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自由价值守护者,离场!丨交叉点读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左禾欢

2018-12-07 16:58:52

在今天举行的德国基民盟党代会上,默克尔最后一次作为党主席发表演讲。


她说:“现在是打开新篇章的时候了。很高兴也很荣幸见证这一时刻。”


之后,是长达11分钟的欢呼和掌声。


18年的基民盟主席,13年的德国总理。和这些数字说再见,默克尔自己也要翻开新篇章了。


12月7日 默克尔在基民盟党代会现场.jpg


近一年来,默克尔的联合政府并不受爱戴,公众情绪一触即燃,政治四分五裂。


但奇怪的是,默克尔仍是最受欢迎的政治家。她处于德国政治、甚至整个欧洲政治光谱的中心。


今天的交叉点读,走进安格拉·默克尔。


856ad149be1b42f91cad84924a492177.jpg


“科尔的小姑娘”


在柏林地铁里,当一个八岁的小姑娘问妈妈,德国有没有可能出现一位男总理,你就知道德国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默克尔上台前,德国政坛还是由男性精英统治。


1990年,就在柏林墙倒塌的几个月后,时年35岁的安格拉·默克尔贴着东德女性的标签,被赫尔穆特·科尔总理拉进内阁。


年纪轻轻,刚进入内阁几个星期的民主德国女人,一上任就变成联邦部长。虽说是受到科尔的赏识,但是这种如火箭般的晋升速度实在令人有些难以置信,大家略带讽刺地叫她“科尔的小姑娘”。


1991年的默克尔和德国前总理科尔


事实上,初入仕途的默克尔拘谨而腼腆,甚至在公众面前讲话都让她困扰。


默克尔在自传里说,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她才学会把手指摆成钻石状放在小腹前,好让自己看上去轻松一点。


3.JPG


1991年4月,刚上任几个月的默克尔受命前往以色列进行为期三天的访问。


作为一行人中最重要的官员,她却被冷落一旁,无人问津。默克尔从政以来第一次哭了。


回来后的默克尔意识到,只有增强自己的实力和势力,打造自己的“领地”,才能更具话语权和权威性。


但她身边的男性政治家,始终当她是个无聊的小女人,其中也包括她的领路人科尔。科尔说她“一窍不通”、“从来没学会用刀叉吃饭”。


男人们的自负和轻视,给了默克尔静默成长的机会。


1999年,她给了科尔背后一击。趁着基民盟党内的献金丑闻爆发,默克尔将科尔从党内领袖的位子上赶下台,高票当选基民盟党主席。


2005年11月,她更进一步——当选联盟党和社民党大联合政府总理,成为德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


2005年11月默克尔宣誓就职成为德国第一位女总理


像科学家一样解决欧债危机


上台后的默克尔,并没有偏离自己的出身——物理学家。遇到问题时,她会像科学家一样搜集专业证据。


2009年,欧债危机爆发。


对金融所知甚少的默克尔,仅能做出标准的德国人反应:不信任市场“投机者”,信任企业。


之后,她自学金融,并不断提醒自己,嘿,默克尔,毕竟你精通积分学!


1971年 默克尔(前排C位)参加数学奥林匹克竞赛


有批评认为她行动迟缓——在欧元危机中往往太慢了。不过默克尔将此比作驱车穿过浓雾,她不喜欢冲动之下做决定。


有一个默克尔的童年故事:12岁那年,在游泳课上练习跳水时,她竟然在跳板上站了足足45分钟才鼓足勇气起跳。


默克尔后来说:


“我是那种需要很多准备时间,尽量想得多一些的人,而不是天生勇敢的人。”


她对市场和物价加以管理。她专门设立了一个机构,从事经济危机时期维持市场和物价稳定的工作,这种物价稳定体系后来被欧洲中央银行所借鉴。


默克尔还出台了临时雇佣政策,倡导企业为失业人员提供临时岗位。


为了维持实体经济的良好发展态势,政府依然实行严格的房地产法律法规,将保障国民住房政策放在第一位,有效地抑制了德国房地产泡沫的发生。


冷静而谨慎的风格,帮助默克尔出台了一系列务实有效的政策,让德国面对危机依然表现坚挺,在欧元区一枝独秀。


2010年2月 默克尔在欧盟领导人特别峰会上

 

乌克兰危机中的欧洲领导人


默克尔的职位描述不断扩大:从德国领导人到欧洲领导人。


有人说默克尔是“欧洲的消防指挥官”,因为她的专长就是处理那些扰乱德国平静的外部危机,比如乌克兰危机。


2013年底,乌克兰危机爆发,美国与俄罗斯争吵不休。而游走于美俄之间的,正是默克尔。


她一方面对俄罗斯提出严厉批评,另一方面也呼吁急于惩罚俄罗斯的美国等国家保持克制。


一个并非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总理,在乌克兰危机的斡旋中积极奔走。


2014年6月默克尔在比利时召开的欧盟峰会上商讨此事


默克尔虽然也不满意俄罗斯的做法,但一方面,她认为俄罗斯维护本国的地位和利益是可以理解的,另一方面,与俄罗斯保持友好对德国扩大出口,对保护欧洲的天然气来源,都非常重要。


