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文在寅:我想带90岁老母亲回朝鲜兴南老家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章一叶

2019-04-12 16:05:36

4月11日,美国白宫。


韩国总统文在寅同特朗普第七次会晤。



谈及朝核问题,文在寅对特朗普说:


现在,朝韩人民都相信,你们(朝美)能够通过对话解决这个问题。有目共睹,半岛局势这戏剧性的转变,完全得益于你强有力的领导。


这,并不是文在寅第一次“恭维”特朗普。


他还说过:


特朗普应该“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特朗普比大家认为的“更理性”。


特朗普确实是“唯一能解决这个(朝核)问题的人”。 


暂时放下自己的政治底色,对特朗普不吝美言。文在寅的努力,没有白费。


特朗普在会面中表示,并不排除第三次“金特会”。



不断穿梭于板门店和华盛顿,将政治命运“押注”半岛问题?文在寅究竟为何一心执着?


 01. 启程


万万没想到!“金特”河内之会,竟以双方取消工作午餐,画上休止符。


一片哗然中,守在电视机前翘首以待的文在寅,有些发蒙。


成功推动朝美领导人新加坡会谈之后,文在寅对于“金特会2.0”,满心期待。会前,他一改平日的慎言,乐观表示期待朝鲜半岛从“敌对纷争的冷战地带变成和平繁荣的乐土”。


然而,谈判无果而终。青瓦台沉默了整整三个小时。在野党则顺势炮轰:文在寅,真是简单又幼稚!



一天之后,文在寅不得不强打鸡血,以积极姿态示人。


他说:


“我们将与美朝保持密切沟通,帮助他们达成最终解决方案”;


“现在我们(韩国)的角色变得更加重要了。”


之后的一个月内,韩国高级官员密集访美。康京和与蓬佩奥,郑景斗与沙纳汉,李度勋与比根,韩美磋商一轮紧接着一轮。


4月10日,文在寅登上飞机奔赴美国。


掐指一算,这已是文在寅第七次面见特朗普。他此行意图明确:打破朝美无核化谈判的僵局。


 02. 困境


上任之前,韩国记者曾问文在寅:“如果当选总统,是先访问华盛顿还是平壤?”


文在寅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平壤。”


朝韩关系在文在寅心中的分量,由此可见。



2017年5月,文在寅走马上任之际,正是朝美针锋相对之时。


特朗普,比文在寅早几个月上台。他上任没多久,便将奥巴马政府的对朝政策从“战略忍耐”改为“极限施压”。


这一转变,直接挑起了“火箭男”与“疯老头”的口水仗,引发了核试验与军演的肌肉秀。


一边发起了规模空前的大型军演,核动力航母、远程战略轰炸机和核潜艇集结朝鲜半岛附近海域。


另一边则接连试射弹道导弹,进行有史以来威力最大的核试验。



一个流传甚广的网络段子,当时这样调侃:美国是“我想打谁就打谁”,而朝鲜是“谁敢打我,我打韩国”。


韩国的尴尬,可见一斑。


面对朝鲜半岛不断升温的紧张局势,文在寅心急如焚,不止一次公开表态说:“我将拼着性命阻止朝鲜半岛发生战争。”



在当代韩国,维持“南北和平”绝对算得上“政治正确”。韩国主流民意虽然不太喜欢朝鲜,却又时时担忧“首尔火海论”。


另一个“政治正确”,则是被韩国视为安全支柱的美韩同盟。不少韩国民众虽然内心“反美”,却又难以摆脱美国的安全承诺。


然而,正是这两个“政治正确”的碰撞,让韩国陷入难解的“安全困境”:即一个国家为保障自身安全而采取的措施,会降低其他国家的安全感,从而导致自身更加不安全。


韩国的困境,似乎完美印证了这一理论。“南北分裂”带来的威胁和美韩同盟带来的制约,两者相互作用,让韩国左右为难。


 03. 站队


韩国内外交困之际,文在寅深孚众望而来。太平洋另一边的美国对此却疑虑重重。


文在寅,草根出身,家境贫寒,当过兵入过狱做过律师,是前总统卢武铉的核心幕僚,政治上属于“进步阵营”。


年轻的文在寅


与“保守阵营”的李明博和朴槿惠不一样,文在寅在对朝政策上与金大中、卢武铉一脉相承,希望先与朝鲜和谐相处,达成和解再谈统一,在行动上表现为愿意接触对话,并做出一定妥协。


对此,美国很担心。


文在寅会不会继承金大中的“阳光政策”,从而破坏美国的“极限施压”外交呢?


