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上海新农村!年入千万、手机管理、农民转型画家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杨卉 刘桂强 高原

2018-08-05 10:16:43

四十年前,改革首先在中国的农村开始;大包干的星星之火拉开了时代的序幕,终成燎原之势。进入新时代,如何深刻认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意义,自觉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精神上来,使郊区乡村在上海提升城市能级和核心竞争力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同样是重要的议题。看看新闻Knews记者走进上海的农村,领略新时代的新农村风貌。

甜蜜 ·致富经


春和日朗朗,农家耕种忙。
一溪流水绿,千树梨花香。
敬老古风存,文明新规倡。
忆苦思甜日,骋怀共尽觞。

7月底,存古村村民缪连芳在自家梨园里忙碌着。茂密的绿叶里藏着一只只梨:黄澄澄的,个儿大,果汁饱满,口味甘甜。缪连芳脸上被晒得有些发烫,但眼里流动着笑意,——这是她辛苦一年的收获。

缪连芳在梨园里忙碌


缪连芳开始种植庄行蜜梨是在十多年前。以前他们家只种水稻,一亩水稻一年仅能赚五六百元,日子过得紧巴巴。那时候村民们都很穷,缪连芳家的两个孩子还在上学,为了给孩子交学费,她不得不外出打工。

存古村位于上海市奉贤区庄行镇,有600年的梨树种植历史,手捧金饭碗要饭,产业调整势在必行。为了让村民们脱贫致富,村干部带头种梨。当地经过人工嫁接,培育出产量高、口感好的新品种蜜梨,村干部又挨家挨户动员村民大面积种植。

缪连芳一口气包下了30亩梨园,从第4年开始赚钱,收入越来越多,现在年收入接近50万元,生活也跟蜜梨一样甜。

存古村党总支部书记宋火良,被称为“卖梨书记”。每年,他在蜜梨成熟之前就开始忙起宣传、销售工作。蜜梨还在枝头,就已经签下了几万斤的销售订单。 “我们一亩的产量在三千五百斤左右,一亩的收入在一万七千元左右。” 宋火良介绍,“现在我们全村的梨产业总收入要达到一千七百万元。”

有了经济基础,村里的其它建设开始提上议事日程,村民们也有了干劲一起改变村风村貌。

村民华仲林家是一栋漂亮的二层小楼,房屋侧面有五彩缤纷的墙画,旁边还有一行文字。“和美宅基我的家,我们都要爱护它。宅前宅后要整洁,柴草杂物不乱放。”这段话华仲林早已烂熟于心。它叫作“宅基公约”,是华仲林和其他村民一起,你一言我一语自己约定的,村委会帮助他们把内容整理成文。

宅基公约


“宅基公约”简单直白,朗朗上口。它们就印在房前屋后,方便村民对照检查、相互监督。“自己说的话一定要算数。”村民们说。“宅基公约”就像一面镜子,照出了大家的新面貌。

老年食堂


存古村还有一个特殊的食堂,专为老年人服务的。60岁以上的老人只用花两块钱就能吃到午饭,90岁以上的老人可以享受免费的午餐。84岁的沈龙根和老伴两人居住,以前经常到食堂吃午饭,随着老两口岁数越来越大,腿脚不便,出行也成了一件难事。于是村里为他们提供了一项贴心的服务:送餐上门。

送餐上门


每天中午,送餐员都会将午饭装在餐盒里,按时给沈龙根夫妇俩送上门,顺便将前一天用过的饭盒收走。“共产党政策好,把我们老人当个宝。” 沈龙根笑呵呵地说。

口袋公园


看到存古村的风貌焕然一新,附近其他村庄也纷纷见贤思齐。“邻居”芦泾村,原本危害水生态的鱼塘,现在已经被改造成精致小巧的湿地公园,水流清澈见底,岸边鸟语花香。“村干部就是‘河长’、‘路长’。” 芦泾村党总支部书记施夏凉说,“我们通过积极开展‘退渔还水、退渔还林、退渔还耕’,推进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

