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学查韦斯 骂特朗普 抗高通胀 马杜罗还能撑多久?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章一叶

2019-02-15 16:26:47


666_副本.jpg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肩上的压力,或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大过。


虽然上任以来,马杜罗总是面对着持续不断的抗议浪潮、复杂难解的经济难题和层层加码的经济制裁。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在1月23日这一天,自己领导的国家居然多了一位“总统”。



清晨,反对派成员、议会主席瓜伊多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今天,全世界的目光将聚焦于此。”


果不其然,短短几个小时之后,爆炸性的新闻从委内瑞拉传出。这位35岁的年轻人,在数千名支持者的簇拥下,在加拉加斯街头公然质疑马杜罗的执政“合法性”,并且一不做二不休,当场“自封总统”。


反对派成员、议会主席瓜伊多


倘若无人撑腰,谁能“自封总统”?


就在“一国二主”闹剧发生的前一天,美国副总统彭斯向委内瑞拉的反对派送去了“神助攻”。他在社交媒体上发布视频,煽动反对派上街追随瓜伊多,还用有点尬的西班牙语号召道:“我们与你们同在(estamos con ustedes)。”



美国总统特朗普随即发表声明承认瓜伊多的“临时总统”身份,并表示美国将继续通过经济和外交手段向委内瑞拉施压。


美国的一众“小弟”也紧随其后表明立场。加拿大、阿根廷、哥伦比亚、巴西、英国、法国、德国等纷纷站队,宣布承认瓜伊多为“临时总统”。


相同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又一场美国主导的颜色革命在西半球上演。


更加让人错愕的是,美国以前还总是遮掩一番——大费周章地制造事端,出钱出力地培训反对派。而这一次,美国居然不管不顾、堂而皇之地直接“加冕”了邻国之“君”。


一天之内,事态急转直下,马杜罗怒火中烧,他愤然宣布与美国断交,并且下达“逐客令”,要求美使馆人员72小时内离开委内瑞拉。


对此,美国嗤之以鼻:你马杜罗,一个“前总统”,有什么权力赶我们走?




马杜罗,与其导师查韦斯一样,是拉美地区的反美“急先锋”,总是变着法子骂美国领导人。


他批判奥巴马是“恶魔之首”,劝其“好好端正态度”。


他嘲笑特朗普是“假发之王”,并鄙夷地问道:“特朗普算老几,我为什么要在意他说了什么?”


如此种种,让马杜罗成为了美国的“眼中钉”。


2018年5月,马杜罗以68%的得票率连任委内瑞拉总统。美国闻后大怒,好不容易忍完了这位“反美”总统的第一个任期,岂能再忍六年?


美委之间的紧张气氛,自此骤然升级。



胜选三个月后,马杜罗遭遇暗杀,险些丧命。


当时,马杜罗正在加拉加斯出席军队纪念活动,两架携带C4炸药的无人机悄然逼近。幸亏警卫反应及时,保护马杜罗安全脱身。


究竟是谁发动了这次袭击?一时间众说纷纭。


证据指向委内瑞拉国内的极右翼,但是也有不少人认为,极右翼组织只是台前的“白手套”,暗杀背后必定另有主谋。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立马撇清干系,表示这事儿跟美国毫无关系。


只是,真真假假,谁人知?遥想上个世纪70年代的智利,被推翻的民选总统阿连德,和取而代之的皮诺切特军政府,一切依然历历在目。


2018年8月5日 马杜罗遭未遂暗杀


无论如何,清楚地摆在台面上的是,委内瑞拉大选结束后,美国不断指责其大选不符合自由和公正的原则,不时大骂马杜罗“独裁”、“专制”和“暴君”,并且层层加码加强了对委内瑞拉的经济制裁。


特朗普还不止一次地公开表示,对委内瑞拉使用武力,是摆在桌面上的选项!



1月10日,是马杜罗开启第二届总统任期,正式就职的日子。


加拉加斯的最高法院里有些冷清,大多数欧洲、美洲国家根本没有派代表参加。前来祝贺的外国首脑只有古巴总统迪亚斯·卡内尔,玻利维亚总统莫拉莱斯等寥寥数人。


美国没有放过这个“针锋相对”的机会。


马杜罗就职的同时,美国振臂一呼,号召美洲国家组织召开特别会议,并且通过决议拒绝承认马杜罗新任期的合法性。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马杜罗和美国闹到如今这般田地,并不让人讶异。


