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安“爱心妈妈”李利娟的陷落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邓全伦

2018-05-09 16:17:24

2018年5月8日上午,河北武安市社会福利院有些忙乱,69名幼童陆续被送到这里来集中安置。作为新主人,当天中午他们享用了丰盛的饺子宴。


安顿下来的这些孩子,被分送到各个房间,每人配有一张整洁的床铺。然而,焕然一新的环境并没有让他们全部都适应下来,其中的一些哭着喊着要回家,要找妈妈。


这个“家”,就是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这位“妈妈”,就是李利娟。


一切已然发生剧变:5月4日上午,这个民办的爱心村因三年未年检,被武安市官方宣布予以取缔;与此同时,其创办人李利娟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被当地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李利娟创办的民建福利爱心村


李利娟曾因收养孤儿获得多种荣誉


今年53岁的李利娟和她的爱心村,22年来救助收养了119名孤残儿童,其中九成是罹患各种疑难杂症的弃婴。因此善举,李利娟成为全国知名的爱心人士,曾先后获得中央、河北省、邯郸市众多部门、机构授予的“爱心妈妈”、“感动人物”等桂冠;从2008年起连续十年当选邯郸市政协委员。


5月5日深夜,武安官方新媒体平台发表文章,披露警方指控李利娟涉嫌刑事犯罪的诸多事项,称:随着头顶上的光环越来越大,李利娟变得越来越胆大妄为,横行无忌,不断利用手中的残疾孤儿和弃婴做“挡箭牌”、“敲门砖”,肆意借机敛财。


22年来笼罩在李丽娟和她的爱心村头上的炫目光环,一夜之间破碎。


爱心村已被查封,目前大门紧锁,只有一位老汉留守院内,照看着一群牲畜。李利娟则被关押在邯郸第三看守所,邯郸市一位资深律师接受其家属委托已成为她的代理律师。5月8日上午,这位律师会见了李利娟,“她身体状态不太好,由民警搀扶着出来。我们对案情进行了初步沟通,她坚称自己无罪”。


取缔“风暴”


民建福利爱心村横卧在武安市上泉村西头山脚。一座锈迹斑斑的矿井架顶上飘着一面国旗,以此为中心的偌大院落,各处散落着几排大小不一的红顶房子,四周用砖墙和铁丝网围成了一个“孤岛”。边上是武安西三环公路,大货车不时呼啸而过。


57岁的谢远强正在中午明晃晃的阳光下给一群猪喂食。他就是爱心村被取缔查封后的唯一留守人员,这个“孤岛”的“国王”——他领导着15头猪、4只狗、11只羊、400只鸡、5只鹅。


爱心村唯一留守人,负责照顾村里的鸡鸭


“所有孩子都被政府转移走了,一切来得很突然。”这位在此工作了两年半的陕西安康男人,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回忆起几天前的一幕:5月4日接近中午的时候,十几辆大巴车载着100多号人进入爱心村,孩子们被接走,8个管理人员也被警察带走,护工全部遣散。


这天上午9时,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如期举行“拟撤销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听证会。听证会上提出的撤销爱心村的理由是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连续三年未参加年检,2017年度未报送年检材料。代理律师殷清利提出:有证人及录音证明,爱心村法定代表人李利娟从2014年度换证以来,每年都多次向武安市民政局要求年检,相关负责人均以程序简化便民为由而回复她不用年检。


殷律师向听证会提交了16份证据以及两万字意见,但均未被采纳。会后半小时,长达四页的《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撤销行政许可决定书》送达:根据《民办非企业单位年度检查办法》第十条规定,依法撤销爱心村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


据武安市委宣传部指定权威信息发布平台、微信公众号“新武安”通报,5月4日上午,该市民政局牵头,联合公安、消防、卫计等部门和午汲镇政府,对爱心村依法予以取缔。


与此同时,在北京治病的李利娟被武安警方控制。李利娟收养的四女儿李丹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5月4日上午11时左右,听证会一结束,“我就给我妈打电话,发现电话不通了。我就让在北京上学的妹妹雅洁去妈所住的宾馆找,结果一直到晚上都没见到人,不得已报了警,然后才被告知她被朝阳区刑侦队的人带走了”。