文在寅与卢武铉


说归说,做归做,文在寅的首次出访,并不是朝鲜。


就任仅一个多月,文在寅便赶赴华盛顿,创下韩国当选总统访美最快纪录。


一个“富豪出身的民粹总统”和一个“草根出身的前人权律师”,能有共鸣吗?



答案是:能!


戴上同款蓝色领带,微笑应对大力“握手杀”,谦和聆听对方高谈阔论。


文在寅见面特朗普,巧妙地避过各种可能的尴尬,从头到尾都营造出让人意外的融洽气氛。


知道美方心有疑虑,文在寅主动向特朗普确认道,美韩同盟“坚如磐石”,韩方对美方的“极限施压”认可并支持。


文在寅的及时站队,一下子稳住了美韩关系。



其实,文在寅是一个“软硬兼施”的高手。


他虽然“臣服”于美国的对朝外交政策,但坚决不肯松口的是,愿意无条件与朝鲜对话。他还多次重申,没有韩国允许,半岛绝对不能有战争!


这句话的分量,很重。


要知道,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时任韩国总统李承晚将作战指挥权移交给美国主导的联合国部队。1994年,前总统金泳三正式收回平时作战指挥权。而战时作战指挥权,韩国至今没能从美军手中收回。


也就是说,韩国有可能卷入一场自己不愿意参与的战争。敢对美国发出如此声明的韩国总统,文在寅是第一个。



对于文在寅的美国首访,韩国舆论普遍表示满意。因为美国在对朝态度上,似乎出现了一些软化。


除了武力解决、强力制裁之外,在美韩联合声明中,出现了一个“新”词儿:“对话”。


 04. 握手


这边,稳住了美国。回国,文在寅开始思考,如何向朝鲜抛出橄榄枝。


2018年2月,当朝韩体育代表团身着统一的白色队服,举着“朝鲜半岛旗”,伴随传统民谣《阿里郎》入场时,全场观众欢呼喝彩。


时隔11年,朝韩体育代表团再次在国际大型体育赛事上共同入场,其背后的政治寓意不言而喻。



观众席上,文在寅夫妇的身后,是赶来出席开幕式的朝鲜高级别代表团,其中包括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也就是金正恩的胞妹金与正。


朝方派出如此高级别代表团访韩,是一个明显的善意信号。


文在寅当然要抓住这个机会。欢呼声之中,他特意转过身去与金与正热情握手。



由于座位的关系,这一握手,金与正在上,文在寅在下。韩国舆论炸开了锅,批评文在寅对朝鲜“卑躬屈膝”。


对此,文在寅却毫不在意。他坚定地表态说,我们要最大限度地利用这次机会,努力让朝鲜重新回到弃核和实现半岛和平的对话中来。


“冬奥外交”的诚意没有白费,朝鲜看在了眼里。



两个月后,文在寅终于等来了金正恩。


2018年4月27日上午8点30分,文在寅早早地站在板门店韩方一侧等候迎接,金正恩则从朝方一侧步行而来。


初次见面,两人满脸笑容,亲切握手。


IMG_0142.GIF


两人脚下隔着一道宽50厘米,高5厘米的水泥线。


这道水泥线,贯穿整个板门店“共同警备区”,见证着朝鲜半岛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分裂。


文在寅自然地伸手一示意,金正恩跨过分界线,首次踏上韩国的土地。这是朝鲜战争结束65年以来,韩国第一次反客为主,实现了朝鲜领导人来访的重大突破。


IMG_0143.GIF


水到渠成,文在寅继续追问:您来到韩国了,我什么时候能跨过去呢?


金正恩听闻此言,立刻握起文在寅的手,一同跨过分界线,到达朝方一侧。


这一来一往的并肩行走,引爆全球媒体。两人的政治智慧也赢得全世界的交口称赞。



板门店的握手,让和平的气氛在半岛蔓延。


从4月的“和平之家”,到5月的“统一阁”,再到9月的平壤,从《板门店宣言》到《9月平壤共同宣言》,朝韩关系逐渐转圜。


更重要的是,文在寅得到了朝方的积极回应:愿意推动朝鲜半岛实现无核化。


 05. 突破


在处理朝鲜半岛事务上,文在寅有一句豪言壮语,那就是要坐上半岛“驾驶员的位置”!反对党嘲笑他说,别说驾驶员位置,你恐怕连前排都坐不上。


事实上,文在寅频繁穿梭于华盛顿和板门店之间,既能与美方说得上话,也与朝方也说得上话。


不过,与美朝分别对话,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他总是强调说,韩方任务是找切入点,促进朝美之间尽早对话。



