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牛显摆遭偷录 高院副院长丈夫称屡次被敲诈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邓全伦

2019-04-30 15:31:13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张家慧被卷入一起敲诈勒索案。她和丈夫的日常言行被一名男子悄悄录制成音视频,并威胁要将它们发布在网络上索要钱财。因担心音视频公开影响声誉带来负面效应,张家慧的丈夫先后三次转账50万元给涉事男子,其后选择向警方报案。
 
这名涉事男子因涉嫌敲诈勒索罪早已身陷囹圄。4月30日,该案在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重庆市万州区人民法院

 
万州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显示,被告人易真武,今年45岁,重庆万州区龙沙镇人,因涉嫌敲诈勒索罪于2018年6月14日被万州区公安局抓获归案,翌日刑事拘留,同年6 月29日被批准逮捕,2018年8月23日移送审查起诉,曾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两次。

经依法审查查明:2014年6月,易真武与其哥哥易双全共同出资,以万州区荣文建筑劳务有限公司名义,承接海南迪纳斯投资有限公司在海南屯昌投资修建的华君大酒店劳务工程,标的额为人民币1907万余元。2017年11月9日,易真武与被害人迪纳斯公司总经理刘远生等人经多次磋商、结算,确定工程结算款共计2260万元,并签订结算协议。

2018年1月,劳务工程款全部结清。同年4月,易真武以工程款未结算清楚为由,将曾经悄悄录制的刘远生“吹牛”的音频,以及作为具有公务员身份的刘远生妻子在茶楼打麻将的视频邮寄给刘妻,以在信息网络上发布该音频、视频进行威胁,索要钱财。刘远生观看音视频后与易真武谈判,同意给付200万元,并于同年5月30日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给易真武50万元。
 
公诉方起诉认为,易真武敲诈勒索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起诉书


然而,在4月30日的庭审上,易真武并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涉嫌敲诈勒索罪,“我用这个录音录像只是一种手段,目的是找他要合同内该给我的钱”。
 
据易真武的供述,2014年4月至2015年12月期间,他在刘远生担任总经理的迪纳斯公司在海南屯昌县投建的华君大酒店工程做劳务现场负责人。2016年工程结算时,他报给刘远生的劳务总价为2484万元,还在这个工程结算单上附上了一个要求:“我司自2014年4月28日进场至今,所涉及到的误工费及设备租赁和管理费望贵司酌情考虑。”
 
报送的这个结算价格,并未得到刘远生的认可,他提出对系列费用进行扣减,比如,将增加及变更工程量产生的劳务费从62万元扣减到50万元,加气砖改为红砖的差价及工程量从95万元降到55万元,屋面及雨棚贴瓦装饰工程从27万削减为13万;建筑实际面积比合同规定的超出2500平方米,刘远生只答应补100万元,比报价又少了200多万。
 
“我们提的误工费、设备租赁和管理费一共159万,他们根本没有考虑。”易真武表示,双方为此产生纷争,关系闹翻,结算搁置下来,“2016年底,我通过短信给刘远生发了他的视频和音频,还给他说他推荐给我的股票亏了,实在没钱了,他就先给我打了30万。”
 
刘远生的证言说,2016年10月,易真武就给他发短信,说他手里有刘及其妻子的一些录音及视频。“我当时看到他发的这些信息,没有理他。直到2017年初,他又在万州堵到了我,把一些录音给我听,是我在和他接触当中聊的一些内容,其中有些是我为了显示我很有实力、夸大自己的经济实力的言论;他说他还有我老婆在公共场合打麻将的一些视频。”
 
刘远生当时听了很震惊和担心。他的夫人张家慧,现年54岁,是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她是国家干部,确实怕影响她。我就问易真武想怎么样,他说就是要找我增加劳务费。”刘远生在其证言中说,直到2017年7月,易真武说必须补偿他30万元,才把录音和视频删除掉,否则就把东西放在网上去。
 