5月5日深夜,武安市公安部门传出消息:李利娟因涉嫌扰乱社会秩序、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证据确凿,市公安局依法对她实施刑事拘留,并于5月5日凌晨将其从北京带回武安。


各种迹象表明,发生的这一切,谋划已久。


5月5日,武安市民政局发布的一份“情况通报”说,“去年,我局对李利娟福利爱心村孤残儿童工作进行前期准备,即开展了安置机构的选址及公开招聘机构管理人员、专业护工的筹备工作。今年5月3日晚,市委、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对孤残儿童安置作了深入研究和特别安排”。


根据以上部署和安排,爱心村取缔后,69名幼童被分散安置到武安全市21个乡镇卫生院,全部接受体检,逐步建立健康档案;3名学生由教育局安排教师及时进行心理辅导,寄宿学校,由专人照顾;1名聋哑人被安置到专门场所,由专业人士进行安抚照料;1名30岁的成年人在本市打工。


5月8日上午,先期分散安置在乡镇卫生院的69名幼童被送到新家”——由武安市民政局刚刚建成并主办的社会福利院。看看新闻Knews记者探访现场发现,该福利院宿舍区分为婴儿区、儿童区、少年区,共有80个床位;还设有内部幼儿园、图书阅览室、手工绘画室、医务室、康复理疗室、心理辅导室、警务室等;并配备了40名护工、4名幼师、2名心理咨询师。其负责人说,“条件完全可以满足接纳全部爱心村的孩子。”


孩子们现在居住的武安市社会福利院


“独立王国”与“绿色通道”


早在4月22日,武安市行政审批局向李利娟发出告知书,称因连续3年未参加年检,拟作出撤销爱心村登记证书决定,但最终是否撤销将在5月4日进行的听证会后宣布。4月24日,李利娟向武安市行政审批局提出听证延期申请,却未被批准。


“没有去做年检,是因为他们当初告诉我说,不用年检。”李利娟曾对外表示,她对这个决定非常不理解,也十分委屈:她从开始决定收养弃婴,就从来没有对手续疏忽过,为能够办理合法收养手续,她于2006年11月在武安市民政府局办理了《民办非企业单位证书》,注册成立了武安市民建福利爱心村,业务范围是收养孤残儿童、养老服务,开办资金80万元。


“一直到2013年以前,我都按时进行了年检;但在2013年时,我问过当时主管这些事的领导,他们告诉我说以后就不用年检了,他们说这是便民简化程序。”2014年换发新证后,她又分别在2015、2016年两年过问过年检相关事宜,均被告知“简化”。


今年3月30日,武安市行政审批局给李利娟的爱心村又换发新的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证书。在5月8日律师会见时,李利娟表达了她的不解:在她拿到新证书时,审批局为何不跟她谈到年检的问题,而一个多月后却突然因年检而直接撤销证书。


其实,官方这次诟病爱心村的,还不仅仅是年检问题。


民政部明确有规定,社会组织和个人兴办以孤儿、弃婴为服务对象的社会福利机构,必须与当地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共同举办,社会福利机构收养孤儿或者弃婴时,应当经民政业务主管部门逐一审核批准,并签订代养协议书。


按照5月5日武安官方通报,市民政局专门对李利娟下发文件通知,要求将孩子接入公办福利机构,但其拒不执行;其所创办的福利爱心村,几乎成了“独立王国”:安全检查进不了门,公安机关采不了血,甚至对消防整改通知书也拒签。


武安市在2012年5月才成立了民政综合服务中心,下设福利部、救助站、老年公寓。然而,福利部收留的孤儿数量,几年来都不及爱心村的零头;当地派出所民警仍然抱着弃婴向李利娟寻求帮助,周边居民看到弃婴第一时间便想到爱心村。对此,武安市民政局社政科负责人曾感叹,“爱心村的名气太大,让公办福利机构成了摆设”。


