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安全对话不是恩赐,对谁都不是

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18-11-09 11:45:07

这两天,中美两国高级别交流陆续重启。

一边是第二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将于今天在美国华盛顿举行。另一边,95岁高龄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再次访问中国,观点鲜明地表示:合作是中美唯一的选择。

有分析称,原定于10月举行的的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在经过持续数月的紧张局势升级后姗姗来迟,加之中国选在此刻邀请基辛格访华,或许也能发挥其特殊作用,象征两国安全关系有“解冻”的迹象。但在复旦大学教授、地区安全与军备控制专家沈丁立看来,双向交流活动,虽是中美共同努力的结果,对于中美关系大局走向必定是有益的,但两国关系能否就此“解冻”,还需理性观察。



美国玩一朝天子一朝臣。一旦换总统,则联邦政府数千名政治任命官即刻更换,基本悉数大换班,级别大致从局级往上。因此,随着大选以及新任领导班子的彻底变动,美国的国家战略与内外政策往往出现跳跃甚至断裂。好在美国政府还有更多的中下层事务官,这些人在勤勤恳恳落实政策。他们往往通过具体工作将前后政策串联起来,以减少周期性的政策漂移或错位给国家可能带来的损失。

确定对华政策目标以及贯彻,就是当代历届美国政府的重大战略。由此确定在特定时代的特定版本,先后有过所谓“遏制”、“接触”以及衍生出的若干枝叶。约瑟夫·奈近日称目前的美国对华战略为“竞争性合作”,显然在他老人家眼里,这种关系比起小布什总统所期待的“坦率的建设性合作关系”,已经逊色不少。

国家安全战略在确定目标之后,就需要配给资源并接以地气。从克林顿总统起,白宫就明确提出以塑造中国为己任。克林顿在历经上世纪90年代的台海危机后,终于顿悟到他的所谓“荡涤从巴格达到北京的暴君”纯属梦呓,因而提出了对华“接触”的方针,并在执政后期取得积极成效。小布什执政初期,尽管试图将中国列为首要对手,但2001年的“911”恐袭将他带上了对华广泛合作的通衢。在小布什任内,中美在两国元首的指示下,建立起“战略对话”(美方称“高层对话”)的平台。进入奥巴马时代,这一高层对话被调整为“战略与经济对话”的双轨模式,两军安全对话也被包括在内。此外,奥巴马方面还与中方开展了一项关于人文交流的高级磋商。


特朗普性格易变并强势。在他入主白宫后,中美先前的高层对话一度传出好消息,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及“人文高层磋商”这两个年度系列对话被拆分成四项年度对话:外交安全对话、全面经济对话、执法与网络安全对话、以及人文对话。显而易见,在从2018/2019年开始的这个中美执政周期中,北京和华盛顿大大增强了对在网络安全领域合作的重视。同时,多年来双方行之有效所开展的关于安全以及经济的两个轨道的对话,在两位元首的推动下,又获得了新的动力。

由此可见,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四组顶级对话在数量上比先前增加了一倍。这样,不仅双方协商的内容扩大,而且每组对话独立进行,由相关官员与专家直接参加,因此其研讨深度也有所拓展。由习主席去年四月到美国海湖庄园进行非正式访问所取得的这一成果,本应成为双方在新时代深化交流合作的高级平台,事实上去年双方也充分使用新平台带来的交流机遇,分别开展了这四个领域的高层磋商。

然而好景不长。进入今年之后,当前美国元首易变和极端的性格暴露无遗。在中国日益开放的当下,特朗普政府却对中国的经贸与产业政策一再进行威胁。美方不惜废弃多边主义的国际自由贸易传统,强制世界各国对美国增加投资并从美国增进进口。美国以所谓“公平”来同自由贸易相怼的强权行径,不仅损害了这次受美国贸易战所打压的世界多国,而且也累及本身出口。在这种美方强势却霸道的气氛下,从今年三月到八月,中美五次关于贸易问题的磋商均无功而返,原定的今年第二轮“全面经济对话”迄今难以启动。


此外,在中国大陆极为敏感的台湾问题上,美国今年屡踩地雷阵。“美国在台协会”在新馆开张时,居然升起美国国旗。美国不仅考虑将海军陆战队派去保卫这个机构,还频频将派遣国防部下属的研究用船派往台湾。至于美国军舰刻意穿越台湾海峡,也早已屡见不鲜。更有甚者,今年以来美国国会不仅通过了《台湾交流法》,允许美台高级官员正式互访,而且试图推出《美台军舰互泊法》,但美国行政当局对此却未予阻止。与此同时,今年以来美方还在南海弄出不少动静,不时在为“印太战略”拉帮结伙。凡此种种,特朗普总统任职第二年期间,中美关系以及台海两岸关系的氛围更趋紧张。原先计划的第二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被迫延期。在推迟了将近一个月后,定于11月9日在华盛顿举行。


长期以来,美方有个偏见,那就是中美搞对话,是因为中国对美国有所求。是中国需要对话,而美国对此则不那么渴望。同意和中国对话,完全是美国给予中国的好处。正因如此,美国在打中美贸易战的时候,绝不在乎今年是否还要继续召开“第二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鉴于同样逻辑,新一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被推迟甚至不开也未尝不可。但是,美国继续对台售武,鼓励台湾对抗大陆,却须臾不可松懈。


然而,美国谬见所基于的绝非是事实。中美合作的原因是互利,而不是美国和中国的任何一方给予对方单方面的好处。46年前尼克松访华,既非只是美国给中国好处,亦非只是中国给予美国好处,而是双方在欧亚分别牵制苏联,从而共同获利。冷战结束后,中美在安全领域的合作更多,从反恐到防止传染病,从核安全到防止核扩散,从朝核到伊核,从清洁能源到气候变化,个个都是双赢故事,而非一方给另一方取。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什么不平等,主要还是超级大国向中国台湾出售武器而事先没有请示中国首都区,并且这个超级大国在折腾出世界贸易组织这个平台后居然破坏其规则,对于自己与其他成员之间的某些贸易矛盾,不走程序讼诉的道路而是进行单边攻击。有矛盾其实很正常,最好通过对话促进了解,予以化解。这就是中国在面临与美国的经贸与安全困难时,首先想到用平台对话而非动辄以制裁相威胁。

鉴于特朗普的“大爷”脾气,不要指望第二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取得什么特别值得点赞的成果。但是,放弃或拒绝对话,可能后果更为严重。所以,我们来了。但是,美方需要清醒,中国不求某个超级大国。如果美国不想双赢,可以,至少通过对话不要双输。

(本文作者:沈丁立 系复旦大学教授、地区安全与军备控制专家 )


(编辑:董亚欢)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中美安全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