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监狱苦寻黑户服刑人员母亲:请给儿子一个身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杨卉 刘宽漾

2018-08-09 10:13:52

当时觉得像被人抽了一巴掌一样。”林远回忆起当时的一幕,至今还会难过不已。那是去年4月的一天,他满怀希望地去看公示,却发现自己的减刑申请没有通过,因为他是个“黑户”。

现在,他距离上户口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步的关键,就在于他的亲生母亲能否现身。

出生就是“黑户” 18岁犯罪入狱

林远是上海市青浦监狱的服刑人员,今年22岁,瘦高个,看起来很斯文。入狱之后,几乎就没有人来看望过他,他也很少主动与别人交流。

徐骏是林远所关押的二监区副监区长,平时很关注林远的改造表现.。“你们采访的时候,他全程都是低着头的,基本上没有抬起眼来看你。”徐骏觉察到林远的紧张不安,“你们在进来之前,他还在对我说,徐队,如果我有表达比较僵硬的地方,你要救(帮)我。”


林远在监狱看书


林远在青浦监狱服刑4年,平日里一直表现不错,还曾受到过8次表扬。但在去年6月,他突然和另一名服刑人员为小事发生争执,差点还动起了手。

徐骏将林远带到谈话室,想问个明白,可说了没两句话,林远就开始放声大哭。 徐骏立即感到这件事“有蹊跷”:“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我觉得一个男人能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这么毫无保留地放声大哭,一定是有他的原因的。“

林远的心结,源于两个月前的一件事。去年4月份,监区为一批表现良好的服刑人员申请了减刑,林远的名字也在其中,但他的减刑申请没有获得通过。根据相关规定,服刑人员减刑需要有准确的身份信息,而林远没有户籍。

性格内向的林远把这件事在心里憋了两个月,他深陷在消极的情绪中无法自拔,最终以和狱友的争执爆发了出来。

林远的身世很复杂。他是非婚生子,母亲老家在贵州,出生时父母并没有结婚登记。就在他出生后不久,父母因感情破裂而分手,林远随母亲一起生活。2005年,林远的母亲和另一名男子组成家庭,但他们一直没有为林远办理户口。

“黑户”的身份就如同一片阴霾,笼罩着林远的少年时代。他想出去打工,可人家一要求拿出身份证,他就懵了。后来,他沉迷网络游戏,成天和一群游手好闲的人混在一起,自暴自弃。2014年,林远铤而走险,抢劫了一辆私家车,最终被法院判处了11年有期徒刑。那一年,他刚满18岁。

刚进监狱的林远几乎一言不发,偶尔还会躲在角落里面哭泣。经过监区民警的耐心教育,林远的心态逐渐平稳,改造表现也越来越好。本来有机会减刑, 却因“黑户”身份而搁浅。


徐骏和林远谈话


监狱民警都很关注这件事,因为身份问题不仅影响林远减刑,还会影响他出狱之后的生活。“即使他得不到减刑,总有一天还是要回归社会的,如果到时候问题还没有解决的话,他犯罪的风险会大大增加。”徐骏说,“可能他内心已经向好了,但由于身份问题无法在社会上生存,可能又去犯罪,这是我们最最不愿意看到的。”

监狱帮他上户口 亲生母亲却“失联”

在充分了解林远的情况之后,青浦监狱作出了一个决定:帮助林远上户口。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和上海市社区矫正管理局安置帮教工作指导处为这件事共同行动起来。

冯文照是上海市社区矫正管理局安置帮教工作指导处的工作人员,他了解到,林远母亲的户籍在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冯文照和贵州当地公安机关进行了沟通,对方回应,只要能提供林远和母亲的亲子鉴定结果,就能帮他在当地落户。

林远的母亲林小秀,仅在儿子入狱的时候去过监狱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现身。今年5月,冯文照经过多方打听,联系上林远在江苏常州工作的继父陆大明。