2013年初,河南兰考县袁厉害收养的孩子在火灾中丧生。随后,民政部等七部委联合发文,严禁任何民办机构和个人私自收留弃婴。李利娟表示,那段时间她一度焦虑,希望爱心村能处于政府的管理之下,自己不必冒这么大风险。


武安市民政局也的确邀请过李利娟和孩子一起搬到福利院,并且让她当负责人,她在要求签订合办协议时却拒绝了。她解释其中原因是,做儿童福利院当时需要拿老年公寓来改造,但后者是别人承包的,极不方便,“不是让我去抢吗?”


而事实是,李利娟与当地官方的关系一直不错。爱心村得到了省、邯郸市、武安各级领导,以及民政、公安、教育、医疗卫生等系统的大力支持。


据此前媒体报道,从发现弃婴到给孩子落实身份,在报警、送医院检查、抵达医院和弃婴进入手术室等各个阶段,爱心村都享有一条“绿色通道”。如果警方未能找到孩子父母的任何线索,最快的时候,发现弃婴的当天就可以开具“接处警证明”;民政局会在收到“接处警证明”与爱心村的“户口申请”后开具证明;凭着民政局的证明,弃婴便能在公安机关成功登记户口。


此外,武安市民政局最近向外披露了一份历年来补助爱心村的资金和物资情况。例如,给符合条件的89人足额享受城市低保,每人每月560元;给符合条件的17人享受残疾人生活补贴,12人享受残疾人护理补贴;按季度给予生活口粮救助,每季度50袋大米,50袋面粉;自2013年2月始,每天送水3车;自2013年起,每年冬季市政府特批30万元用于冬季取暖和孩子们上学租房等。


2016年,民政部门对爱心村医疗救助37人次,救助金额12.8万元;2017年,民政部门发放给爱心村低保金、房租取暖费、房屋修缮费等共计127万多元。


从大善人到嫌疑犯


李利娟,真实姓名李艳霞,在家排行老四,武安人还称她“四霞子”。 在此前的媒体视野里,她是“大善人”:22年来陆续收养119名孤残儿童,花费共计2000多万元;虽然诊断出早期淋巴癌,但仍努力挣钱养活着这些孩子。


李利娟无数次向媒体讲述过自己的经历:1996年,吸毒的丈夫把家里的 300 多万元败了个精光,李利娟与他离婚。离婚后儿子由前夫抚养,自己净身出户。之后前夫“毒性不改”,将儿子以7000元的价格卖给人贩子,她追赶到车站,花了8000元把儿子赎回来。正是这场家庭变故,李利娟开始收养孤儿。


在收养七八个孩子后,李利娟将自己投资铁矿赚的百万家产用来养家。到2007年,因城市规划,矿区被规划成道路,铁矿勒令停产,家中30多个孩子一下断了经济来源,她为此不惜卖掉别墅、负债累累。然而, 119个孩子中,如今已有6人结婚成家、一个考上公务员、11人正在读大学。


李利娟的事迹先后被国内外媒体报道,也先后荣获了国家公益楷模、共和国经济建设功勋人物、河北省十大爱心人物、民建中央十大道德模范等称号。


与此炫目光环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多年来李利娟在武安有着极大的非议,被称为当地“最出名的女痞子”。如今,当地的贴吧里还能看到一些帖子,称四霞子就是黑社会,身边都是劳改犯,收养孤残孩子是为了敛财,到处敲诈威胁。


李利娟则认为,这些不利的言论是因为自己性格强势,得罪了人。为了解决孩子们的户口问题,李利娟曾在两年里多次冲撞会场截堵市领导;自家的孩子和别人发生矛盾,李利娟不愿意让步,“百来个孩子,难免会和别人的孩子发生矛盾,为了护孩子,我必须强悍,会得罪多少父母?我的名声会好吗?”


