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任丽君:我不靠花边新闻说话,我靠作品说话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徐玮 实习生 陈亦麇

2018-08-05 14:04:07

曾经有人建议任丽君,在举办个展的时候可以把她和巩俐的合影放大,挂在展厅中。任丽君拒绝了:“这是花边新闻,我不是靠这个说话,我是靠自己的作品说话 。”


任丽君在十六铺壁画设计稿


任丽君,油画家。如果不是这次在上海油画雕塑院举办的“薪火相传——任丽君作品展”,之前在网上很难找到关于任丽君的相关介绍,更没有她教过巩俐画画的相关信息。或许,你曾在上海的十六铺看到过一幅巨型壁画——这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最大的丙烯壁画,这幅壁画的作者就是任丽君。很可惜,壁画已经不知所踪,唯有在展览中见到它的设计稿。


“薪火相传——任丽君作品展”可视作任丽君艺术创作脉络的一次系统回顾和完整呈现。展览分为上下两层:一层是“学习阶段”和“专业创作”两大部分,二层则是个人艺术风格探索、实践、形成、完善以及写生专题区。


俞云阶画的任丽君妹妹


在150件参展作品中,唯独一件油画作品并非任丽君创作,它的创作者是中国第二代油画家、任丽君的老师,也是陈丹青、陈逸飞的恩师——俞云阶。这是一件人物肖像画,画中的女孩正是任丽君的妹妹。


任丽君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姐姐和陈逸飞、夏葆元都是画家孟光的学生。任丽君在家里总是看到姐姐和同学们带着孟光的作品回来临摹,说着孟光老师教画画是如何如何地厉害。终于有一天,自幼喜欢画画的任丽君如愿以偿地在孟光的班上学画画。为了练习素描,她几乎把班上同学都画了个遍。


然而,这样的时光仅仅只是一年,就遭遇了文革。任丽君画画只能依靠自学。正巧,从事设计工作的父亲和画家俞云阶是老友,于是任丽君绷了个画框,带着妹妹,就去了俞云阶家。


任丽君画的成年后的妹妹(图中)


“老先生喜欢写生,我就带着妹妹让他画,我在旁边看到了他画的整个过程。”任丽君说:“他是如何运用深红色的,是如何用大笔触来画小细节的,比如如何画那个嘴角的,我都学到了。”


回家后,任丽君就对着镜子画自己,按照俞云阶的手法画。俞云阶的大笔塑造深深影响着任丽君之后的油画创作,后来她曾为长大后的妹妹又画了一幅肖像,依然能从画面上看到那种大笔触表现出来的细部,不失细腻而充满张力。


现在学习画画的孩子很少有自己绑画框的了,“你让他们自己绑画框,他们就直接买一个完事。”但对于任丽君来说,她牢记自己在中央美院法国教授宾卡斯绘画班进修时,法国老师说过的话:绷画框的过程就是已经在思索画的一部分了,一边做一边已经在进行创作。


任丽君还教过巩俐绷画框。那是巩俐在准备拍摄《画魂》之前,对于如何出演女画家潘玉良,需要学习、体验生活。导演黄蜀芹就请任丽君来教巩俐画画,绷画框自然也是学习的任务之一。


“她是演员嘛,演员不能说摆摆样子,她要做到实战。”任丽君说:“当时教她画布怎么做的, 框子都是要自己绷起来用钉子框住, 她很聪明的,模仿能力强,一学就会 。”


因为潘玉良有很多人体画创作,在一周的时间里,任丽君还要教巩俐如何画人体,“教她画人把主线拉好了,色彩怎么调,她蛮聪明的,人体的颜色还调得蛮像的。”


任丽君向记者介绍展柜中的文献资料


如今,我们只能从展柜中的那几张旧照片看到当时任丽君教巩俐画画的情景。之所以请任丽君来教巩俐,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她本人看来,就是因为她画画从来不藏着掩着,什么时候画都可以敞亮着给人看——这或许就是任丽君最为自豪和自信的地方——这就叫做实力。


很多年前,任丽君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作品, 博客的点击率当时就有140多万。一位台湾女作家在看了她的作品后特意撰文,称任丽君画的颜色能够让人闻到一种香味。色彩,也正是任丽君多年绘画生涯中所一直在探索和研究的,“关键是心里要有色彩,要在画面上爆发出来。”


任丽君和朋友们在作品前合影留念


[独家专访]


Q: 从1985年到现在这18年间, 您在颜色上面的探索有什么变化?

A:颜色的变化我倒是越来越强烈了,因为我容纳的东西强烈,就爆发出来了。而且,我懂了,我敢画了。现在再来看我早期的作品, 有些是靠具体的型,其实是种文学语言,可以用文字来解释。我现在红和绿的对比只能用颜色,用文字很难描述, 那些画面中的人物其实是种寄托 。

Q:您是否受到印象派的启发呢?

A:印象派是很准确地要发现某个时期的光地融入关系,我是 不管的。我们东方不是写意的嘛,我这些光是写意的。我愿意放在肩上,我愿意放在脸上就那么一点点,这样形成的光点是跳跃的、大大小小地在画面上,我是意向的光。
 
Q:发现您很多女性造型都是那种很丰腴的。

A:这是我觉得妇女是土地是山, 她们的母爱对社会的整个贡献是充满着生机、充满着力量。 要把母性的那种很宽容的爱和宽广的胸怀, 用体型表现出来。这个体型我觉得比细细的好看,因为我就觉得她们生活当中肯定不是这样的。我到云南去了,一看她们就是脚踏实地才能劳动,光着脚在草地上跳啊走啊,这个我感触蛮大的,那么我把这些人夸张,夸张以后就有一种力。


还有一个就是我在参观大同石窟时,从大佛身上体会到的:他们肩膀是这样有力,却不是方的。以前老师讲过宁方勿圆就是有力了,在大佛的身上我发现了东方的审美是另外一种美,他的夸张张力就像弓拉开以后弹出去,所以在我的人物画中,肩膀的造型也进行了借鉴。

Q: 现在很多美术教育机构,在训练学生素描时,让他们练习素描就像练习肌肉记忆那样机械操作。您从事多年教育工作,对于这一现象怎么看?

A:这是没有办法的,高考老师要用这个东西评得高。我教大学一年级的学生时就说:你们要把这些都放弃,要把最主要的抓住,哪怕它只有两根线条,也要把它的动态展现出来,那么你创作的时候就知道这条线是很重要的,否则怎么画都是虚的,表面现象,要抓实质,实质就是人的主干、动态,大的比例。这个动态里面有神态,有内在的精神。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徐玮 实习生:陈亦麇 实习编辑:韦舒佳)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任丽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