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中国美院竟然开了个微整形面部美学班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吕心泉

2018-04-16 17:14:08

今年正值中国美术学院建校九十周年。500余名中国美院师生重访孤山,拟照当年国立艺术院全体师生集结孤山的经典合照,完成了一次跨越90年的影像拍摄。两张长卷照片横跨90年,拉开了中国美院九十年校庆的序幕,一经发布,阅读点击量就达到了4万多。


中国美院90周年校庆系列活动《重访孤山》


当所有人将关注焦点集中在中国美院九十周年校庆的时候,一条名为《中国美术学院医疗美容微整形面部美学高研班开班典礼》的文章却冷不丁地在一天之内阅读量飙升过了八万。比重访孤山的阅读量还翻了一倍。

   

一个开班典礼竟然秒杀九十周年校庆,就连中国美院的老师们都倍感意外。此后,开设这一高研班的中国美院继续教育学院每天都会接到近十个咨询电话,了解如何才能上微整形面部美学高研班。更让人惊讶的是,这些咨询者并非医美行业从业人员,而是求美者,也就是考虑进行微整形的人群。


公众号发布开班典礼截图


中国美术学院,医疗美容,微整形,面部美学,高研班,几乎每一个词都显得很高端,都有可能不经意间就成为搜索热词。当它们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产生了化学反应,让人好奇,也让人困惑。中国美院与微整形?面部美学高研班?究竟这是怎样的一个班?哪些人会去上课?到底上些什么课?为此,看看新闻knews记者进行了一次名副其实的“探班”。


吴溯帆教授主讲解剖课


记者抵达杭州的时候,正赶上高研班学员上解剖课。解剖课在杭州师范大学解剖教研室进行,由浙江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吴溯帆教授主讲。


“对于求美者来说,医生看到的是表面皮肤,并不能看到深部组织。通过标本认识面部肌肉、血管、脂肪组织是怎么走形的,这对于微整形医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吴溯帆向记者解释:“有时你要做到年轻,颅骨都开始衰老了,就没有办法了。整个衰老从骨骼开始, 颅骨表面最起码有五个层次,面部有十个层次,每个层次是怎么走向,怎么注射,解剖是非常重要的基础。” 


学员们正在认真学习


当记者走进解剖教研室,才对吴溯帆教授口中的“标本”有了直观的认识——那是一颗真正的死者人头。


“最早的教科书上说一个额肌打两点,那我们现在可能会打一点、两点、三点、四点、五点……”吴溯帆一边演示一边讲解。

   

围绕在教授身边的学员们都身穿手术衣、戴着口罩,包裹得严严实实,唯独露出来的眼睛——每一双都流露出认真、专注的神情。高研班的30个学员都是来自全国各大医院的微整形医生,每个人从业经历短则几年长则十几年。能够参加这次高研班,除了需要一定从医年限和职业许可证外,还需要所在医院的特批介绍信。


学员们在解剖课上


微整形这一名词的出现也是近几年的事情。微整形主要由两块内容组成,一块是打针,比如常见的打玻尿酸、打肉毒素杆菌,另一块是做仪器,比如激光、光电等,总而言之,微整形就是不开刀,不影响你的生活工作,让你变漂亮、变年轻。


吴溯帆教授


 “事实上全世界没有微整形医生这个职业,这是一个俗称。”吴溯帆说:“微整形医生主要是两大群:一群是整形外科医生,一群是皮肤科医生。”


这些学员都在医学院学过解剖学,对于解剖人体标本并不陌生。但他们依然格外珍惜这次解剖课,对于亲自上台解剖跃跃欲试。而整场解剖课也进行了专业直播,全国的整形医生都可以在线进行观摩。“在医学院学的解剖是大骨头、大肌肉,医生这些学的比较多,微整形解剖会非常精细,这种精细的解剖在医学院是不学的。”吴溯帆表示:“血管解剖到零点几毫米的血管,面部的表情肌要解剖出二十几块表情肌,哪块拉动口角向上的,哪块拉动口角向下的,面部的表情肌都一毫米厚,解剖更加深入、更加精细化。”