1962年11月,马杜罗出生于加拉加斯的工人阶级聚集区,父亲是一名左翼的工会领袖。


上世纪60年代的委内瑞拉,权贵横行,腐败成风,绝大多数民众生活困苦。人们对万恶资本主义的仇恨,就在这片土地上野蛮生长。


不仅如此,南美这片热土还很有革命传统,走出一连串响当当的人物,例如“解放者”玻利瓦尔,“图腾”切·格瓦拉,“革命领袖”卡斯特罗,当然还包括之后的“反美斗士”查韦斯等等。



因此,马杜罗从小就对左翼思想耳濡目染,热衷参加政治活动。


读小学时,一位老师在教室里发表了贬低古巴革命的言论,马杜罗立即与老师展开激烈争论,直到被老师被赶出教室。


读中学时,马杜罗坚定了改造社会的思想,不惜退学加入左翼团体。马杜罗当年的同学回忆道:“马杜罗总爱谈论一些权利之类的话题,虽然他话不多,但是每次一说总是很深刻。”



23岁时,马杜罗只身前往古巴,参加由古巴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的政治培训项目。


28岁时,马杜罗进入加拉加斯地铁公司工作,当上了一名公交车司机,并且成为地铁公司的工会领袖。


马杜罗说过:“我的血液里,从小就流淌着政治。”


webwxgetmsgimg (3).jpg




马杜罗之所以成为马杜罗,除了从小醉心于政治之外,更重要的是,他遇见了查韦斯。


马杜罗自己也不止一次说过,与查韦斯的相识改变了他的一生。


1992年,查韦斯发动未遂军事政变后被捕入狱。马杜罗非常同情查韦斯的遭遇,四处奔走积极搭救他出狱。


1993年12月,马杜罗第一次见到查韦斯。马杜罗回忆道,当时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在走廊尽头的一间牢房里,远远传来查韦斯洪亮的说笑声。


首次见面,马杜罗问查韦斯,你打算用什么策略来实现目标?


回答这一个问题,查韦斯滔滔不绝地演讲了整整50分钟。


这50分钟让马杜罗热血沸腾,心跳加速,当即决定加入查韦斯领导的“玻利瓦尔革命运动”。


马杜罗和查韦斯的革命友谊就此迅速升温。到1994年查韦斯离开监狱时,马杜罗已经成为了查韦斯最信任的伙伴。


马杜罗曾经说过:“从第一次在监狱见到查韦斯起,直到他去世,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他。”


查韦斯与马杜罗


众所周知,查韦斯是委内瑞拉的传奇人物,他搞过政变,蹲过大牢,躲过暗杀,他大骂美国总统,也深受平民喜爱。


查韦斯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是穷人出身,我将把我的一生献给我的人民,永远为穷人服务。


查韦斯做到了言行一致。第一次就任总统后,查韦斯就进行一系列带有左翼性质的改革措施,例如将战略性行业国有化;把闲置土地分给农民;给民众提供医疗住房教育保障等等......


有了这些举措,委内瑞拉劳苦大众的生活水平突飞猛进,终于过上了十多年的好日子。



查韦斯当政期间,马杜罗是其最忠实的左膀右臂,一直兢兢业业辅佐在侧。与此同时,他也逐渐在委内瑞拉政坛站稳了脚跟,从国家议员到议会议长,从外交部长到副总统,做得风生水起。


更重要的是,马杜罗完全继承了查韦斯的左翼理念,是查韦斯政治遗产的忠实守护者。


查韦斯在弥留之际,钦点马杜罗为接班人,他说:“马杜罗是一个坚定的革命者,虽然年轻但经验丰富,他有能力有热情,会带领国家走出困境”;“我从内心恳求你们所有人选马杜罗为委内瑞拉总统。”



有了灵魂人物查韦斯的背书,马杜罗在2013年的大选中如愿胜出,扛起了玻利瓦尔革命的大旗。


胜选当天,马杜罗延续了“查式”风格,他出人意料地驾驶公共汽车抵达国家选举委员会大楼,并与工人阶级支持者们热烈互动。



马杜罗动情地说道:“我不是查韦斯,我是他的儿子。我就是你,一名工人。你和我都是查韦斯,是这个国家的工人和士兵。”


马杜罗同时承诺,将延续查韦斯执政14年来所推行的政策,把石油收入投入到社会福利项目中去。




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楼塌了。


经济学上有一个著名的理论,叫做“资源诅咒”,意思是丰富的自然资源可能是经济发展的诅咒而不是祝福,因为有些国家过度依赖资源而忽视其他领域的发展。


委内瑞拉,似乎中招了。


国土面积不大,原油储量却是世界第一,比“土豪国”沙特还多一成左右。但是委内瑞拉的经济结构非常单一,石油产业占国家GDP总量的50%以上,石油出口更是占到国家外汇收入的95%。



