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上海滩收藏传奇家族之子的“归家之路”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2018-08-05 14:04:10

他有一个名声显赫的父亲,曾是上海滩十里洋场的风云人物,中国屈指可数的古董商人、收藏大家;他有一个帅气的中瑞混血儿子,苏富比亚洲区主席,由其经受交易的“天价”中国瓷器就有数十件。而他本人则是当今全球最重要的古代犀角器收藏家之一,2015年曾将10件明清犀角器捐赠与上海博物馆。


三年后的今天,他携亲朋重归故里,却是以艺术家的身份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首次个人大展“归家之路”。他——就是仇大雄。他的父亲——仇焱之,他的儿子——仇国仕。

布展中的仇大雄


收藏界的传奇家族


13岁的仇焱之在上海一家古玩店当学徒,专攻明清瓷器收藏,眼力特别好。二十几岁的时候自立门户,立志经营古陶瓷,十分注重古陶瓷的画工纹饰与造型研究。关于仇焱之最有名的故事就是他用1000港币捡漏鸡缸杯。


众所周知,上海藏家刘益谦以超过2.8亿港元成交价拍下了一只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并且用它喝了一口茶。而这只鸡缸杯正是上世纪50年代, 仇焱之用1000港币买下的。更为巧合的是,半个多世纪之后,这只鸡缸杯又是在他的孙子仇国仕手中拍出的天价。


仇大雄是仇焱之的第三个儿子。仇家兄弟几个从小就没有玩具,陪伴他们度过童年生活的只有家中几千件文物。因为仇大雄属狗,仇焱之用来逗儿子开心的“玩具”就是有狗图案的古董。家中唯一出现过的玩具是妈妈买来的足球,但也因为兄弟们玩足球将一只花瓶砸碎之后,玩具从此在仇家销声匿迹。


上世纪60年代,仇大雄毕业于巴黎高等美术学院,并与瑞士女画家一见钟情。仇焱之竟然将蓝眼珠的画家媳妇精心培养成了瓷器鉴定家,其对永宣青花瓷的鉴定更是独有一功。


在这次个展上,仇大雄特意亲自挑选、展出来自上海博物馆的四件文物级藏品,其中包括“明四家”之一仇英的《眠琴赏月团扇》——仇氏家族为仇英之后,仇焱之为仇英的十四世孙。这四件藏品默默地叙述着一个家族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渊源。对于这个家族来说,中国传统文化就是归家之路,也是家的根脉。

《眠琴赏月团扇》


《日记》



曲折的“归家之路”


出生于上海,漂泊到香港,定居于瑞士;以艺术为起点,做过儿童组织运营,当过电影项目制作,成立自己的广告公司。


人生充满变数,生活诸多不易,仇大雄再次以艺术家的身份举办展览,他给展览的取名 “Zigzagging my way home”——将带领观者游走于曲折而交错的旅途之中,探寻并回应身份认同、故乡与他乡、“根”与记忆,隐喻了艺术家仇大雄辗转异国的人生经历与迂回曲折的艺术生涯。


在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彦眼中,生活、工作在西方现当代文化中心的仇大雄,是欧洲战后文学、哲学、艺术、电影最为辉煌时期的亲历者和目击者。45岁时,他决意彻底回归艺术创作,将17岁时的梦想缝补。


1997年开始,他每日坚持以水墨涂鸦记录日常生活、时事政治、自然风景,并附注文字抒发情感,这横跨20余年的创作逐渐形成了他的《日记》系列作品。展览现场,观众可以看到这些作品离奇浪漫,在涂鸦一般的画作边上还有用墨书写的英文。


展览海报


中国传统绘画与器物中的线条、色彩、韵律、尺度、肌理及其背后的文人情怀和宇宙观,构成了青少年时期的仇大雄的日常,对他之后的艺术语言产生了重要影响。


他在创作中融合了中国传统创作材料(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与西方当代艺术的表达方式。无论是他的纸本水墨、视频投影还是特定场域装置装置,皆透露出一种古代文人雅士的“简逸”风格。


装置《旗帜之影》以油画布上涂抹黑色油墨和釉彩,开辟出一条狭长、曲折的归家之路,而旗帜亦是一种召唤;展览结尾处的装置是备水墨涂满的竹子并排平躺在那里,就像湍急河流上的竹筏——无论路途有多曲折,它都会载着漂泊者回家——中国传统文化扎根于心。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实习编辑:韦舒佳)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收藏归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