邯郸一个义工组织的负责人,为了和爱心村建立长期帮扶关系,曾对李利娟的为人做过深入调研,发现上泉村村民普遍对其评价不高,“到村委会了解才知道,李利娟占用了村里土地迟迟不付租金,村民意见很大。她种地养猪羊鹅,供这个家自给自足。”


在这位义工组织负责人眼里,李利娟慈祥可亲、热情,对孩子特别好,“爱心村就像一个大家庭”。他对李利娟的强势性格表示理解,“一个女人撑起这么一个家,不强势、霸道行吗?这也是生存之道,毕竟一百多个孩子,吃喝拉撒都是钱。”


他也看到武安官方新媒体平台“新武安”在5月5日深夜发文,列举出许多李利娟涉嫌扰乱治安、敲诈勒索的事例,“这些都还未经司法审定吧”。


这些事例包括:李利娟在宾馆乘坐电梯,其以电梯不稳造成腰部损伤为由讹诈17万,从宾馆出来到医院就医,又以药物过敏为由讹诈医院12万;李利娟在路过某企业门口时,以路面坑洼刮蹭车底盘为由,讹诈该企业一辆新迈腾。一企业架设光缆从爱心村上通过,李利娟以光缆辐射儿童造成伤害为由要钱7万元,并让企业写下“爱心捐款书”。


其中,电梯事件发生在2013年。李利娟在北京读书的养女雅洁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我妈当时从蓝天宾馆的电梯摔下来住院长达半年,我当时就在医院隔壁一所中学上学,放学后我经常去病房陪她,她当时站都站不起来,生活不能自理。后来医院护士又输错药,当时就休克了。这次连续事故,让我妈险些瘫痪,回家坐了5个月轮椅。”


针对以上事件,李利娟5月8日会见律师时表示,事发后经过多方协调,赔偿都是协议解决的,属于早已解决完毕的民事纠纷,何来敲诈勒索一说?


据武安官方发布的消息,经公安部门初步查明,李利娟名下存款有2000多万元,美金2万元。爱心村是否有财务审计的严格流程,目前尚待核实。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向看看新闻Knews记者透露,李利娟财务管理有硬伤,公私账户不分。李利娟会见律师时则表示,每笔钱来源合法,都是合法收入。


狭路相逢“1号工程”


“新武安”发布的文章中,其实谈到一桩事说,李利娟曾经在一起阻碍重点工程建设中,让残障儿童坐到基坑边、往基坑里跳、往施工车辆下钻,把孩子们置于危险境地。


据看看新闻记者Knews记者调查,这件事情发生在今年4月1日。当天,李利娟带着爱心村5个孩子从石家庄看完病回来,发现离爱心村约1公里距离的“白家庄村北铁矿”矿权范围内,有人正在挖土施工。


白家庄村北铁矿( 系富铁矿),是李利娟2002年通过参与河北省统一招标而取得了合法探矿权。在递交给有关政府领导的一份情况说明里,李利娟说,她在数年时间里,按照河北省国土资源厅的统一要求,先后投入近三千万元完成了该矿全部的勘查探矿工作。相关资料至今存放在河北省国土资源厅档案室里。后又依政策变动情况做了“探矿权保留”,矿权属性至今未变。


早在今年2月初,李利娟在绿化植树时就发现,有人在该矿矿权所属范围地表挖土施工,就立即上前阻止并了解详情。得知是武安市工业园青龙山产业园区因新项目开发需要,正在将新项目占地内的十几个工业高压供电铁塔迁建至白家庄村北铁矿的矿权范围内。


李利娟在以上情况说明表示,根据国家《矿产资源法》相关规定,地表建有电力设施的矿区,禁止矿产企业开采地下矿产资源;另据“国土资发(2010)137 号”文件条款,富铁矿属于国家保护的矿产资源类,禁止建设项目随意压覆,“实要压覆得必须先向国土部门办理申报审批手续”。


李利娟认为,青龙山产业园区事先未办理申报审批手续,也未给她本人打招呼,“就随意在我的探矿权勘查区块架设供电设施,将压覆国有矿产资源,侵犯我的矿产资源开采权,让我投入的数千万勘查费用亦付之东流”。