画家常青与学员们交流


第二天,记者在中国美院继续教育学院遇到了画家常青。这位鼎鼎大名的画家长得有点像张涵予,也是影视明星周迅的老铁,曾为周迅画了一系列肖像画,甚至还被媒体从画里牵出了周迅前男友的八卦。

   

这次常青现身学院,是专程来为高研班学员上课的。“女生们听到我要给微整形医生上课特别兴奋,”常青说:“其实,我也是来学习的,来了解他们行业里的东西,感受方面可以互相交流。”

    

这堂课更像是艺术家与微整形医生之间的一次对话。“大眼睛、小嘴巴、鹅蛋脸,对于医生来说是很方便的事情,但这只是复制,对于社会来说,没有起到引领的作用。”常青说。

  

“做整形更注重顾客的诉求,来做整形的基本要求做立体一点,为什么要做立体是因为要拍照好看。以前整形是必须要看出来, 现在是要好看又要看不出来。”来自云南的学员刘刚说。

   

目前, 学员们在上课中收获立竿见影的除了解剖还有就是素描。虽然只是在给了轮廓底稿的纸上进行素描练习,但一张张风格迥异的素描,还真让人觉察不到这竟然是出自从未学过画画的医生之手。

   

“他们本来没有画过素描,但是他们的专业决定了他们对素描的要求。适合大脑能够接受的,不是从石膏像开始,而是直接从面部着手。”教授素描课的中国美院副教授邓小鹏介绍:“他们做手术已经养成了速度和准确性,把这个准确性提炼到画上加以肯定,他们要比一般学生敢画、敢肯定。他们理解得很快,到了鼻子转弯, 到了嘴巴就转弯。”


中国美院邓小鹏副教授点评学员素描


这些学员对于素描有着非常强烈的诉求,在P图软件五花八门的今天,这样的诉求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经过了解,记者这才明白,一方面使用p图软件预先展示微整形的效果,术后容易引发医疗纠纷;另一方面,快速通过素描进行面部勾勒、效果演示,便于和求美者及时沟通,更为直观和形象,有些细微的变化p图软件也很难做到表现;再者,素描会让人有种艺术升华的感觉——微整形本身就有着“艺术面雕”的雅称。


“通过美学结合,可以预算容积的问题,这是我今天上午上课的一个体会。”来自杭州的学员周君芳说:“我的画里颈部向前一点,我画的美女再漂亮,也显得年纪大,颈部的线条拉直一点,就显得年轻化。”


教科书的封面为伦勃朗成名作


学员张策把随身携带的一本教科书带进了解剖室,教科书的封面恰恰是伦勃朗的成名作《杜普教授的解剖课》。翻开书页,里面有一张头颅解剖医学插图,这幅精致的插图不是出自画家,而是出自医生之手。“拍下来的图片都不是很清晰的,涉及到层次的问题 ,有些血管在这个层次,有些血管在那个层次,它就需要画在同一个画面里,来理解不同层次有不同的血管,更好地去掌握这种知识。”张策说:“临床医学大家们的绘画水平都是很好的,教科书当中那些插图画得非常精美,不但符合科学、也符合审美。”     


“和美学相结合是必然的,因为我们做的事情就是要创造美。”吴溯帆教授说:“作为医生来说,在医学院读五年也好,读七年八年也好,我们没有开过美学课,我们学的都是医学上的专业知识,学的是解剖上的专业知识。如果医生在做美容微整形之前能掌握美学的知识,他的审美高度就会提高很多,做出来的作品更容易被大家所接受。所以作为微整形医生补充自己的美学知识是非常必须的。”


医生绘画的解剖图


据介绍,在面部充填的时候,就会用到大量光影的知识。“比如说你黑眼圈,鼻唇沟,法令纹,有时候可能是阴影造成的。”吴溯帆说:“你在解决阴影的时候,可以有很多种办法,可以把上面高的部分拉平,也可以在阴影的地方充填,填的过程当中还要考虑到轮廓的改变,所有这些都是来自于美学知识 。”

