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开过书店,写过评论,最后选择了画画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2018-06-30 22:36:56

总能在言午画廊遇到一些很特别的艺术家。他们并非科班出身,个人经历带有传奇色彩,甚至是一个励志故事。比如,之前就有一位画家曾经是体育老师,还有一位画家则当过服务员,开过音像店。这一次,“丛林之书—兀鹏辉作品展”在言午画廊举行,兀鹏辉的名字对于艺术圈来说并不陌生。但不是因为他的绘画作品,而是因为他曾写过很多关于艺术大咖的艺术评论,刊登在《南方周末》、《收获》和《艺术世界》等媒体杂志。他还在中央美院开过一个名为“言论自由”的书店。
 

“开书店,写评论,恐怕都不赚钱。就这样耗过了我的青春期 25岁到34岁。”兀鹏辉就一句话把自己的前半生给总结了。


兀鹏辉


展览“丛林之书” 首次呈现了作为艺术家的兀鹏辉近年来四十余件作品油画作品。一进展厅,绿意扑面而来。这些绿色截取自林县、王屋、苍山、洱海……“我之所以选择森林主题,或许是某一段时间觉得这个主题更符合我对绘画语言的认识。”兀鹏辉说:“对于那些丛林画家来说,丛林是心灵的安放处,但我的作品并不表达内心,对画什么也不感兴趣。我只是把绘画的不同认识和意义通过画这样的主题找出来。”


兀鹏辉画的虽然是大自然的一隅,但他却从不写生。他往往是从一张画推导出下一张画,再推导出下一张,从而构成了一组画。看这些画,也是在看他的思考过程。“在寻找绘画的意思中那么多问题都没解决,这些短时间内完成的写生就更无法信任了,描述东西对于今天而言都是没有意义的。”


xianchangzuopin1.jpg


 “丛林之书”取自于书名,兀鹏辉的书店“言论自由”同样取自书名。至今还能在网上搜索到不同的人写到这家书店的只字片语。中央美院,猫耳胡同,798,“言论自由”书店辗转了几个地方,最后在2008年被兀鹏辉关了。“不赔也不赚,自己也三十几岁了,得考虑一下后面干什么了,所以书店就停了。”


话虽如此,但近水楼台先得月,中央美院里开的书店,自然结交了一批画家大腕。看那些画家画画,每个人身上学一点受用的技巧,对于兀鹏辉来说就是受益匪浅。“书店停了之后,原本打算自己先撑个三年,”兀鹏辉说:“没想到画到第四张就有人来买了。”


xianchangzuopin2.jpg


和其他画家不同,兀鹏辉每出一本画册,都会配套出一本文字。因为很多人是看他写的文章而认识他、喜欢他的,即便他开始画画,还是很希望看到他写的文章。他先后写过徐冰、刘小东、喻红、毛焰等一批艺术大咖,并且在《艺术世界》有了自己的专栏。


zuopinjubu.jpg


然而,兀鹏辉最终没有选择作为艺术评论家一直写下去。当年《南方周末》开出的稿费让他误解了,以为为媒体撰稿稿酬都很高,“其实很多时候,收不到稿费会陷入彻底绝望。”兀鹏辉说:“后来发现那些艺术评论家都是卖文章收费的。2005年,有人请我为一位艺术家写评论,出价千字三万,我说我得三万美金。其实我就是不想写了。”


如今,兀鹏辉每天沉浸在画画中,越画时间越长。“画画不是靠别人教出来的,”他说:“就是要靠自己不断地画,长时间地画,现在真的感觉时光不多了。”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健慧 编辑:曾小真)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