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哈佛毕业练空手道的小提琴家上海演绎浪漫法兰西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琳琳 刘宽漾

2018-06-19 12:09:05

才华横溢,涉猎广泛,健康阳光,颜值颇高——年轻的五岛龙可以说是古典音乐界的男神级人物,俘获了大批年轻女孩的芳心。6月16日,风靡古典音乐界的气质偶像五岛龙再次登陆上海东方艺术中心,这次,他带来的是来自浪漫法兰西的经典音乐。肖松的《音诗》、圣桑的《d小调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及《引子与回旋随想曲》,以及德彪西的传世名作《亚麻色头发的少女》和《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小提琴王子五岛龙用琴声演绎了他眼中的浪漫法兰西。

每当拿起琴弓,五岛龙对音乐的投入和享受总能感染现场的每一位观众,正如他所言,“我认为每部作品都有自己的意境,我会尽力去捕捉它们的精髓。即使是最沉重的曲子,我也很享受演奏的过程,而且我会传递出我的这种享受。”

演出现场


此次音乐会的整套曲目都由法国作曲家创作,五岛龙对这些作品的演绎颇有心得,“法国作曲家的印象主义风格非常梦幻,这些作曲家之间都有关联,观察他们各自体裁上的特点和他们互相之间的演变,是很有意思的事。这场音乐会就像是个调色盘,而我会用这种风格来作画。”

开场曲目肖松的《音诗》是五岛龙的最爱,这首乐曲是小提琴独奏曲中的杰作,洋溢着作曲家高超的技巧和灵感,五岛龙感叹道,“肖松作品的情感深度是无法比拟的。” 音乐会上,五岛龙还首次演奏了德彪西的《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和《亚麻色头发的少女》。

《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巧妙地平衡了甜美、幽默与忧伤,德彪西在1917年亲自公演过这首奏鸣曲,转而在1918年辞世,这部作品也因此成为了他的绝唱。《亚麻色头发的少女》也是德彪西极富盛名的作品,这首朦胧而恬静的抒情歌曲被改编成了许多版本。不过,五岛龙对这部印象主义风格的作品有自己的解读,“当我听到这首曲子时,感觉到了海鸥、海风和春天的气息。莫奈在普韦尔画的一组画作就和这部作品的氛围很契合。”

演出现场


圣桑是五岛龙接触的第一位法国作曲家。此次音乐会上,他演奏了圣桑的《d小调小提琴与钢琴奏鸣曲》和《引子与回旋随想曲》。这部作品在创作上借鉴了贝多芬的《克鲁采奏鸣曲》,极具华丽的戏剧性和艺术冲击力。而圣桑的《引子与回旋随想曲》对演奏者的技巧要求极高,作品具有浓郁的西班牙风格,在绚丽多彩的音乐中,小提琴的华丽技巧得以充分展示。尽管五岛龙听过很多版本的《引子与回旋曲随想曲》,他却从未想过要模仿它们,“对我来说,这部名作是可以任由演奏者发挥的。我打算放开一些,以随时迸发的灵感来演奏它,让音乐自由地展现出来。”

024.jpg


五岛龙从小就是个“不走寻常路”的孩子。7岁那年,他就在日本北海道札幌举行演奏会,并获封“日本小提琴神童”称号。13岁那年,他在东京卡萨尔斯音乐厅举办了10场独奏会,门票被一抢而空,创下了日本古典乐坛新纪录。17岁时,德意志留声机公司与环球音乐公司为他发行了专辑,一举夺得当年日本古典乐专辑年度销售冠军。他也常与古典乐坛的一流大师合作,包括阿什肯纳齐、洛林‧马泽尔、法比奥·路易西、莱昂纳德•斯拉特金、郑明勋、长野健、谭盾等。


025.jpg


从小提琴神童一路晋升为古典音乐界的优质偶像,正当大家以为他会继续自己的音乐之路时,他却剑走偏锋,进入了哈佛大学物理系。“物理是从运动开始的,一开始是和我的身体有关的学问。拉琴的时候,手的角度、力度,都是跟物理有关的。”高尔夫、垒球、空手道黑带三段,都是五岛龙的运动强项。“我想让音乐的表现力更好,练习空手道可以让我保持专注。”五岛龙说,运动能让他保持体力,精神焕发,足以应付满世界奔波的舟车劳顿和长时间的练习。

026.jpg


如今的五岛龙有一把线条优雅、弦音温润的好琴在手——1722年的史特拉瓦里名琴“朱庇特”。六年前,日本音乐基金会将这把琴借给了他,不过他与“朱庇特”的缘分远不止六年,因为他的姐姐,日本国宝级小提琴家宓多里也曾拉过这把琴。对五岛龙来说,“朱庇特”好比兄弟和队友,“这把琴的质感很独特,带给了我很多意想不到的效果,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的音乐。人与琴互相影响着,我们是一个整体,一同探索各种有趣的音乐。”

(看看新闻Knews记者:王琳琳 摄像:刘宽漾 编辑:傅群)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