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残酷!我加入女团出道,粉丝是个位数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者风 姜涛

2018-05-07 13:29:26

在开始我们的采访前,马剑越自己给自己化妆。她酒店房间的梳妆台上,摊开了全系列的化妆用品。“我动作挺快的,等我一下”,她说。半小时后,出现在眼前的已经不再是机场初见时那张清澈到透明的少女脸庞;上妆后,马剑越整个人气质美艳同时也凌厉了起来。“她现在是我们公司的一姐。”经纪人说。“我还是少女,美少女啊。”她笑。我猜,这个曾经憧憬当偶像并且也当过偶像的女孩儿,应该很清楚自己笑起来很好看。



春天的武汉,天气乍暖还寒。因为接到一场在武汉大学举行的商演通告,平日住在成都家中的马剑越需要在活动前抵达武汉。马剑越的经济公司广州欢聚传媒总部在广州,为了陪同旗下艺人出席活动,平日在广州工作的经纪人同样需要在活动前抵达武汉。我们常驻上海——于是,因为这场拍摄,我们三方人马,约定在武汉天河机场碰头。机场,是马剑越2017年以来最常出现的地方之一。她告诉我们,她在2017年飞了100多次,今年也已经飞了30多次。

工作的机会始于她给自己拉来的通告:她自主给《奇葩说》投递简历,并成功成为四季以来最年轻的辩手。她在节目中吐槽她所在的女团只有20多个真爱粉,至于她自己,只有2个粉丝。这段吐槽爆红网络,揭开了女团生存的残酷一角。这也让马剑越尝到了小红的滋味,她飞到各地拍戏,唱歌,主持,以及出席各类大大小小的商演活动。

尽管马剑越的飞行次数和娱乐圈真大咖们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尽管她自嘲自己还是“十八线”,和她的偶像黄轩了差了十七线,所以至今无缘在同一场合相见,但因为在《奇葩说》第四季的精彩表现,“十八线”的马剑越,摆脱了她所在的前组合1931大部分成员的命运,一跃成为经纪人口中的公司“一姐”。

“一姐”对马剑越而言是个挺意外的抬头。她说,在女团1931时期,一组9个人跳舞,她其实一直都是站七八号位,从来没有站过center位置。

“永远都有长得更可爱,跳得更好的妹子啊。”马剑越回忆道。

于是,尽管马剑越应征女团1931的初衷,是憧憬日本大型女子偶像团体AKB48,希望能像那些女孩子一样每天都能穿着美美的服装跳舞,但在真实进入女团的世界后,她便开始明白,自己似乎并不适合走那个路线,走那个路线,她也永远无法做到最好。而命运似乎也总有它说不清道不明的一面。马剑越曾经所在的组合1931也并没有如最初老板允诺的那样走红,她们并没有能成为中国的AKB48,与上海丝芭文化打造的同样模仿AKB48的SNH48相比,女团1931项目显得虎头蛇尾——传说中“投资5亿元”,依托剧场公演模式运营的1931女团,在组团3年后便在2017年末解散了。


那些在组合里占据center位置与二三号位置的女生,最终也并没有比站七八号位置的马剑越赢得更多粉丝的关注。解散后,1931组合成员的群名也从“1931同盟会”,被改成了“1931招聘会”,成员们互相甩卖自己曾经的演出服装和化妆,同时互相介绍新的工作演出机会。

经历了一场青春的骚动后,有人选择离开,有人选择继续挣扎——在腾讯4月最新推出的女团成长类节目《创造101》中,有1931的五位前组合成员出现在节目中,为再次争取出道机会而厮杀。成败,未知。


而如今的马剑越已然暂时在这个圈子里安全“上岸”,她从那个“被围观”厮杀的人,变成了可以“围观”的人。


2_副本1.jpg


当我试图询问马剑越是否会觉得被前女团其他成员嫉妒时,她的回答非常耿直——“如果是我,看到机会没有落到自己身上,也会觉得可惜”,“不过现在不住在一起,嫉妒也不知道”。

顿了顿,马剑越又再次总结——“如果其他成员要嫉妒,希望她也能够想得通,机会要自己争取。”

马剑越指的机会,是她为自己争取到的参加《奇葩说》的机会。而“努力争取,为梦想拼搏,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站在舞团中央闪闪发光”,同样是马剑越曾经身处的女团文化中特别被强调的所在。与早年由经纪公司包装推出供粉丝崇拜的完美偶像不同,近年来,随着国内娱乐市场的进一步开发和细分,以女团为代表的可以让粉丝近距离接触的、看得到脆弱与成长的偶像被打造了出来,而这些女孩们展示的不仅是她们的唱跳表演——她们之间的竞争,也被同时放到了台前。

“不仅是女团,任何一个team都有竞争,有竞争才有努力。”当不再是女团成员的马剑越回忆起当年,也依然对此持肯定态度。

不过,这个靠着“积极争取”倔强地为自己杀出一条生路的女孩儿,却又一再说自己其实是个特别佛系的人。

“我现在比较佛系了,争起来也确实太累了。”马剑越说。

这个以“萝莉身、刀子嘴“走红的女孩儿很清楚自己被希望塑造成何种形象:反抗、叛逆、激烈。但她同时坦言,私下的自己是个特别喜欢喝心灵鸡汤的人。不过,马剑越并不愿承认节目中的她和私下的她有太大不同,她将自己的不同面归为精神状态的不同。一如,她喜欢将自己分为工作中的自己和休息时的自己。