查韦斯在任期间,高涨的国际油价让委内瑞拉人民衣食无忧。


然而,马杜罗没有查韦斯的好运气,他刚一上任就遭遇油价崩盘。2014年,国际油价暴跌五成,从每桶100多美元一路跌至50多美元。



1950年以来的石油价格走势


石油收入大幅减少,福利的车轮却不能停下。


委内瑞拉的经济随之陷入困境,国民生产总值连年萎缩,通货膨胀率持续高涨,当前的年通胀率更是高达1700000%(你没看错,是百分之170万)。


2018年,在加拉加斯,一卷厕纸需要260万玻利瓦尔,一公斤的大米需要250万玻利瓦尔,一小堆胡萝卜需要300万玻利瓦尔。


看着委内瑞拉的玻利瓦尔,就好似看到了魏玛共和国的马克,和国民党时期的金圆券。


无奈之下,去年8月,马杜罗宣布启用新货币,废弃“玻利瓦尔”,改用“主权玻利瓦尔”,兑换比率为1:10万,直接去掉五个零。


a11677a0a8644b5c82a36eccab4cea6d.jpeg


马杜罗难道没有想过经济结构改革?


他当然想过。马杜罗的身边人透露:“委内瑞拉想发展混合型经济,实现以石油为基础的产业多样化。”


只是知易行难,委内瑞拉几十年来经济结构失调,如今积重难返,这不是一个总统在短期内就可以扭转的。


严峻的经济形势让委内瑞拉人的生活蒙上一层阴影。一个非常直观的数据是,委内瑞拉人在过去几年中变苗条了许多,人均瘦了19磅。



有人说,马杜罗过于忠诚,自始至终坚持查韦斯的治国路线,在情况变化时缺乏调整。


也有人说,这不是政府的错,是外国势力居心叵测横加干涉的后果。


61岁的委内瑞拉人德拉奥斯生动地形容道:“邻居来我家里,把我东西都抢走了,打了我一顿,然后跑到街上喊大家快来救救这位先生啊!”




委内瑞拉的困境,显然让美国嗅到了“出手”的机会,对马杜罗的极限施压,紧锣密鼓地全面铺开。


2月初,加拉加斯港口,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正在敦促多艘油轮进行卸载。


PDVSA要求客户先付款,等钱到账后才允许油轮重新装载原油,驶离港口并运往美国。


PDVSA此举实属无奈。早些时候,美国宣布对PDVSA进行制裁,冻结这家委内瑞拉国营企业在美国境内的资产,要求其将出口收益打入美方控制的特定账户。


美国的目的很明确,一举掐断马杜罗政府的经济命脉。



1月29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姿势尴尬地手持一个便签本,他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故意将记录内容的那面朝外拿着。


眼尖的媒体立刻发现,博尔顿手中的本子上赫然写着“向哥伦比亚派兵5000人”的字样。



要知道,哥伦比亚不仅是美国的盟友,还与相邻的委内瑞拉交恶已久。


如果美国向哥伦比亚派兵,将直接威慑委内瑞拉的安全。



经济加军事,美国双管齐下,委内瑞拉怎能示弱?


马杜罗开启了委内瑞拉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演习,他说:“成千上万的人将武装起来进行防空和反导弹防御,让我们的城市和村庄坚不可摧!”



马杜罗数次隔空喊话特朗普,他说:“特朗普,你犯的错误会让你满手血污,下台时血债累累”;“让全世界一起谴责并阻止特朗普的疯狂,委内瑞拉不会屈服。” 


马杜罗还积极与俄罗斯、土耳其等国保持沟通。俄罗斯过去几天密集发声,力挺马杜罗。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更是直截了当地称呼马杜罗为”我的兄弟”。


u=4081954460,174905003&fm=11&gp=0.jpg


但若仔细观察,你会发现马杜罗此次面对重压,有一些不同寻常的表示。


马杜罗在近期的采访中表达了与美对话的意愿,他说,对与美国谈判持开放态度,与美国总统的会面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


对此,美国方面未予置评。



无论如何,值得庆幸的是,在委内瑞拉国内,马杜罗依然拥有军队和许多民众的支持。


1月24日,委国防部长洛佩斯与三军代表发表公开讲话,重申对马杜罗总统的“绝对忠诚和服从”,拒绝承认瓜伊多。


1月26日,马杜罗的支持者们在总统府周围组织“守夜”活动,防止反对党和美国发动政变。



2002年,在美国支持的47小时短暂政变之后,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委内瑞拉人民汇聚首都加拉加斯,要求他们的总统查韦斯回来。


而今,历史会不会在委内瑞拉重演?


一位年轻的委内瑞拉民众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我依然支持马杜罗,因为他才是总统。”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查韦斯马杜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