她与普京通了几十通电话,见面会谈多次。默克尔能说流利的俄语,和普京沟通毫无障碍。


2014年的默克尔和普京


默克尔小时候住在东德小镇滕普林,那里是前苏联在境外的重要军事基地,默克尔常常利用这个机会与苏军士兵聊天练习俄语。


读八年级时,她参加全国俄语竞赛并成为女生组冠军,获得到莫斯科旅游的奖励,并在那里买了一张英国披头士乐队的唱片。


童年默克尔


只是,谈判不能光靠语言。


在普京眼里,欧盟东扩竟想囊括近在俄罗斯门口、且与之有着深厚历史渊源的乌克兰,欺人太甚。


而在默克尔看来,俄罗斯公然干预乌克兰的内部事务,吞并克里米亚,单方面改变公认的国际边界,这威胁了欧元区的安全。


默克尔和普京两人私交甚好


2014年7月,默克尔积极推动欧盟28个成员国达成一致协议,对俄罗斯的金融、国防工业等领域采取严厉的制裁。


事实上,在欧债危机之后,德国取代法国,成为欧盟的领导者,在欧洲政治、经济、安全、外交等一系列事务中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德国“妈咪”张开了臂膀


权力越来越大,但默克尔依然是默克尔。从出任德国总理以来,默克尔就拒绝搬进总理官邸。


每天晚上,她都会回到位于柏林博物馆岛附近的普通四楼公寓住所,那里的门铃上写着她丈夫的名字:“绍尔博士,教授”。


默克尔经历过两次婚姻。


年轻时,她与名叫乌尔里希·默克尔的物理学系同学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尽管两人后来离婚,但耐人寻味的是,默克尔还是保留了前夫的姓氏。安格拉·默克尔原名叫安格拉·卡斯纳。


默克尔的现任丈夫是她在科学院物理化学研究所结识的化学教授约阿希姆·绍尔。


1989年的绍尔和默克尔 以及现在的他们


绍尔比默克尔大5岁,在研究量子化学领域享有盛誉。他俩同居17年后,在1998年结为伉俪。他们有两个成年的儿子,但都是绍尔的前妻所生。


默克尔说:“我并不是不要孩子,只是没成功。从政时我已经35岁,也就不再提要孩子的事了。”


失之东隅 收之桑榆。


在默克尔担任总理长达13年后,务实的魅力让她成为德国人心中最为可靠的人。很多德国人几乎把她视为家庭成员,“妈咪”是大家对默克尔的昵称。


默克尔支持者手举“妈咪”标语


2015年,一贯谨慎的默克尔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她像妈妈一般张开怀抱,向100万难民开放边境。


当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托在欧盟峰会上建议德国建造隔离墙的时候,默克尔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


“我曾经很长时间生活在隔离墙后面。这不是我希望再次做的事情。”


2015年9月一名难民到达慕尼黑后手拿默克尔照片


为了欢迎难民,默克尔甚至动用了政治资本。她说:“我们办得到!”


在接收逾100万难民之后,她还要求欧洲其他国家分担难民。这在波兰、匈牙利和捷克等国引发激烈反弹。


近年接连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更是让很多人指责默克尔令欧洲的安全与文化陷入危险。


民众抗议默克尔


自那以后,默克尔的权威逐渐受到侵蚀。


去年她第四次成为德国总理,但其所属政党基民盟的大选得票率是1949年以来最低的。之后,默克尔又接连遭遇组阁失败。


更不可忽视的是,这波移民难民潮以及随之而来的沸腾民怨,还推动了另类选择党等极右翼政党的异军突起。


执政盟友社民党多位高级成员认为,该党避免进一步损失的唯一途径是——远离默克尔。 


默克尔和前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就移民问题进行争辩


也许,每个政治家都有一个核心,也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被交易的信念。难民问题也许终于揭示出默克尔的核心——她珍视个人创造自己生活的自由。


默克尔说:“我对所有事情都负有责任——我们的成功,以及我们的失败。”


旧秩序正在崩溃


据说,现年64岁的默克尔每天都要分析全国舆情,然后微调自己的中间路线。但主政德国13年后,她冷静而谨慎的风格也让民众产生了矛盾心态。


5e6d344f86df1bd9fbf38405671b0834.jpg


德国经济空前繁荣,德国拥有庞大的经常账户盈余。在斯图加特这样的城市,由此创造的财富扑面而来。


然而,企业高管们担心,“谨慎行事”的文化会扼杀创新和冒险精神。过度监管也会带来同样后果。未来属于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的数字世界,而这些领域可能很快将被美国和中国垄断。


矛盾还表现在其他方面。


美国曾是德国的重要保护国,但如今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代表了德国人反对的一切:赤裸裸的民族主义、权力至上以及蔑视法治。


17.JPG


默克尔担任德国总理的岁月,可能会被铭记为德国日益繁荣和强大的时期。而一旦默克尔最终失势,人们也将怀念她保持欧洲团结的能力。


在民粹主义纷至沓来的时刻,默克尔如协调大师一般,守护着世界上最富有的经济体之一。


而如今,她也将离场。


18.JPG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