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老人将房产遗赠女护工 “意定监护”成关键词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杨卉 刘宽漾 姜涛 李维潇

2019-01-11 16:45:02

“救命”的护工


凌家老爷子去世之后把房产留给了护工!这件事很快在街坊四邻里炸开了锅:老先生并不是没有亲属,为什么要把房产留给护工?


护工秀英在上海打工二十多年,凌老先生这份贵重的遗赠,让她终于在寸土寸金的上海有了安稳的住所,但同时也为她招来了非议。


“人家唾沫星子就把你淹死!有人说,你跟老爷子有关系呀,没关系人家怎么会把房子给你呀?”护工秀英感到委屈,“别人说我是骗子,我说得清吗?说不清。”


秀英照顾了凌老先生8年,她和凌老先生之间的关系,并不只是护工和雇主这么简单。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凌老先生的意定监护人。


凌老先生终生未婚,虽然有几位亲属,但平时很少来往。8年前,秀英成为了他的护工,照顾他的生活起居。近年来,凌老先生做过几次大手术,手术过程中,家属签字的任务只能交给秀英。但秀英并不是凌老先生的法定监护人,没有签字的权力。


在旁人的建议下,凌老先生找到了一个好办法:指定秀英为自己的监护人,也就是“意定监护人”。


根据2015年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老年人,可以在近亲属或其他与自己关系密切、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的个人、组织中协商确定自己的监护人。2017年10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进一步规定,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通过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


有了明确的法律规定,凌老先生可以指定没有血缘关系的秀英作为监护人。但是,意定监护在具体实践上仍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探索阶段。凌老先生打听到,上海绝大多数意定监护公证都是在普陀公证处办理的,于是专程上门咨询。


普陀公证处的公证员李辰阳接待了凌老先生。李辰阳在意定监护公证方面颇有经验,在他看来,护工做监护人的情况比较少见。于是,他并没有马上为凌老先生和秀英办理意定监护手续,而是先去社区做了细致的走访。


“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这个护工以往照顾老人都是尽心尽力的,口碑很好,没有虐待老人的记录,也没有刑事案件。”李辰阳介绍,“综合各方面的考虑,我们决定遵照老人的意愿,起草意定监护文书。”


李辰阳和秀英(化名)


2016年3月,护工秀英正式成为了凌老先生的监护人。在他们的公证书上,明确约定了秀英拥有凌老先生的医疗决定权。具体包括选择和决定救治的医院、治疗方案和药物类型,决定医疗费用的支出,签署医疗风险告知书,办理出入院手续等。

医疗决定事关生死,责任重大。秀英坦言,自己在公证书上签字时并没有犹豫。“当时没有想那么多,没有想过自己可能会负什么责任。他非常善良,对我就像我爸爸一样,当时只希望能够帮他尽快好起来。”

有了监护人身份“保驾护航”,凌老先生的每项医疗决定,秀英都有权签字确认。3个多月前,88岁的凌老先生与世长辞,秀英陪伴他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还为他操办了身后事。

“在这个案例中,护工可以说是比较圆满地完成了监护人的职责,她得到了回报,但也承受了很多委屈。”李辰阳说,“意定监护人需要更多的社会理解和观念转变。”

他把银行卡和密码都交给邻居


在上海市长宁区一家护理院,李辰阳带我们拜访了78岁的钱申昌。老钱早年和妻子离婚,儿子一直跟随前妻生活,不与老钱来往。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老钱逐渐失去了自理能力,生活艰难。


在老钱最无助的时候,邻居钱凤梅伸出了援手。钱凤梅和钱申昌是30多年的老邻居,两家人经常相互照应。几年前,钱凤梅的丈夫病重,钱申昌时常帮钱凤梅一同照料。钱凤梅丈夫去世后,钱申昌也帮忙料理后事。这份人情,钱凤梅一直记在心里。


后来钱申昌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好几次发病时,都是钱凤梅及时把他送到医院救治。钱凤梅还经常给老钱送饭,给予生活上的照料。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钱申昌想把房子卖掉,去养老院度过晚年。可是问题又来了:没有监护人签字,养老院不敢接受老钱。


在朋友建议下,钱申昌找到了公证员李辰阳,他希望让邻居钱凤梅做他的监护人,但钱凤梅的家人却不同意。


“我女儿说,你自己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哪有精力去照顾他?万一有麻烦怎么办?”钱凤梅说,“我考虑了一下,就把这件事回绝了。”


被钱凤梅拒绝之后,李辰阳又给她做了很多次工作,其实这并不是公证员职责范围内的事。“很多人愿意做照顾人,不愿意做监护人。”李辰阳说,“目前公证员有一个‘多余’的事情,就是我要去劝导有意向做监护人的人,鼓励他们放下顾虑,在法律文书上签字。”


今年4月,钱凤梅终于接受了李辰阳的建议,签字成为钱申昌的意定监护人,钱申昌也因此顺利入住养老院。


李辰阳和钱凤梅看望钱申昌


作为监护人,钱凤梅的一个重要职责是管账。由于钱申昌难以下床活动,他把银行卡和密码都交给了钱凤梅保管,日常开销由钱凤梅代为支取。有了监护人的法律身份,钱凤梅去银行取钱也不会受到工作人员质疑。


为了帮老钱管好“钱袋子”,钱凤梅记了厚厚一本帐,里面贴满了发票和收据,详细记录了钱申昌的每笔花销,每个月还会做一次总结。“我心里想总是要给他记个账。用了多少钱,我心里也得有个数。”钱凤梅说,“他退休工资不高的,也要帮他节约一点。”