此事让李利娟气愤。因为早在2007年时,武安市政府因为新城区规划需要,就已经和她达成过协议:由武安市政府出资补偿她勘查费2800万元,并划拨50亩爱心村建园公益事业用地,她即搬出矿权所属矿区。“当时为此还专门形成了红头文件,后来又于2009、2011、2013、2014 年连续四次形成过政府红头文件。但因各种因素影响,包括市政府领导换届,这个文件始终未能落实执行。我的矿权保护和爱心村用地问题也遗留至今”。


随后,李利娟找到主管该项目的工业园区负责人交涉,要求停止施工,等待协商好相关事宜后再动,对方同意停工进行相关协商。按照李利娟的说法,“协商无进展,没有结果”。


两月后又发现施工,李利娟生气地上前阻止,“结果得知,这个工程施工从没停止过,我心里非常气愤,就再次阻止施工”。


接下来发生的暴力事件,却超乎李利娟的意料,“施工人员见我来阻止施工,打了个电话,不久就来了五辆警车(其中两辆未挂车号牌) ,以及十多名身着制服的警察 (只有一人佩戴有警号),要求我停止阻工行为。我的十多个家人和孩子们也很快来到现场。随后,双方围绕施工与停止施工,发生了激烈的言语和肢体冲突。”


这次冲突结果是,李利娟爱心村司机姚亮被武安市公安局行政拘留10天。


这次阻工无疑是摸了“老虎的屁股”。青龙山产业园区的这个新项目,是格力·邯郸(武安)中原智能装备基础件产业基地,是武安市的“1号工程”。


这个总投资1000亿元的项目,是珠海格力电器首次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县级区域项目合作,已在2017年12月25日开工,规划总面积15平方公里,设计年产能1000万吨,年产值1000亿元。计划分三期建设,产品涵盖电器配套铸件、新能源汽车铸件、工程机械、核电、军工、火车、家电、机车、特种机械等行业铸件和高端模具、智能机器人、3D打印铸件等。


在武安官方的语境里,作为全国钢铁企业密集区和河北省的传统工业基地,武安与格力电器的合作,不仅实现武安乃至邯郸几十年的“精密铸造梦、高端装备制造梦”,“更为加快经济转型升级新增了强大引擎,标志着武安工业全面进入一个新时代”。


这个项目的一期核心区将建设4大项目,总投资104亿元。按照武安官方公布的计划,将于今年6月15日前,厂房封顶;10月底前,完成设备安装和调试;12月1日试生产。


格力项目一期工程大门


新建高压线杆塔


4月3日《邯郸日报》发布的一则消息说,为使项目快速落地,省、市、县(县级市)三级主要领导高度重视、定期调度,关键时刻对接洽谈,既当“指挥员”又当“先锋官”;由武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挂帅,工促、发改、国土、工业园区等部门组成的“格力推进领导小组”打响超常规战斗,“至少需要7个月完成的备案、环评、安评、能评和水保等项目前置手续,41天全部办结”。武安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先后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细化责任分工,明确工程时限。


武安工业园区,负责全力推进项目“七通一平”。由园区主要负责人亲自挂帅,去年底抽调20多名骨干人员进驻施工现场,压死责任和时限,取消节假日,倒排工期,挂图作战,“凡是影响项目进度的重大问题,事不隔夜,现场督导解决”,其中在基础设施项目中,16条高压线路迁建工程被视为难度最大的。


4月3日,《邯郸日报》的另一篇报道显示,针对4月1日的阻工问题,武安工业园区主管领导多次召集有关部门,协调解决问题,并与白家庄村北铁矿业主见面,解决探矿权问题,保证项目建设强力推进。


这次见面协商如何,目前尚无法从双方得到答案。


武安官方发布的消息称,5月3日下午,市长强延峰主持召开格力中原智能装备基础件产业基地项目调度会,一众市领导、各职能部门负责人参加了会议。针对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强延峰要求各有关部门和乡镇“坚决履职尽责到位”。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邓全伦 编辑:曾小真)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爱心妈妈李利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