“有工作的一天就是听从安排,从早到晚,经纪人说做什么就做什么,吃饭就吃饭,睡觉就睡觉,彩排就彩排。”

“如果没有工作,可能晚上我会睡得晚一点点,早上睡到11、 12点,然后去奶茶店上班,一直上到凌晨12点。”

在《奇葩说》走红后,马剑越就为自己找好了退路——她和父母在成都共同开了一家奶茶店,选址就在知名奶茶连锁店“一点点”旁边。马剑越介绍,她在家里大部分时间就在奶茶店做事,“做奶茶不需要太动脑子,你只需要知道放多少糖,搅拌多少,放进去把奶盖盖好给客人就好了,非常流水线的工作。带好口罩,不需要说话就可以了。”尽管以《奇葩说》辩手成名,但马剑越不工作时更享受“不用动脑”“不用说话”的状态,“就是这两个状态的切换才让我的生活有意义。”她如此总结道。

如果说,艺人的工作,就是上台和下台。仅仅入娱乐圈四年,22岁的马剑越已然深谙其中的真谛。她和她的经济公司在某种程度上也已然达成了平衡,马剑越说,自己是个很听话、很好管理的艺人,对公司的工作安排基本都会接受。而不工作时,她一天不回消息也是常态。

3.jpg


飞抵武汉参加活动的当天,马剑越当晚另有私人聚会,我们提出希望跟拍的想法,但马剑越谢绝了,她希望保留私人的空间。经纪人并未干涉她的决定,更多时候,她们又像两个默契而成熟的合作伙伴。

马剑越私人聚会的朋友是她之前参加“脱口秀”训练营时认识的。《奇葩说》点开了马剑越的“口条”技能,她也在学着往这个方向尝试发展。与此同时,她还在学习英语和日语,她解释,学日语是因为她喜欢,学英语则是因为她觉得“英语是通行国际语言。”

“只要读过大学的人,英文都不会像我这么烂,读了大学的人都考过四六级吧。”马剑越说

2014年,因为参加女团征选,马剑越放弃了高考和读大学机会,4年过去,她当年的高中同学已然本科毕业,尽管她一再表示并不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但她同时坦诚自己的遗憾。

不过,她并未过多地像我们剖解她内心真实的遗憾,而是表示既然自己已然过了应届生的年龄,便将更多重心放在工作上了,随即话锋一转,笑着提及她当年中考其实就是直升的高中,之后又没有参加高考,“写段子时都无法写这两次人生重大的考试,实在太遗憾了”。

从这个角度而言,尽管年轻,马剑越却是一个很好的自我接纳者和自我消解者,她做了决定便承担结果,并且很少回头。

这样并不纠结的性格让她也能轻易接受一些在外人看来并不合理的安排。比如,尽管2017年至今,马剑越参加了诸多活动,但她其实从来不清楚自己参与的每场活动能为她带去多少劳动报酬。

“我每个月的工资也是公司打到账上,我也是没有清单的,我具体做了什么,赚了什么钱,也是不知道的,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整个娱乐圈基本都是这个样子的,我们也从来不过问这些事情。”马剑越说。

她并不避讳透露自己的工作收入——从女团期间住在公司集体宿舍,每天完成训练,定期完成演出,拿到固定月薪3000元;如今她不再需要“坐班”,是有工作时才飞去工作,干多少活,拿多少钱,平均每月大概“到手上万元”。

马剑越一直选择相信并接受公司给到她的待遇。“公司干嘛克扣你钱啊?我们公司特别大的公司。”她认真地说。

尽管工作四年,但马剑越说,一直以来她也是没有社保与公积金的,但她同样并不介意,“就没有啊,不过公司有买保险,生病有报销,”顿了顿,她再次笑着开启了自我消解模式,“哎,我现在还没有到需要社保公积金吧。”

因为参与《奇葩说》的关系,马剑越和何炅、马东、蔡康永、高晓松等诸多娱乐圈资深大咖有了近距离的接触,但除了礼貌性的问候,马剑越说,自己并不会主动迎上去与各位大咖说话。

“哎,说什么啊?跟人家。”

不过,马剑越会忍不住盯着大咖老师看,想自己怎么就能和这些人一起录制节目了。说这话时,她满满小姑娘的傻乐神情。

尽管经纪人笑称马剑越现在是公司的“一姐”,但当我请马剑越自我定位一下时,她说,她就是“小姑娘”。

4.jpg


一姐马剑越,同样也是小姑娘马剑越。台前那个耿直敢言的马剑越,同样也是幕后那个佛系听话的马剑越。马剑越说,她也不确定自己还能在娱乐圈坚持多久。尽管入圈是自主自愿的行为,但入圈后的沉浮让马剑越渐渐明白“这个圈子充满了太多未知”。

“红的人掰着手指就能数出来,不红的,每天都在做什么,你知道吗?”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者风 姜涛 实习编辑:潘慧娴)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女团出道粉丝个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