级的楼房?”他解释:我跟大家一样,爱惜战士的生命;大家也和我一样,爱惜人民的财产。保全这些建筑,不仅是保全人民的财产,还可以避免炮火殃及无辜民众。


迟浩田将军为我们讲述解放上海的历史


中央军委原副主席迟浩田将军,当时是27军79师235团三营七连指导员,他告诉记者:“我们就是白白挨打,有很多战友一块倒下了,我们一个团,连长指导员就牺牲了8个。要保护城市建筑,又保护人民。”一方面坚决执行战斗方针,另一方面,战士们也在寻找突破口。迟浩田上将,当时是27军的一名连级指导员。他在战斗过程中踩中了一块窨井盖,随后他和王其鹏、张瑞林冒险从下水道钻过苏州河,出其不意、深入虎穴,在四行仓库四楼敌指挥部抓获国民党青年军第204师上校副师长,俘虏了1000多人。回想起当时的紧张时刻,往事仿佛就在眼前,迟浩田将军说:“我命令你,你们四面都被我们包围了,(其实只有三个人对吧)只有三个人。你马上把桥上的队伍撤过来。撤回来以后,叫他们统统放下武器。你要是不下这个命令,你要不听招呼,我马上毙了你!”


解放上海牺牲了7613位战士


这场成功的突击发生在5月25日深夜,三天后,上海市人民政府宣告成立。铭记历史,上海龙华烈士纪念馆,墙上的数字:7613,定格了耗时半个月的解放上海战役中牺牲战士的人数。在人类战争史上,解放军又一次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务,创纪录地完整接收了当时有全球四大城市之称的上海,人民军队无愧于“人民”二字。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研究员、博导高东广对此评价说:“人民军队从井冈山一路走来,由弱到强,由小到大,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战胜一个又一个敌人,就是在枪林弹雨中,战斗出来的,它是正义之师!”纪念是最好的传承,传承为了更好的前行。


2019年5月14日,杨行中学足球队的队员们照例在操场上训练。他们中每个人,都能说出东南角这座碉堡的故事。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陈瑞 訾力超 王毅 刘桂强 高原 实习编辑:章婕)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