刘远生没有办法,就想花钱把这事了了。2017年7月18日和19日,他让自己所在的迪纳斯公司分两次向易真武支付了30万元。易真武也答应收款后即将相关音视频资料交给刘远生销毁。然而,易并没有这样做,称他自行销毁。


关于这两笔共30万元钱款的打款理由,刘远生不敢向迪纳斯公司说是遭到了敲诈,因此被财务人员注明为“付劳务费”。检察院起诉时亦未将其列入易真武敲诈勒索刘远生的钱财数额之中。
 
2017年11月9日,最终的结算协议签订,通过双方协商确定劳务总价为2260万元,包含合同约定的劳务费、施工过程中增加和变更工程量产生的劳务费用、因甲方原因致停工造成的各项损失以及施工过程中发生的伤残事故而产生的赔偿费用等。
 
2018年1月,迪纳斯公司把结算协议约定的最后80万元劳务费支付完毕。
 
刘远生以为事情就到此了结,易真武却不这样想。“我认为有些项目的钱他不应该给我砍下来,我说的误工费、设备租赁和管理费他也没有给我考虑,还有我辛苦这几年没有挣到钱,所有我就想找刘远生再要这个钱。”
 
问题是,刘远生不再给易真武协商的机会,结算结束就愤然将易的手机拉入黑名单。易真武打不通刘远生的电话,但又想找其要回克扣的劳务费。
 
2018年4月7日,易真武就给刘远生的妻子张家慧写了一封长达13页的长信,还随信快递了一个内存张家慧和丈夫刘远生录音录像的U盘,“我就想通过这种方式让刘远生来找我重新谈”。
 
易真武交代说,U盘里的一段视频录制的是张家慧和她朋友、同事一起在茶楼打牌,另外就是刘远生在和他们交往中所说的一些话的录音,内容涉及他怎样操纵股市,如何利用农业项目骗取政府补贴,检察院朋友的权力有多大,“反正是一些比较不当的言论”。
 
刘远生出生于1966年3月,是民盟海南省委副主委,海南省政协常委,海南现代法律科学研究院院长,重庆雷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控股股东,同时担任海南迪纳斯公司、海南明日香旅业公司、海南唯舍房地产公司等多家企业的总经理或董事长;和妻子张家慧都是法学博士,他曾在万州、海南两地中级人民法院担任法官。在易真武看来,他们社会地位高,知名度大,这些言行肯定不妥,因此这些音视频对他很重要,“是我要求刘远生跟我谈判的唯一筹码”。
 
法庭上出示的易真武供述材料显示,他给张家慧录视频,本意是“她是个很大的领导,我可以把这个视频给朋友看,炫耀和证明我有关系而已”;对刘远生录音录像则始于工程结算,“他很扯皮,一直拖着不给我们搞结算,所以每次我去找他谈的时候都录了像作为证据”,另外还觉得刘远生“有些手段比较烂,就想拍这些留着自保”。
 
信件和U盘在三天后到达海南省高院,然后转交到张家慧手里。张家慧的证言说:“(易真武)主要是向我诉苦,说他在承包我丈夫他们公司在海南屯昌酒店工程劳务上如何亏损,如何艰辛,希望我给刘远生讲一下,能给他多结算点钱。信中还说给我邮寄了一个U盘,让我转交给刘远生,其实意思就是让我自己看一下里面的内容。”
 
看了U盘里面的内容后,张家慧就“很震惊,感到担忧”,其中有一段是涉及到她本人的:2016年上半年的一天,她二姐的儿子在万州举行婚礼,她和海南省高院的同事以及一些朋友在举行婚礼的酒楼包房打麻将,“易真武作为我丈夫的朋友参加了婚礼,当时也在包房里耍,可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偷拍的”。
 
张的担忧不仅来自她自己的那段视频,还有他丈夫那些视频和录音,“他说了一些不恰当的言论,那是他在工作、生活与易真武等人交往中闲聊,显摆实力时说的一些不实、吹牛的话”。
 