钱凤梅向记者展示账本


钱申昌的日常生活事项都由钱凤梅代劳,但每一项重大决定都会事先征询老钱本人的意见。最近,钱申昌由于身体情况,从养老院转到了护理院,费用支付方式也发生了改变。老钱卖房所得款由公证处代为监管,需要时由钱凤梅找公证处支取。在改变支付方式之前,钱凤梅和李辰阳一同来到护理院,和老钱当面确认。


“护理院的收费和养老院是不一样的,我现在是要变更划款的账号和收款人以及金额。钱凤梅每个月从你账户里面拿现金出来,支付到康复院,你觉得这个方案可以吧?”李辰阳询问。


“可以可以。”钱申昌点头认可,随后又签字确认。


在钱凤梅看来,监护人的“工作”并不轻松,事情又多又杂,压力也很大。去年夏天,她为了照顾老钱,天天往养老院跑。后来老钱状态明显好转了,钱凤梅自己却累得生病吊针。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姐姐妹妹都对她的监护工作非常支持,经常在她力不从心时过来帮忙。


在李辰阳的建议下,钱凤梅定期写监护报告,记录下监护过程中的点点滴滴。钱凤梅的姐姐钱凤娣擅长操作电脑,她帮妹妹把监护报告做成电子版,在微信上发给李辰阳,非常方便。


“监护报告内容主要是两部分。一个是监护人干了什么事情,也就是监护事务。第二个是监护事务所产生的费用,叫财务收支报告。”李辰阳介绍,“在监护人是非近亲属的情况下,交了这个监护报告,将来老人失能失智之后,其他法定监护人对老人指定的监护人提出挑战和质疑的时候,意定监护人也可以把报告拿出来,也是一种自我保护的一种手段。”


“空巢老人”众多 监护人难觅


从2015年开始,李辰阳就一直把意定监护作为自己工作和理论研究的重心,他在这个领域也越来越有发言权。三年间,前来咨询的有两百多人,已经办理的有一百八十多起。


李辰阳介绍,几年来,找他咨询意定监护的“空巢老人”越来越多。但很多老人都面临一个问题:监护人难找。


兰姐(化名)找李辰阳咨询


67岁的兰姐就遇到了这个问题。兰姐的身世很坎坷,从小体弱多病,被父母交给外地的外婆抚养长大,因此她和其他兄弟姐妹感情很疏远。丈夫因病去世之后,兰姐孤身一人生活。


兰姐有严重的心脏疾病,医生建议她尽早进行手术,更换心脏瓣膜。但这场手术却一拖再拖,因为找不到监护人给她签字。


今年年初,兰姐在路边突发心脏病,幸亏抢救及时才挽回了性命。死里逃生后,兰姐迫切想找一个人,替自己签上这个“救命”的名字。她找过好几个关系亲近的朋友,也带他们去过公证处,但一直没人愿意在监护协议书上签字。


“他们平时都很关照我,但一听要在法律文书上签字,就犹豫了。”兰姐很无奈,“找监护人要两厢情愿,不能强人所难。”


李辰阳鼓励兰姐不要放弃,他建议兰姐把老同事杨先生作为第一“目标”,因为杨先生曾陪兰姐来过几次公证处。“他既然愿意到公证处来,说明他心动了,如果根本就不打算做,来都不来。”李辰阳分析。


2018年12月14日,兰姐带着杨先生和另一名好友再次来到公证处。李辰阳花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向他们仔细解释监护人的重要性和所受到的法律保护。这次,杨先生终于放下顾虑,签字成为了兰姐的监护人。


“刚才我了解到,意定监护人是高于法定监护人的,这样我就不怕她的亲属来找麻烦了。这个公证既是保障她,也是保障我,所以顾虑就基本上没有了。”杨先生说,“这种方式确实好,万一我以后老无所依,希望也有这样一个人来帮助我。”


同时,兰姐的另一位朋友自愿担任监督人,如果监护人失职或不作为,监督人有权向公证处报告。


随着意定监护探索实践的不断深入,李辰阳越来越感受到这种监护方式的重要性。“现在很多老人说,我不怕死,但我怕痛苦地死去,我怕死在家里,几个星期之后当我的遗体都发臭了,别人才知道我去世,我不敢想象这样恐怖的画面。”李辰阳被这句话深深触动。


要破解监护人难找的局面,李辰阳认为,制度的进一步细化完善和观念的转变都很重要。


“其实社会上热心的人非常多,但现他们可能会被一些不好的事件所影响,他说我可以做帮助他的人,但是你让我具有法定身份的监护人,我不敢落下这支笔,签上我的名。”李辰阳说,“因此我们要让他们放下担子,告诉他们权力在哪里,也同时告诉他们权力的限制在哪里,同时也要告诉他们怎样进行自我保护。”


李辰阳还建议,有办理意定公证需要的老人要趁自己尚未失能失智的时候及时办理,一旦身体或精神状况恶化、不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了,就不再符合办理意定监护的法定条件。


上海是我国人口老龄化最早、老龄化程度最深的超大城市。截至2017年底,上海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483.6万人,占户籍人口33.2%;其中80岁及以上高龄老年人口80.58万人,占比5.5%。为了让老年人晚年过得更有保障,意定监护的社会需求必然会越来越大。从立法保障到具体实施,并不会是“直通车”,来自于上海基层工作人员的这份探索,对于整个社会都有深远意义。


注:文中秀英、兰姐均为化名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杨卉 刘宽漾 姜涛 李维潇 编辑:小真)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老人房产遗产捐赠意定监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