鱼塘改造的湿地公园


目前,庄行镇完成了900多亩生态林地建设,打造了38座房前屋后的“口袋公园”。道路整洁干净,小河缓缓流淌,村民们出门坐得下来、聊得起来,新农村的画卷徐徐展开。

创新 · 除陋习


绿荫粉墙畔,网格护民安。
人在格中走,事在网中办。
劝众以赏罚,遇事无易难。
同心除陋习,新貌人人赞。

美丽乡村的建设成果如何长效保持?这就需要更加创新和精细化的管理方式。闵行区马桥镇同心村,正在探索网格化管理。

所谓“网格化”,就是把全村的管辖范围分为一个个单元格,每个单元格内措施到位,责任到人,网格之间实现无缝对接。

网格巡查


沈亚鸣是同心村的一名网格巡查员,负责定期对辖区内的村民家庭进行走访。她的手机里有一个特别的app,点开之后,每户家庭的人口、房屋结构等基本情况一目了然。检查内容细分为4大类29项,包括环境卫生、安全隐患和房屋租赁情况。

检查过程中,沈亚鸣发现一户家庭乱拉电线,存在安全隐患,于是她赶紧和这家村民说明情况,提醒他们尽快整改。之后,她还用手机拍照取证,上传到app平台。“这样就把情况上报给村里的网格中心了,我们后面还会来检查整改情况。” 沈亚鸣说。

网格管理app


根据检查结果,每户家庭会被分为优秀、良好、合格、不合格四档。同心村从村财政中拿出一部分资金作为给村民的奖励,评选结果直接和奖励挂钩。

而检查结果不合格的村民家庭,也会受到一定处罚。“如果发现问题之后,整改结果不合格,一个月的村民福利就扣掉了。”同心村网格中心督查科科长彭靖介绍,“发生事故的,出租房屋没有签订租赁合同的,一年或半年的村民福利直接就没有了。”

同心村的粉墙黛瓦


曾经的同心村,违章建筑随处可见,垃圾乱扔,污水横流。经过网格化的精细管理,村里面貌焕然一新,处处粉墙黛瓦,鸟语花香。村民素质也有了很大的提高,治安类案件明显减少。

此外,网格平台里的统计数据,精细到了每位居住人员的年龄、性别、职业等,既方便人口管理,也能为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务。比如外地来沪家庭的孩子到了7岁,网格中心工作人员会上门了解情况,主动帮他们联系合适的学校。村里的独居老人也是网格中心的重点关注对象,工作人员会经常上门关心他们的生活。

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精细化管理让美丽乡村的建设成果更加长远、可持续。

妙笔 · 画时代

古镇如画里,农家展绝技。
昔日把锄犁,今朝挥彩笔。
故事入丹青,人间换天地。
盛名传四方,致富亦自娱。

美丽乡村的建设,需要文化来升华。在上海市金山区枫泾古镇北部的中洪村,文化的繁荣,让这座村庄独具魅力。

中洪村最出名的当数农民画,它是这里几代相传的民间艺术,画的都是农民自己的身边事,特征是强烈的色彩对比、夸张的人物造型、活泼大胆的构图和想象。

房屋上的农民画


陈惠芳全家9口人都热爱画画。画画原本只是自娱自乐,现在已经发展成主业,买画订画的客源也越来越广。

几年前,陈惠芳在村里偶遇一位日本女游客,对方是一名作家,对农民画“一见钟情”。后来,两人共同创作了一本名为《缘分》的书,讲述的是中国农村男孩和日本东京女孩相遇相知的浪漫故事。日本作者写的故事,陈惠芳根据故事来插图。这本书出版之后,在日本很受欢迎,慕名来找陈惠芳合作的日本客户也越来越多。

陈惠芳和日本人合作的画册


2006年,金山农民画村对外开放,一批农民画家有了自己的工作室。2007年,“金山农民画艺术”被列入首批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2008年,“中国农民画村”建成,旅游、绘画、购画、观光休闲在这里融为一体,农民画的影响力遍及国内外。

农民画传习课程


“以前以种田为生,现在以画为生,农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陈惠芳对未来充满期待,“通过这个平台,有更多人能够走进来了解金山农民画,我们也有更多的机会走出去。


陈惠芳作画


村民用画笔描绘自己的生活,也留下了社会发展的印迹。农民画师曹秀文被评为2017年度“上海工匠”,她用两幅画生动记录了时代的变迁。

曹秀文作画


第一幅画画的是六十多年前的中洪村。“我家以前就是这个草棚棚,盖不起房子的,干农活都是用牛耕地。”曹秀文转而介绍起第二幅画,“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新农村的变化太大了,这条路叫朱枫公路,公交车通到我们这个村庄来了,河道都干净了,村里有人来管理。农民的生活像芝麻开花节节高。”

时代在丹青中变幻。一幅幅五彩斑斓的农民画,仿佛在欢唱着农民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看看新闻Knews记者:杨卉 摄像:刘桂强 高原 实习编辑:韦舒佳)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新农村转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