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生逢1978|一个梦想的改造家 他复兴城市微空间

看看新闻Knews综合

2018-08-13 08:00:29

人物小传:


俞挺,1972年5月出生,上海人。2015年他以《梦想改造家》设计师身份,将30平方米的“水塔之家”改造成三室两厅。并受此启发,发起“城市微空间复兴计划”。


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也是各式各样的建筑和建筑理念此起彼伏的四十年。在这个过程中,上海的城市建设更是日新月异,设计与实用、设计与生活、设计与美的争议不断。作为一个“重度魔都热爱症患者”,俞挺充分发挥了他的设计天分,改造了一批兼备社会效应和市场效应的作品,如“最美书店”钟书阁(泰晤士小镇店)、思南书局等。他运营的工作室Wutopia Lab(吴托邦)2018年获评“全球十大先锋建筑师事务所”。他认为,带着设计和审美的眼光,只要做出一点改变,普通人的生活,也可以变得与众不同。


俞挺设计了钟书阁、思南书局等书店,为上海市民提供了优美的阅读环境。

 

小时候,我们一家四口住在十几平方米的房子里,非常逼仄,但父母每隔半年就把家里的床、家具位置搬动一下,换个花样。我们小孩子被要求着装整齐,指甲剪干净,白球鞋一定要用白粉笔涂过,我最早接受的美学教育和行为规范,就是这种上海基因里特别强调的清爽、分寸、质感、体面,这些都来自于我的父母。


如果你站在90年那个时间点上,作为一个上海人多少会感到一些焦虑。相比起深圳、广东如火如荼的发展,整个大上海似乎显得太安静了些。


不过很快,上海开放的信号从浦东开始释放出来了!1995年,我从清华大学建筑系毕业之后回到上海工作,正值各色各样的建筑在中国大地上拔地而起。我和我所供职的建筑设计院,先后参与上海艺海剧院、上海东郊宾馆总体、国家电力调度中心、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大楼、绍兴大剧院、浦东民防办大楼等的设计工作。


如今回望发现,正是上海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所展现出的生命力与多样性才塑造了我作为设计师的个性。我很难再找到另外一个城市,能够如此鼓励我探索,给予我养分。在改革开放的四十年中,我和这座城市每一天都在飞速成长。


虽然如今的审美与过去有极大的差别,但如果透过形式探究其本质,你会发现,这座城市审美基因从未改变过,你大可以一直往前追溯,往后延展。


2018年,俞挺在上海的一场讲座上。


2013年,我和夫人成立工作室Wutopia Lab(吴托邦)。吴,就是上海。我们欣赏上海以及江南那种放松、优雅、经历过人生多大的艰难都要表现出轻松的做派。这是我们的设计理念,也是我们的生活原则。


2015年,当我应电视节目《梦想改造家》之邀,对位于金陵东路上的“水塔之家”进行改造时,我对房东任先生的第一印象,就是清爽。即便在一个黏糊糊的环境当中,任先生一家也最大限度地保持了清爽的家、仪表以及乐观的心态。


这使我的改造设计有了更充分的理由。只有30平方米的“水塔之家”,被改造成可供一家三代五口人居住的三室两厅,让观众相信“设计改造生活”并非只是一句空话。


“水塔之家”内部完工后,我把整栋楼的外立面重新粉刷了一遍,这栋白楼伫立在破败的楼群当中,格外显眼。你会发现,建筑师只需要做一个动作,就能使得这个东西变得与众不同,变成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把自己的生活寄居在这里的地方。


受此启发,我发起了“城市微空间复兴计划”,呼吁更多同行,一起去发现和改造身边微小的负面空间。


“水塔之家”这期节目播出后,一位朋友打电话给我,托我带话,问房东愿不愿意将房子出租,月租8000元。我当时非常吃惊,心说周围没有改造过的房子,月租也2000元。8000元租下来岂不是亏大发了?朋友说,租来不为自住,而是做Airbnb(民宿),以这个地段,打平8000元的房租,轻松。


这通电话给了我灵感。我手上正在做另一个项目,为一个上海女孩改造她在巨鹿路陕西南路路口的一间47平方米、破旧的房子。女孩月收入7000多元,每个月的房贷却有6500元。我把房子一分为二,朝北的房间女孩自住,朝南的房间则做成了“女性bnb”,每晚租金300元,事实证明很见效。这间房间基本处于客满状态,租金可以覆盖掉房贷,还能有得剩。


我觉得这就是设计师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设计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创造美好,更要设计一种新的生活方式,让每个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对这座城市能减少一些怨气、绝望或者不信任感。


在此之前的2012年,我接受了钟书阁松江店的设计,原因很简单,就觉得当时的书店都太丑了。钟书阁开业后,立刻获评“上海最美书店”,还被视作中国实体书店转型的一个标杆。2017年,钟书阁开到苏州,我又设计了一个类似“彩虹天堂”般的书店。


有人批评我,说我做的书店都是吸引网红的,真正的读书人根本看不上。2018年,思南书局给了我一个为“爱书人”设计书店的机会。我相信总有那么一批小众、有质感的读者,思南书局就是做给他们的。在这里读者可以看到最有深度的文字,邂逅闪闪发光的灵魂。


4月23日,思南书局开业当天,我在朋友圈写到,作为一个“重度魔都热爱症患者”,思南书局就是我们献给上海的礼物,这个最具人文精神的书店仿佛一个灯塔,在时代的大海中为我们指引出未来。


面对外界质疑,俞挺最常用的做法,就是:怼回去。


当然,也有被骂的时候。2017年我第二次参加《梦想改造家》。在此之前《梦想改造家》的大多数设计,都是将小房子做成几室几厅,节目组想反向操作,我接受挑战,将上海一套121平米的三室两厅改成了一室一厅,这期节目成了有史以来争议最大的一期。


经常会有人问我:是不是只有你们搞设计或者搞艺术的人,才会这样孜孜不倦地追求生活审美?


当然不是。不能否认的是,我们大多数人从小缺乏美的训练,这让我们的生活中充满各种陈词滥调,比如房子一定要几室几厅,客厅里沙发对面一定是电视墙,等等。但只要改变一点,不需要很多,局部改变就可以,生活就可以变得不那么一样。打破陈词滥调,不需要设计师,每个人都可以做到。


大至时代标志性建筑,小到安放锅碗瓢盆的生活空间,如果我们基于上海的历史传统,不断地打造审美新样式,那么我相信新的海派建筑就会出现。


改革开放的四十年已然过去,而我们辉煌的建筑时代才刚开始,后面还有许许多多不可思议的新机会,值得我们去创造更多的可能性,呈现一种“百花齐放”的城市面貌。


(本文作者:建筑设计师、Wutopia Lab创始人俞挺)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生逢1978俞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