丈夫刘远生也向妻子坦承,自己和她在1990年1月至1992年8月曾在原万县地区中级人民法院(现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工作过,对万州有较深感情。因此,他和易真武等人交往时对其不设防,聊天比较随意,加之希望在他们面前树立一个有实力的形象,说话的部分内容存在夸大其词,有一些还比较出格,其中就有他说“我老婆是领导,可以帮我处理事情”之类的;而且易真武还对他说过,手里还有张家慧在华君大酒店工地上说要把前面挡风水的那栋楼买来炸了的视频。


海南屯昌华君大酒店

 
“如今网络舆情太厉害了,如果这些视频音频流露出去,我是公务员身份,肯定对我产生非常不好的影响”,张家慧叮嘱刘远生把事情妥善处理好,“尽量跟易真武沟通,实在沟通不了,他要钱就只有被迫给他,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刘远生拨通易真武的电话,问易想怎么样。对方说工程亏了,也和老婆离了婚,需要刘再支付一些钱给他。刘远生的证言说:“说了起码几十分钟,他就说不管那么多了,现在他录音录像已经备份了七八份,内容也给我们看了,不给钱就会发到网上去,让我老婆身败名裂。我实在没有办法,问他要给多少钱才能了结这个事情。”
 
双方开始讨价还价,通了很多次电话。易真武一直要求刘远生“把合同范围内的钱给我补上”。
 
2018年5月16日,刘远生从海南飞赴万州,和易真武进行谈判。据易真武的回忆,他要求刘远生将过去扣减的系列费用、未予考虑的误工费、设备租赁和管理费共计225万元补上,“刘远生说之前给了我30万,要我把录音录像删除,这30万要减出来,那就是195万元。我就说看在我亏了的份上,干脆还是多给我5万,共200万就行了”。
 
刘远生同意后双方约定了支付时间和方式,“10天内先给100万,剩下的100万在6月30日前给”。刘远生说,到了2018年5月26日,易真武就给他发信息催其付钱,“我心里还是不想付钱,就拖了一下。5月30日下午,他又给我打电话,说再不把钱汇过去就把录音录像放到网上去。我一想到那些录音录像的内容,心里还是担心和害怕。没有办法我只有给钱,我就给易真武说,我在外地出差,没在海南,先给他50万。他同意了。”
 
其实,刘远生早在5月28日找其弟媳借了100万,“我不想我公司再有人知道我的这些事,就没有找公司打钱,而是借钱来给易真武”。
 
2018年5月30日下午,刘远生在万州区政府旁一银行点用他的银行卡,分三次打款50万元到易真武指定的卡上。“本来我想先打20万给他,把他先稳一下,然后再通过中间熟人做下工作,看能否少给点钱,结果我才打20万过去,他马上打电话过来,说必须打50万,不然就把东西放到网上。我确实着急,再打15万给他。内心还是不想给钱,就给他打了电话说能不能今天就给这么多,他说让我看着办,今天不打足50万就网上见。我又才打了15万。”


当天下午18时许,刘远生赶到万州区公安局刑警支队报案,称遭到易真武的敲诈勒索。他的一份证言说:“我打了钱过后,还是有点犹豫,想过报案,但是又怕他把备份的录音录像发到网上去,又想如果不报案,他可能一直这样无休止地敲诈我。搞得我也很痛苦,左思右想还是决定报案,用法律手段解决。”

万州区公安局经过审查,当日即立为刑事案件侦查。
 
2018年6月7日下午,易真武和刘远生再次相约在万州见面,催要余款,最后却不欢而散。易真武让刘远生的助理带话,说他有亲戚在北京某广场有一块大型广告牌,如果两三天内不把剩余的150万给他,他就把手里的录音录像在上面公开,还会把这些录音录像邮寄到中纪委。
 
一个星期后的6月14日上午,侦查人员接到刘远生的线索称,易真武将要到万州区江南新区雷士地产售房部找他再次索要钱款。当天11时许,易真武在雷士地产售房部附近八大碗餐馆楼下被布控的警方人员抓获。
 
