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生逢1978丨郑大圣:坚信中国最好的剧本在历史中

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18-12-03 08:00:00

人物小传:

郑大圣,导演。1968年出生于上海,上世纪90年代先后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和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2000年以来,致力于低成本艺术电影的创作,兼及纪录片、戏曲和话剧。

导演作品有《王勃之死》《古玩》《流年》《廉吏于成龙》《天津闲人》《村戏》等。很多电影都是根据文学作品改编而来,根据作家贾大山作品改编的电影《村戏》获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摄影奖、第25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评委会大奖、中国电影导演协会2017年度评委会特别表彰。

他的作品体现了对经典文化的传承、对艺术精神的坚持、对历史的凝视和反思,讲述了底蕴深厚的中国故事,为当下现实主义电影创作进行了有益探索。


拍摄低成本电影,郑大圣在有限条件内精益求精,不断探索新的艺术方法,用新的视角和形式讲述着历史故事。


1896年8月11日,当电影出现在上海徐园“又一村”时,“西洋影戏”还真是“又一村”,一个西洋人变的科技魔术。1905年在北京丰泰照相馆,中国人开拍了自己的影戏《定军山》。如今,国产电影的历史已走过110余年。

1978年的中国电影,我最记得的是《东港谍影》和《猎字99号》,悬疑,打斗,电子音乐,电影突然变得好看起来,所以记得。以后晓得,那一年发生了决定这个国家未来走向的大事情,所以电影才变了样子。电影从来是时代深刻巨变的最浅显的投影。

我出生在电影制片厂的双职工家庭。在这个制造电影的工厂里,我看过《天云山传奇》和《芙蓉镇》的拍摄现场,那是一种旁人看来很漫长而且无趣的劳作。没想到,上影厂老摄影棚里拍摄的最后一部电影,是我自己的《廉吏于成龙》。

1980年代中后期,我在上海戏剧学院读大学,那个年代的畅销书是两套丛书:《走向未来》和《汉译世界学术名著》。我对当代西方艺术产生了强烈的好奇。1990年毕业后,我去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读研究生,看见了一张更大的地图,另外一个维度的地图,也迫使我必须发现自己的坐标。我开始反身追问自己的文化身份,而不是签证身份。一毕业我就回国了,目的很简单,我需要知道我来自的国度。


2000年做导演至今,郑大圣一直在艺术电影领域默默耕耘。


2000年我开始有机会做导演,当时中国电影正处于谷底,人们不进电影院了。如果不是中央台的电影频道启动自制影片,我大概是没有什么机会当导演的。别人不愿意拍,因为挣不到钱,但是我愿意,就当低成本的电影拍。

从2000年的《阿桃》到2005年的《流年》,中间包括《王勃之死》、《古玩》和纪录片《DV CHINA》,很幸运能有机会做风格实验、技术实验,尝试着以叙述历史来和现实对话。

2011年拍《天津闲人》、《危城》到2015年拍《村戏》,我在意被时代洪流所淹没、被宏大叙事所忽略的小人物、小故事。

《村戏》的历史背景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北方山村。这段不远却也不近的历史,这个新旧时代的阀门最值得回望——我们是怎么变成现在的我们的?《村戏》的故事并非狭义地仅仅关于那个村庄,甚至不仅仅关于农民或那一年。我们有太多的集体记忆需要整理,而不是默契的遗忘。


郑大圣最新电影作品《村戏》改编自作家贾大山的小说,充满对历史的关照和人性的思辨。图为《村戏》拍摄现场。


我相信,我们最大的遗产是历史,中国最好的剧本都在历史中。

现在我们睡觉前捧着iPad追剧,或者到电影院里看一场电影,和人类的祖先围着篝火听故事的动机在本质上是一样的。恐惧、饥饿、寒冷,要度过危机四伏的漫漫黑夜,怎么办呢?这时,人就需要一个寓言,一个可以让自己在天地生死之间安身立命的寓言。

幸亏有这样的故事、这样的电影陪着我们——这是每一个观众的由衷愿望,也是每一个作者、每一个导演的职业理想。


(本文作者:郑大圣 导演)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生逢1978郑大圣
    Internal Server Error

    Internal Server Error

    CDbConnection failed to open the DB connection.

    An internal error occurred while the Web server was processing your request. Please contact the webmaster to report this problem.

    Thank you.

    2019-05-23 05:5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