在努力了整整一年之后。


2018年6月12日,新加坡圣淘沙岛上的嘉佩乐酒店庭院,红毯铺地。


红毯中央,金正恩和特朗普在持续不断的照相机快门声中握手问候。



“金特会”前一晚,身在首尔,心在新加坡的文在寅,一夜未眠。


和大多数人一样,文在寅也是守在电视机前,时时关注着新闻更新。


当看到“金特”签署联合声明,金正恩重申“朝鲜半岛无核化”,特朗普承诺提供安全保障的时候,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



 06. 困局


“文特”、“文金”、“金特”接连会晤,半岛局势在文在寅的努力下,一路向好。


然而,他遇到了一个大问题:韩国外交的成功与否,决定权并不在自己手中。而朝鲜半岛问题进展到当下,外交手腕的功效已逼近最大限度。



新加坡峰会的“局限”在于,只回答了“做什么”,却没有回答“怎么做”?如何实现半岛无核化?朝美没有细节方案。


朝鲜认为,美方“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弃核要求不可接受,且迟迟不肯提及“终战宣言”。美国却坚持,朝鲜优先弃核之后才能发表“终战宣言”。


朝鲜认为,暂停核试验和导弹试射,废弃北部核试验场等诚意措施理应换得制裁的放宽。美国却坚持,朝鲜已做出的弃核措施依然可逆,尚不能考虑放松制裁。



眼看“世纪会谈”的红利即将褪去,文在寅决定再来一针强心剂——“南北合作”经济牌。


贯通东西海岸线的铁路及公路、恢复在2016年关闭的开城工业园区、重启金刚山旅游项目等,都在文在寅的设计当中。



然而,“曲线救国”的方式,却引起了美国的警惕之心。


美国驻首尔大使馆绕过了青瓦台,直接将电话打给了曾经陪同文在寅出访朝鲜的三星、现代、SK和LG等企业高管。


这几通电话警告意味明显,第一,韩国的“步子不要迈得太大”,第二,绕过政府渠道,是美国对韩国的“不信任”。


在韩国外长康京和做出“韩方正研究是否解除对朝单边制裁”的表态之后,特朗普更是语出惊人,狠狠地抛出了一句:“没有我们的批准,他们什么都不会做!”


“批准(approval)”这个词儿用得很直接、很“伤人”,也很真实。若美国执意反对,南北经济合作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整整八个月,新加坡峰会的“红利”就在朝美你来我往的争执中,消磨殆尽。


而没有细节方案的“金特”河内相会,注定走向“无果而终”。


 07. 调停


“调停者”文在寅“有些受伤”。


上任两年来,他一直努力充当特朗普和金正恩之间的桥梁,将政治资本押在为朝鲜半岛带来和平上。


为此,他做出了不少让步。


面对“亲盟友、明算账”的特朗普,韩国承担的驻韩美军费用突破万亿韩元大关,打破了韩国人的“心理极限”;韩国还同意重新签订美韩《自由贸易协定》,提高美国汽车进口配额,却自限对美钢铁出口。


“金特会”破裂之后,韩国社会开始反思,各种质疑接踵而至,保守势力趁势反击。


文在寅政府的支持率一路下跌,从最高时期的八成跌至如今的五成左右。



唯一让人安慰的是,“金特会2.0”只是“不欢而散”,而非“一拍两散”。


文在寅赴美前夕,积极信号再度释放。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表示,希望第三次“金特会”能在未来数月内成行。先前撤离韩朝联络办事处的朝方工作人员,已经陆续重返岗位。


文在寅即将开启新一轮的“调停”工作。



1953年1月,朝鲜战争停战前夕,文在寅出生于韩国南部巨济市的难民收容所里。


他的父母是从朝鲜逃避战火、南下韩国的难民。


在2017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文在寅曾经透露说,他仍然梦想回到父母在朝鲜的家乡兴南。


“我在想,我可以在兴南结束我的生命,做一些公益服务”;“当和平统一到来时,我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带着我90岁的母亲回到她的家乡。”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文在寅朝核金正恩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