面对警方的多次询问,易真武反复辩解:“我至始至终只是想拿回我的血汗钱劳务费,不可能存在敲诈他(刘远生)的念头。”

在4月30日的庭审上,易真武的两位代理律师坚持无罪辩护,认为易主观上是想要回在与刘远生结算过程中被无故砍掉的部分劳务费,其行为不是刑法意义上的威胁和要挟行为,依然属于民事纠纷范畴,不符合敲诈勒索罪的客观要件。 

易真武敲诈勒索案,引起了重庆另一位商人的密切关注——他也被刘远生指控偷录其出格言论而对其实施敲诈。

他就是李善杰,和刘远生同为重庆雷士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在该公司,李善杰持股30%,刘远生持股70%。雷士地产主要投资开发位于重庆万州区江南新区的“水岸新都”项目。在该项目的运营过程中,双方均派出代表参与管理,共同掌管公司的银行印鉴。然而,因为刘、李在经管理念、公司治理等方面分歧很大,加之各自代表只执行所代表股东的命令,双方矛盾重重,严重影响了项目的正常运转。

2017年3月,刘远生擅自向银行申请变更了银行印鉴并由其单方管理,同时辞退李善杰在公司的主要代表。双方矛盾由此尖锐并爆发。

随后,刘、李二人就雷士地产股权转让进行多次谈判。2018年4月20日,两人签订两份《协议书》,约定由李善杰将其持有的雷士地产30%的股份以1.1 亿元的转让对价转让给刘远生。

2019年3月18日,刘远生向海南仲裁委提交《仲裁申请书》,称上述两份《协议书》是在李善杰的欺诈胁迫下签订的,且协议内容显失公平,依法应予撤销。

刘远生在《仲裁申请书》说,两人签订协议之前,李善杰曾拿出一个时长约50分钟的音频,是李偷录的二人日常聊天及商量具体工作的录音,其中涉及到部分公司的商业秘密和刘远生不负责任的吹牛内容。李称如不按他的意见签,他会将这些录音对外扩散,同时到海南省政协举报刘远生,到中纪委等单位控告刘远生妻子张家慧。“在万分无奈的情况下,我不得已才签订了两份《协议书》。”

刘远生称,李善杰还买通其助理卢丽华,向自己施加了巨大压力。卢丽华2018年9月25日出具《情况说明》说,李善杰多次找到他,称掌握有大量刘远生的录音,及其妻子张家慧诸多违法犯罪的证据,承诺只要他给刘远生施加足够的压力,迫使刘与其达成协议并以李善杰希望的价格购买其股份,将给他十万元的好处费。

卢丽华承认,考虑到录音和举报对刘远生夫妇产生的严重影响,“我便不断地给刘远生阐明利害关系,反复给他施加压力。最后,刘远生同意以1.1亿元购买李善杰的股份,并免除了李善杰应偿还雷士地产公司的欠款及刘远生的私人借款。2018年5月30日,李善杰按此前的承诺向我建设银行的储蓄卡上存入了人民币十万元。”

刘远生认为两份《协议书》的内容显失公平,他最后承担的金额高达2亿多元,远远高于约定的股权转让对价1.1亿元。他已向万州警方报案。

“这是典型的恶人先告状。”李善杰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刘远生夫妇社会地位高,资源掌控能力超强,一个普通商人怎么可能欺诈胁迫得了他?早在2018年3月21日上午,刘远生就雇请100多个年轻力壮的社会人员到雷士地产公司清场,将他派去管材料的几个员工打伤,“刘远生通过这种方式把我制服,再喊我和他签订股权转让协议”。

而且,4月20日签订的两份协议都是刘远生起草的,纠纷发生后到海南仲裁委解决也是他要求的。“协议签订时,他还安排他的人作为我的股东代表,帮我行使股东权利,我晓得这是给我下套,但是我也只有签字。”

 “这到底是谁胁迫谁?”李善杰说。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邓全伦 编辑:范燕菲)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敲诈录音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