“跟他继父沟通过了,他继父也蛮通情达理的,把这个情况和小孩的母亲讲了,小孩母亲答应今年7月来上海做亲子鉴定。”冯文照当时感到很欣慰。

可约定的日子到了,林小秀并没有履行自己的承诺。7月16日,看看新闻knews记者和冯文照、青浦监狱民警高婷婷专程赶赴江苏常州,希望能当面解决问题。


冯文照和高婷婷去常州


在常州一家茶楼里,记者见到了陆大明,而林小秀还是没有出现。据陆大明说,林小秀原本在老家照管他们的小儿子,前段时间, 陆大明和她在电话里发生争吵,林小秀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怎么也联系不上。

此前,林远告诉过监狱民警,他和继父之间关系不太好,因为继父对自己管得太严,两人经常发生冲突,现在他感到很后悔。冯文照和高婷婷也趁着这次机会,把这些话转达给了陆大明。

“其实我一直把他当亲生儿子看待的,我的脾气比较毛躁,他不听话,我就打他,他就很反感。”陆大明说,“后来他长大了,我管来管去管成‘仇人’了,何必呢?我就放手了,就出问题了。”

陆大明表示,他会继续寻找林小秀。而另一方面,青浦监狱和市安帮办的工作人员也在为林远想其他的途径。

冯文照想通过其他亲属为林远做亲子鉴定,比如林小秀的父母。但他咨询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后得知,隔代鉴定只能排除非亲属关系,无法直接认定林小秀和林远的母子关系。冯文照也想过寻找林远的亲生父亲,可林远对父亲完全没有记忆,也提供不了任何线索。

冯文照多次给林小秀打电话,起初是拨通之后无人接听,现在只有“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电话”的提示音,短信也发了很多条,可始终没有得到回复。冯文照又努力联系上了林小秀的妹妹,可她也称联系不上姐姐。


冯文照给林远母亲打电话


“给了他生命,就要给他一个身份”

母亲林小秀的失联,让这件事陷入了僵局。林远心中刚刚燃起的希望又一次被残酷的现实浇灭了。

“我妈是生我养我的人,我没资格去怪她。她不来肯定是有原因的。”林远沉默良久又说,“就算她真的不愿意来,也是对我的一种惩罚。”

尽管林远母亲依旧杳无音讯,但经过青浦监狱和市安帮办的几番沟通,7月底,林远的继父陆大明主动来上海看望他了。林远4年来第一次走进监狱的会见室。刚见面,两人都有点拘谨。

“我觉得我妈不会愿意来了。”林远低声说。

“不可能的,她还是挂念着你的,我会想办法让她来的。”陆大明安慰林远,“你在里面改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心情不要受影响。等你出来了,跟我一起学水电工。”

“老爸,你辛苦了。”这是林远第一次开口叫陆大明“爸爸”。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父子,尽管双方都不太善于表达感情,但至少从这一刻开始,他们尝试着去消除彼此之间的隔阂。


林远和继父见面


有了家人的鼓励和社会的关爱,林远的心态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有个细节让我感触很深,经常有不认识的队长(民警)主动把我拉过来,问我这个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了。我很惊讶,我想我跟这个队长都没有说过话,他居然知道我这个事情,我就感觉到监区所有人都知道我这个事情,都在帮我办。”林远说,“就冲这一点,以后如果有机会走出去的话,我一定做一个合法的公民,碰到任何事也不会再吃官司了。”

“帮你上户口的最主要目的不是减刑,而希望你顺利回归社会。“徐骏经常和林远这么说,“有什么心事可以找我们倾诉。但是改造要一如既往,不能像坐过山车。人生的路还很长,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要有抗压能力,有耐心。”

虽然户口的问题依然悬而未决,能否减刑也是个未知数,但这么多人的关心和帮助,让林远受到很大触动,他开始尝试用平和、乐观的态度面对生活中的重重困难。他在等待一个合法的身份,也准备着去开启一段崭新的人生。


林远仍在等待母亲的到来


目前,青浦监狱和市安帮办仍在尽力联系林远的母亲。“社会各方面都非常关心这件事,现在就缺他母亲这个环节。”冯文照说,“他(林远)在里面很着急,我们在外面也一样着急。希望他母亲不管家里发生了什么矛盾,都要对儿子负起责任,早点来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既然给了他生命,就要给他一个身份。”

(文中林远、林小秀、陆大明均系化名)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杨卉 刘宽漾 编辑:范燕菲)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监狱黑户服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