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暖心2018丨钟扬:善梦者才杰出,为梦想独自远航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邢维 实习记者 陈熙

2018-12-25 10:35:08

这个时代,总有一些人,心怀梦想、默默付出;总有一些人,肩扛着时代使命,砥砺前行。

植物学家,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钟扬,就是这样的人。

2000年,钟扬放弃武汉植物所副所长的职位,到上海复旦大学做一名普通教师。

为实现梦想的远航并不只这一次。

他申请进藏,成为一名援藏干部。这期间,他的职位是西藏大学校长助理,但他的办公室永远是在最艰苦的野外,和学生一起搜集种子。

青藏高原作为中国最大的生物“基因库”,有2000多种特有植物。不过,由于高寒艰险、环境恶劣,植物学家甚少涉足,这个世界屋脊的生物“家底”也因此从来没有被盘点过。

2001年,钟扬来到西藏的第一个目标,就是盘点青藏高原的生物库。为此,他坚持了十年自主进藏开展科研。他和他的学生在雪域高原艰苦跋涉五十多万公里,收集上千种植物的四千多万颗种子,彻底填补了世界种子资源库没有西藏种子的空白。


024.jpg


一切成果均来之不易。在西藏的十几年,钟扬的足迹遍布西藏最偏远、最艰苦、最荒芜的地区,历经了了无数生死一瞬的艰险。高原反应也始终折磨着他,呼吸困难、头疼欲裂,还会流鼻血,有一次拉肚子就拉了十多天……


可是钟扬说,不能因为高原反应就怕了,科学研究本身就是对人类的一种挑战。


对科研如此执著的钟扬,在生活上却完全不在乎。由于长期的高原生活和过高的工作强度,他出现心脏肥大、血管脆弱等种种症状,每分钟心跳只有40几下。医生多次向他发出警告:不适合再进藏工作!


025.png


但他还是一次次又踏上了进藏的路,连续申请成为中组部第六、七、八批援藏干部。

2015年,钟扬突发脑溢血,死里逃生苏醒后,第一时间口述让人写下了一封给党组织的信。

“经过多年在西藏的工作,更加意识到建立高端人才队伍的极端重要性,我将矢志不渝将余生献给西藏建设事业。”

挺过了脑溢血这一关,钟扬又不顾劝导,回到西藏继续他的事业。在西藏的十六年间,钟扬帮助西藏大学创造了一连串的“第一”。

申请到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第一个生态学博士点、第一个生物学教育部创新团队,培养了藏族第一位植物学博士,带领西藏大学生态学科入选国家“双一流”建设一流学科名单,填补了西藏高等教育的空白,将西藏大学生物多样性研究成功推向世界。

2017年9月25日凌晨,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出差途中,钟扬遭遇车祸,不幸离世。追悼会在宁夏银川召开,他的同事,亲人,朋友从世界各地赶来吊唁。


026.jpg


钟扬用五十三年的时间,做了别人一百年都做不完的事,但留给自己、留给家庭的时间却少之又少。家里那张“全家福”,已经是十二年前拍摄的了。

钟扬说,不是杰出者才做梦,而是善梦者才杰出。

“我曾经有过许多梦想,那些梦想都在遥远的地方。我独自远航,为了那些梦想。”

他还说,只要心在不断飞翔,路就不断向前延伸。

“任何生命都有其结束的一天,但我毫不畏惧,因为我的学生会将科学探索之路延续。”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邢维 实习记者:陈熙 编辑:傅群)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