   

来自上海的学员范芳原先是皮肤科医生,从事微整形已经十年了。她告诉记者,自己以前想学素描,还买过素描书,甚至请国画老师到办公室来教授绘画知识。她直言:“现在顾客要求比较高,对整形要求精准,不仅技术上有要求 而且审美观也是有要求。很多人会拿着网上的图片过来要求就按照图片进行注射,我们会给他们进行分析,每个人的基础是不一样的。注射嘴唇,要求打嘟嘟唇,有些人本来嘴唇就大一点,面部美学知识当然就会应用到。”


屏幕快照 2018-04-16 下午6.03.30_meitu_4.jpg

   

2016年,中国整形手术量已经排到了世界第二位。“在手术能力上,这些医生已经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还要提高的话就是从审美的方面。” 华东(宁波)医疗公司市场总监李渊表示。该公司事实上是高研班项目的幕后推手,并且提供了高研班学员的所有学费,是该项目顺利进行的资金保证。“去年八九月份立项,美院教授花了大量时间讨论怎么给医生上课,而医学专家则探讨设计课程内容如何和美学结合。”李渊说:“在这一项目中,最大的成本就是时间。这些成为高研班学员的医生本身医学能力非常强,半年时间加入学习当中,需要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

   

记者向远在澳洲的专业美容诊所iSkinClinics咨询有关微整形培训的情况。相关负责人Vinienne在听到医生参加这样的高研班时非常吃惊:“只能说中国的医生实在太辛苦了。我们根本请不到医生,他们只是负责开处方,判断打针是否会对客户产生副作用。打针都由护士负责,而他们的业务培训则是由玻尿酸、肉毒杆菌的供应商提供。因为供应商清楚用多少计量在哪些部位会产生何种效果。”同时,她强调微整形并不会给面部带来很大的差别,在澳洲一般微整形并不包括鼻子和眼部以下部分,“医生是不给做的,这一区域存在20%到40%的风险。”

    

而鼻子和眼部以下部分恰恰是国内微整形医生讨论最多、也是国内求美者在微整形中诉求最多的两个地方。“前几年流行网红脸,年轻人就要求打鼻部打得高一点,挺一点,和之前的变化比较大,对于年龄比较大一点,40岁左右或者以上的群体,她打完了就是说千万别让周围的人看得出我打过鼻子,但是也让别人觉得我变漂亮了一点。”学员范芳说。


高研班将由中国美院颁布证书


作为学术机构的中国美院推出微整形面部美学高研班算不算“不务正业”、“小题大作”呢?

   

在李渊看来,中国美院一直在探索的并不是纯艺术, 不是曲高和寡,不是看重经济,“更看重美学应用到社会的行业当中去,能够创造更高的价值、社会价值。再者,关于微整形很多时候看到的负面新闻、手术失败案例。让求美者更美丽、更和谐,是医美真正应该做的。突破更好的自己,让中国医美在世界上达到先进水平,而不仅仅是手术量。高研班可以说是正本清源的事情。”中国美院副教授邓小鹏也表示,学校推出依托母体创业发展、错位发展,准确的错位发展的定位,符合教学新的考量思考。      


“这样高端的专业的课程从来没有过,不能说不务正业,恰恰相反,它是一种高质量的学术追求。习主席告诉我们现在主要矛盾是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我们的发展不平衡,所以我们提供的是老百姓有需要,有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我们就要提供这样的服务,提供高质量的,高学术水平的服务。”吴溯帆说:“如果有两个医生,一个是有深厚的美学功底,在他的办公室挂着画和雕塑,一个没有美学功底,你会选择哪一个?”


(看看新闻Knews记者 :王健慧 吕心泉 编辑:曾小真)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新闻

关键字:中国美院微整形面部美学班